第349章 來不及

,林紅袖不由覷眼偷偷打量了一下葉輕雪。葉輕雪麵帶微笑,一臉從容的坐在那裏。笑容優雅靚麗,清新脫俗,幾乎不沾染任何煙火氣息,就像是降落凡間的仙子。美的讓人無法想象。第一次,林紅袖感覺到了壓力。這時,楊雲帆卻對林紅袖神秘笑了笑,道:“那麽,小老百姓林紅袖小姐,你想不想資產翻倍,做一個花錢大手大腳的女富豪呢?”“嗯?”林紅袖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楊雲帆指了指自己的臉頰,道:“親我一下,就滿足你這個要求!”...……

別墅內。

最先收到訊息趕來的是張乾雲。

剛才,他正在附近談生意,聽到訊息,立馬趕了過來。

此時,他臉上全是汗水。驟然聽到佛國通緝犯襲擊自家別院,而且還是一個半步踏入築基境界的超級強者,他也是深深恐懼。

等夏紫凝和應天文,各自扶著雲水真人還有天機道人進來的時候,他連忙站起來問道:“真人,道長,你們沒事吧?那些佛國人到底什麽意思?他們深夜跑到我家別院來做什麽?”

婆羅門神教的人,跟自己無冤無仇,怎麽跑來自己家打打殺殺?

張乾雲完全搞不清楚。因為他根本沒有得罪過佛國人。

那些佛國人,一定是衝著天機道人他們來的。

他盯著這邊,希望雲水真人還有天機道人給他一個交代。畢竟,他今晚上可傷了不少手下。雖然這些人沒死,但是被那音波一震,受傷可不輕。而且,他們戰鬥,把他家別院的花園打的一塌糊塗,讓他心情很是不好。

沉默良久,天機道人首先開口道:“不好意思,張先生,那些人是婆羅門神教的人。他們來這裏,是來找我們的。”

“他們為什麽找你們?”張乾雲一語就道出關鍵點。

天機道人沉默了一會兒,搖頭道:“這件事關係到一個秘密,是我純陽宗的秘密,我不能隨便泄露出來,還請張先生見諒。今天發生的一切,如果張先生要賠償,我們純陽宗負責到底。”

這時候,一向安靜不怎麽說話的夏紫凝也站出來道:“張先生,我們夏家願意承擔這一次的損失。”

“夏家……你是苗人夏家的小姐?”

張乾雲聽到夏紫凝的身份,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在南疆市也算是響當當的人物。但是比起夏家來說,他就是一條蟲子。

南疆地界上,勢力最大的不是漢人家族,而是這些土生土長的苗人。

尤其是南疆五大家族,從漢朝以來就是當地土司,繁衍了不知道幾百代,光是族譜上的人,估計就有幾萬人,可以稱得上人多勢眾!而且苗人尤其團結,族長號召一聲,那是眾誌成城。

苗人不可欺!

而夏家又是五大家族裏麵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可以說是南疆這一塊的土皇帝。

夏家族長的孫女,那換在一百年前,那就是土司小姐,正兒八經的苗人公主!這一刻,張乾雲看夏紫凝的眼光就有一點不一樣了,透露著一絲討好。

“紫凝小姐客氣了。既然紫凝小姐這樣說,我也不好多問。”

頓了頓,張乾雲倒是有些擔心自己的安危,又道:“不過,你們都是高手,我雖然修煉了武功,可修煉不到家。看來,這裏我是待不下去了。幸好,我二弟馬上就會過來。等他來了,我就離開。”

說完,張乾雲也不再多說,直接跟天機道人還有雲水真人說了一聲,便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

等張乾雲離開之後,夏紫凝一直覺得心頭不寧,站起來對雲水真人道:“師傅,我有一種預感,佛國人不會善罷甘休的。要不,我們也暫避鋒芒?”

雲水真人不說話,反而看向天機道人:“師兄,你怎麽看?”

“我也有這種感覺……”

天機道人也不知道為何,從剛纔到現在,自己一直心緒不寧,難以入定養息。

“轟!”

然而,他話未說完,就在這時,門口一聲炸響,似乎是有一個重物砸開了大門。整個地麵都抖動了一下。

然後,一陣難聞的蛇腥味,再次從外麵飄灑了進來!

“這味道好難聞……”

“糟糕!這是剛才那條眼鏡王蛇的味道!那群人去而複返!”

就在這時,鳩摩羅炎,鳩摩羅什,還有蛇羽三人,外加一條巨大的,有成人粗細的眼鏡王蛇,再度出現。

這一下,雲水真人,天機道人,麵色猛然大變。

他們的傷勢可沒有恢複!

尤其是雲水真人,她此時幾乎真氣耗盡,積累了數年的劍氣剛才也全部釋放完畢,等於是廢人一個人。

天機道人實力倒是還在,可是麵對三個同級別的高手,他可做不到以一敵三!

“炎大人,你看他們臉上錯愕驚恐的表情!我覺得我們這一次,應該能完成任務了!”蛇羽輕輕撫摸著一旁盤成了一個大圈,正嘶嘶吐著蛇信子的眼鏡王蛇,嘴角露出笑容。

另外一邊,跟金剛護法一樣身材雄壯的鳩摩羅什冷哼了一聲,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發出哢哢的骨骼脆響。戰意隆隆。

而這一切的策劃者,鳩摩羅炎正一副勝利者姿態的表情,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裏,眼睛戲謔的看著天機道人道:“老牛鼻子,趁著現在還有機會,把渡厄金丹交給我。我饒你們不死!”

天機道人的麵色有些蒼白。

一時的貪心,引來如此強敵。難不成,自己等人要折戟於此?

渡厄金丹……菩提舍利……

他心中痛苦萬分,難以做出選擇。

看得出天機道人心中的糾纏,雲水真人大聲疾呼道:“師兄,別理他!他敢動手殺我們,大師兄不會放過他的!婆羅門神教罷了。你們十二諸天是厲害,不過,難道你們忘記,二十年前,十二諸天入華夏,折損了一半以上嗎?”

“大自在天,嗬,當年最弱的那個家夥,僥幸逃了回去,如今是你們婆羅門神教數一數二的高手了吧?”雲水真人不屑的看著耀武揚威的婆羅門神教三人組,將當年一件密辛說了出來。

“炎大人,她說的是真是假?”蛇羽回頭看了一眼鳩摩羅炎。

鳩摩羅炎顯然是知道這件事的真偽的,此時麵色變得一陣紫青。片刻之後,他咬牙切齒,幾乎是把聲音從喉嚨裏麵擠出來道:“殺光他們!”

“是!”

既然鳩摩羅炎這樣說,蛇羽便不敢多想,低聲吹了幾下口哨。

一瞬間,地上的眼鏡王蛇便彈射而起!

水桶粗細的大蛇,卻是靈活異常,十幾米的距離,轉瞬就到!是什麽人?那個武警中隊長,不由仔細著楊雲帆,心中卻沒有底。而在另外一邊,那些武警得到了自己隊長的吩咐,快速的在倉庫裏麵搜尋起來。“這裏有異常!”這些武警經驗都十分豐富,搜尋起來效率很高,很快就發現了桌子下麵的海洛因,以及被藏匿在倉庫其他地方的一些管製刀具。他們把這些東西都拉出來,堆到中間。做完這一切之後,其中一個武警小跑到那個隊長麵前,行了一個軍禮,大喜道:“報告隊長,訊息是真的。這裏果然有毒品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