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詭計

他像是一隻大鵬一樣,從天而降。他一把抱住葉輕雪,在葉輕雪驚詫的目光中,將她護在懷中。巨大的慣性力,讓他整個人在地上翻滾了幾圈,“砰”的一聲,直撞到了對麵的一個小攤,才停下來。“楊雲帆,你瘋了嗎!”顧若秋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等回過神來,她正要衝過來!卻在這時,一聲輕微的“噗”的脆響,子彈入體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原本站在葉輕雪身後的那個保鏢,悶哼一聲,直接一個踉蹌,跪倒在地,抽搐了兩下,便不動彈了...萬蛇王不能召喚毒蛇來戰鬥,等於是成了半個廢物。所以,他現在隻想趕緊離開這裏,回去把“蛇笛”給修好。對於鳩摩羅炎忽然停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鳩摩羅炎停下之後,卻是憤恨的朝著身後張家的別墅看了一眼,沙啞的聲音道:“我準備半個小時之後,再殺回去!剛才那個女人僥幸贏了我,消耗極大。蜀山劍法,劍氣積蓄在他們的身體之中,孕養千日,一旦爆發之後,短時間內就無法再使用!”

“那個天機道人,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劍道修為,卻不如那個女人,不是我的對手。另外,我們逃的如此狼狽,回去之後,我怎麽跟大自在天王交代?難道說,我鳩摩羅炎不是一個女人的對手?”

說到最後,鳩摩羅炎臉色憤怒起來!

“大哥,你說怎麽辦?我聽你的!反正我傷的不重,隻要服下秘藥,很快就能止血。半個小時之後,我就能恢複八成實力!”鳩摩羅什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從小就對鳩摩羅炎唯命是從。

他隻知道聽自己大哥的,不會錯。反正他大哥也不會害他!

鳩摩羅炎欣慰的點點頭,關鍵時刻還是親兄弟靠譜。這時,他轉頭看向一旁的蛇羽,沉聲道:“蛇羽,你呢?”

“我……”

蛇羽看著鳩摩羅炎那帶著一絲殺機的眼神,知道如果這個時候不跟鳩摩羅炎共同進退,他雖然不至於立馬殺了自己,但是日後回到婆羅門神教,必然是要找自己麻煩的。

鳩摩羅炎是大自在天王手下第一戰將,也是婆羅門神教中年輕一輩最強的戰士,極有可能成為日後的十二諸天神王之一。他蛇羽不過是八部天龍裏麵一員普通的戰將,當然不敢違背鳩摩羅炎的命令。

他看了一下跟隨在自己身邊的那條眼鏡王蛇,發現自己的靈蛇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心裏思考了一番,便道:“【禦龍神】沒有受傷,我還有一戰之力。隻是,那幾個人的劍術太強,我不能靠的太近,隻要保證距離,我應該可以驅使【禦龍神】進行戰鬥。”

【禦龍神】就是這條超級緬甸眼鏡王蛇的名字。

“很好!”聽到蛇羽的回答,鳩摩羅炎的臉上露出笑容,很是高興的拍了一下蛇羽的肩膀。

這一下,讓蛇羽一直緊張的心情瞬間放鬆了下來,這一刻,他發現自己背後全是冷汗,真不知道如果剛纔不同意,鳩摩羅炎會不會直接廢了自己。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再殺回去!”

鳩摩羅炎說話間,就拿出了幾枚晶瑩剔透的丹藥,遞給鳩摩羅什還有蛇羽。

“多謝炎大人。”蛇羽服下去之後,立馬感覺到一股清涼氣息從四肢百骸冒出來,剛才的傷勢一瞬間就好了不少。

“我們這一次來華夏,菩提舍利和渡厄金丹,兩樣東西,都必須帶回佛國。我們弄到菩提舍利來南疆,為的就是引蛇出洞。現在他們出來了,如果我們沒有拿到渡厄金丹,我們來南疆,又有什麽意義?”

“所以,我們一定要回去。何況,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們會再次殺回去。”

鳩摩羅炎一臉自信的道。

“大哥英名!”

“炎大人英名!”

看著鳩摩羅炎自信無比的姿態,鳩摩羅什和蛇羽異口同聲道。

……

南疆市的主幹道上。

一輛黑色的別克車正在快速的行進著。

“快一點,小田,再快一點!”

納蘭薰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一臉不耐煩的催促旁邊駕駛座的司機。

“納蘭,你別催了!再快我就要把車開到山崖下麵去了!”旁邊的小田已經把車速開到了一百碼以上,兩旁的景物飛快的掠過。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在後麵玩弄勃朗寧手槍的中年人,沉穩道:“納蘭,別著急。從我們接到純陽宗求助的電話,一個小時之內,我們就會到張家別院的。”

原來這輛車裏,載的正是國安局特別行動隊的人。

納蘭薰卻急道:“司徒隊長,我也是怕國寶落入佛國人手裏,被他們帶出國境線。要知道,他們可是從我的眼皮底子下把東西偷走的。要是在這裏,我還攔不住他們,我怎麽有臉麵去見將軍?”

“我知道你的擔憂。不過,不用著急,我們隻是第一批,還有大批的高手已經在南疆市佈局。他們就算搶了東西,逃出了南疆。一路上,還有我們無數的高手追蹤。這些佛國人死定了,就是不知道他們能逃到什麽程度。”

司徒隊長倒是極有信心。幾個佛國人敢跟國家作對,如果他們一開始趁著國家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逃出華夏,那麽就算是他們的僥幸。可現在,國家已經反應過來,調集了大批高手過來,他們已經沒有任何機會。餘下的,隻是時間問題。

……

楊雲帆坐在車子裏麵,感覺到了一點點不對勁。

他總覺得今晚上會發生什麽。

一旁的張問天,則是哼著小調,興致很高。他母親的病好了,自己還交了一個神醫兄弟,他能不開心嗎?

“叮鈴鈴……”

就在這時,張問天的電話響了起來。

“誰啊?”

“什麽?有人打上門了?”

張問天接了一個電話,隨即,他的麵色開始陰沉下來。

“張大哥,怎麽了?”楊雲帆向張問天道。

張問天臉色陰沉道:“佛國人襲擊我家別院,雲水真人和天機道人都受傷了!”

他說完,就催促司機道:“快,給我以最快速度,趕到別院去。”

“是,二爺!”

司機說完,狂踩油門。

轟!

整輛車如同發了瘋的獅子一樣,發動機聲轟鳴著,在高速公路上劃過一道的閃電。

……

張乾雲別墅外一公裏處。

時間,慢慢流逝,已經過去大概半個小時。

“刷!”

鳩摩羅炎猛然睜開眼睛。

一瞬間,他四周的石塊,細沙,樹葉全都漂浮了起來。這一幕情景,看起來十分詭異。

他轉過頭去看其他兩人,道:“我的精神念力差不多恢複了!你們呢?”

鳩摩羅什“哢哢”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嗡聲道:“大哥,有了你的秘藥,我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蛇羽撫摸了一下盤著身子守護他的眼鏡王蛇,也是點頭道:“炎大人,我也沒有問題了。”

鳩摩羅炎站起來,看著一公裏外張乾雲的別墅方向,揮了揮手道:“那麽,我們再去一趟!”追楊雲帆。另外一邊,經過一開始的吵鬧,琪琪似乎累了,也不再針對楊雲帆了,聽著音樂,躺在椅子上休息。而陸檀香看了一會兒書,覺得眼睛有些疲倦,也插上耳塞,跟琪琪一起聽音樂,眼睛望著窗外飛逝倒退的風景線。楊雲帆則是撐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麽。“砰!”“全部舉起手來!”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本來緊緊關著的車廂大門,猛然一下,被人用巨大的力道給推了開來。本來坐在車廂裏的十幾個人都差不多在閉著眼睛休息,要不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