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詭計

海天的話。掛了電話,那個談判代表回到了會議室繼續第二輪談判。葉輕雪和星海國際的眾多股東代表休息了一會兒,正打起精神,準備跟華商集團進行第二輪談判。可出乎意料的是,那個之前一直氣勢咄咄的華商集團代表忽然道:“我收回剛才所有的決定。我代表我們華商集團同意星海國際提交的計劃書,所有的方案通過。恭喜星海國際集團!”“啪啪啪……”說完,他就率先站起來鼓掌!華商集團的其他人雖然有些不解,但是自己的少爺都鼓掌了...“師妹,我來幫你!”

天機道人看清這點,橫身擋在雲水真人身前。

砰砰砰!

他的修為超過鳩摩羅什,硬是打出幾招殺招。

“老牛鼻子,找死!”鳩摩羅什大吼一聲,一拳朝天機道人砸下去。

然而,他起先承受了大量劍氣,金剛不壞神功被破,氣血流逝,已經力量大不如之前。而天機道人一直沒有發揮全力,實力又在他之上。幾個回合下來,他的身上又多了幾道劍痕。

好在他金剛不壞之身已經修煉到小成,隻是傷到了皮肉,卻沒有傷到筋骨。

可血氣逸散,不可避免。

“二弟,讓開!”

眼看自己弟弟氣血漸漸衰弱,鳩摩羅炎見情況不妙,將自己弟弟往後一拉。獨自擋在了天機道人麵前。

嗡嗡……

下一秒,鳩摩羅炎雙目之中,一對灰白色的眸子,滴溜溜的轉動了一下。

“嗯?”

天機道人那仙人舞劍的一招,愣是沒能刺下去!

“好恐怖的精神念力!竟然可以用精神力抵擋我的劍氣!”

天機道人稍作停頓,回身一蕩,再次蓄力。霎時間,他全身的功力暴起,真氣如同張水開閘,形成一團螺旋氣流,生生破開了鳩摩羅炎的精神念力場!

轟!

天地間,一道無匹您倆的劍氣,從他手中長劍中蕩漾開來。

這是他威力最大的一式劍招,名叫白虹貫日,是他純陽宗壓箱底的劍招。雖然這一招,做不到像雲水真人那樣,千劍齊發,可這一招白虹貫日的劍氣,更為淩厲!

“噗!”

這一劍,竟然破開了鳩摩羅炎的精神力屏障,在他的肩膀上刺出了一朵血花。

“好劍招!”鳩摩羅炎悶哼一聲,倉皇之下連續倒退了三四步,不過,天機道人後續使出的劍招,卻沒有一招可以突破他的精神力屏障。

天機道人的實力隻是鳩摩羅炎稍微弱一點,剛才鳩摩羅炎又用精神念力擋住了雲水真人千葉劍法。畢竟,他的實力還沒有到築基境界,此時精神力使用次數過多,已經極度虛弱。

“二弟,蛇羽……你們怎麽樣?”

鳩摩羅炎回頭看了一眼他的弟弟鳩摩羅什,還有萬蛇王蛇羽,這兩人都已經身受重傷。

他再看不遠處的夏紫凝,還有應天文。

夏紫凝的孔雀翎,對他威脅不大,可這會兒他沒法再施展精神念力了,在孔雀翎麵前,極有可能會受傷。

思慮再三,鳩摩羅炎決定先退走再說。等養好了傷,一並報仇!

“我們走!”

鳩摩羅炎一開口,其他兩人也不再戀戰,直接往後退去。

不過,鳩摩羅炎心中卻極為不甘,他隻是暫時被破了精神念力。隻要休息一會兒,很快就能恢複過來。

今晚的事情,一定要今晚解決。

看著那邊鬆了一口氣,他的臉上頓時浮現一絲陰冷的笑容:“你們等著吧。最好放鬆大意,今晚,我就讓你們雞犬不寧!”

……

“呼……這些佛國人終於走了!剛才真是凶險。”

夏紫凝等人也是惡戰了一場,真氣都消耗的差不多了,無力再追。想起剛才這群佛國人的本事,她也是後怕不已。他的師傅雲水真人,師伯天機道人,都是名震蜀山的宗師級人物。

那個鳩摩羅炎竟然以一己之力將兩人打的沒有還手之力。

“師傅,師叔,你們沒事吧?”

應天文也跟著鬆了一口氣,立馬屁顛屁顛的跑到他師傅天機旁邊,扶著他噓寒問暖。

“可惡,這些婆羅門神教的人,太囂張了!真是欺我華夏沒人嗎?欺負我蜀山沒有劍仙嗎?等我回去閉關三年,一定要突破到築基境界,到時候見紫青雙劍拿出來,一定殺到婆羅門神教總壇,讓他們知道我純陽宗的厲害!”天機道人看著婆羅門神教三人離開,一臉憤恨道。

這時候,雲水真人勉強走過來,麵色蒼白道:“師兄,我看這些佛國人實力強大,我們還是發傳訊給南疆各大門派吧?免得菩提舍利沒有得到,又將我們的渡厄金丹賠進去。”

“這……”

天機道人頓時猶豫不決。

他的主意其實很簡單,就是將佛國人手裏的菩提舍利搶回來。然後再慫恿南疆本地的修行者,一起痛打落水狗,榨幹佛國人的價值。

可他料錯了佛國人的實力。沒有想到,帶頭的竟然是婆羅門神教裏麵,十二諸天之下,最厲害的鳩摩羅炎,這個半隻腳已經踏入築基境界,修煉出精神秘術的絕頂高手。

想到這裏,天機道人不免有些心灰意冷,麵對現實道:“也罷。不過,暫時不通知南疆的幾個門派。那群家夥,恐怕對我們的渡厄金丹更感興趣。天文,你打電話給國安局的特別行動大隊吧。”

……

張家的別墅外麵。

鳩摩羅兄弟,還有萬蛇王蛇羽,三人互相攙扶著。

走到一半,鳩摩羅炎忽然停下腳步,其他兩人紛紛奇怪的看著他。

“大哥,怎麽了?”鳩摩羅什擦了一下身上的血汗,問道。

其實他並沒有受多大的傷,雖然外表看起來他滿身是血,不過他修煉金剛不壞神功,最能捱揍,雲水真人的千葉劍法雖然劍氣縱橫,可分散了無數道劍氣,威力也小,根本無法對他造成致命傷害。

此時,鳩摩羅什看起來雖然狼狽不堪,其實就是血氣不足,無法再施展金剛不壞神功。隻要休息一段時間,他的傷口自然就會痊癒。

萬蛇王蛇羽也抬起頭來看著鳩摩羅炎,道:“炎大人,怎麽了?為什麽停下來了?”

三人中,就屬萬蛇王蛇羽傷的最重,他是雲水真人攻擊的重點,而且又沒有鳩摩羅什那麽厚的皮,可以扛得住劍氣廝殺。此時,他除了幾個要害部位護住,其他幾個地方,都受了不少傷,已經暫時失去戰鬥力。

尤其是他的“蛇笛”被劍氣斬斷,短時間,他除了身旁這條從小養大的蛇王心意相通能夠依靠,已經無法再引誘其他毒蛇過來戰鬥了。了大明星一樣,十分崇拜。沒有一個人,像林雙雙這樣,性格有些自來熟,但是不過分,又讓人很喜歡的人出現了。林雙雙臉上的笑容忽地斂去,“楊醫生,不用擔心的。這是我家族遺傳的,一般在二十歲之後才發作。不一定會死的。”這個可愛的,水靈清秀的小護士,說話的時候,一如以往的俏皮。可在楊雲帆眼中,她就是一朵暴風雨中的芭蕉葉,隨時都會被打斷枝葉,凋零在雨水中。楊雲帆搖了搖頭道:“雙雙,你不用騙我的。醫學上的事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