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減刑的可能

丘人群之中,手起刀落間便是無數的丘丘人頭飛舞。而丘丘人的木棒火把擊打在他們的護甲上就像是在撓癢癢,完全沒有半點的作用。“這就是科技嗎?”白啟雲見了,不由得發出衷心的讚歎。不得不說,在這方麵須彌要比蒙德跟璃月強多了。這種高強度的護甲在他之前經過的幾國中,隻有高階將領纔有資格穿戴,不像眼下這般,整個風紀官的群體裡,最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人全部武裝上了重甲。剩下的人即便沒有穿戴的這麼嚴實,也武裝了身軀的大部...“要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嗎?”

辦公室內,萊歐斯利聽著白啟雲分享的情報,不禁皺起了眉頭。

整件事從上到下都透露著詭異的氣息。

能夠在人腦海中直接響起的聲音,以及不知所雲的行動規劃

怎麼感覺這批人是什麼反社會的危險組織呢?

這跟他們謀取楓丹庭高位的計劃完全不符啊。

“嗯,除此之外也沒什麼辦法了,先將魯爾格找個地方關起來,最近讓他保持昏迷,省的他跟那個聲音聯絡。”

白啟雲可管不住讓一個大活人不要胡思亂想。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他一直昏死過去。

“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梅洛彼得堡什麼都缺,但就是不缺關人的地方。

萊歐斯利大手一揮,當即在頂層劃分出了一個房間專門用來關押昏迷後的魯爾格。

沒錯,犯人們通常活動在底層,反而是頂層沒有任何犯人活動的空間。

因為整個梅洛彼得堡從外界進入的入口就在最頂層,也是聯絡外界的主要通道。

“那個組織旋魔會的事交給我們來處理就好,公爵大人隻需要穩定住梅洛彼得堡就行。”

白啟雲已經將旋魔會的訊息初步地透露給了萊歐斯利。

公爵先生聽後將信將疑。

畢竟這麼大的一個勢力為何他此前沒有收到過任何的訊息,他保持懷疑。

但眼下的種種詭異情況卻又在無時無刻地說明,這背後確實有一股強大的勢力介入了楓丹庭,並且在不斷地操控局勢。

“你們水神大人有把握嗎?”

雖然眼前之人實力超群,但萊歐斯利還是覺得這種事必須要神明出馬纔有可能解決。

但一想到那個不太著調的神明,萊歐斯利卻又遲疑了起來。

那個水神芙寧娜,真的能解決掉這些在他看來都無比棘手的問題嗎。

“放心吧,芙寧娜大人她心中都有數,已經做好了安排。”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但白啟雲都這麼說了,萊歐斯利也隻能認下。

“對了,那個所謂的正義聯盟還請萊歐斯利先生多注意下。”

驀地,白啟雲突然想起了葛林藍口中那個奇怪的組織。

名為‘正義聯盟’,但實際上卻靠著摩拉收買人心。

就連葛林藍那樣的犯人都覺得對方宣讀的講義極其的枯燥。

白啟雲搞不懂旋魔會為什麼非要在楓丹搞這麼一個下轄組織。

而且從葛林藍的描述中來看,這個正義聯盟似乎並不僅限於梅洛彼得堡之內。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楓丹庭的內部也已經被這個所謂的正義聯盟侵蝕了。

如果說旋魔會是故意套了一層馬甲,用正義聯盟的名頭在楓丹活動,所以外人才沒有察覺到旋魔會的正體的話,那倒還算說得過去。

現如今的重點就是,抓住正義聯盟的聯絡人員,將他們連根拔起。

————

“回去吧。”

經過了半天時間的關押,菲米尼終於被放了出來。

不過這麼說好像也有點問題,畢竟即便放出來了也是被關在監獄裡,隻不過活動的空間更大了一些而已。

“菲米尼,沒事吧。”

剛走回宿舍區,林尼跟琳妮特二人便迎了過來。

二人臉上滿是擔心的神色。

“沒事,就是在裡麵多呆了一會。”

三人組剛湊齊,不速之客便找上門來。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了你們兄妹寒暄了。”

聞言,林尼看向身後的來人,不禁無奈地笑了一聲。

“白先生這說的是哪裡的話,沒有您在其中周旋,估計我們幾人現在還被關著呢。”

聞言,白啟雲不置可否。

事實上如果不是他跟萊歐斯利說了一些有的沒的,菲米尼也不會遭這一次的無妄之災。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了,不就是進去喝了半天的茶嗎。

“不說這個了,你們打算在這裡待多久?”

“嗯?白先生的意思是”

“如果你們想的話,我可以現在就帶你們出去,當然,是符合手續法理的那種。”

此話一出,琳妮特三人紛紛麵麵相覷,彼此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真真的可以嗎?”

菲米尼最為激動,因為眼下最希望從這裡逃出去的人就是他。

留著劉海的少年抓住林尼的肩膀瘋狂晃動,就像是在搖晃一瓶即將開口的楓達。

少頃,林尼差點被他晃吐了,隻能出手把自己的好兄弟推開。

“當然了,隻不過也是有條件的。”

見他這麼激動,白啟雲眉頭不禁一挑。

看來這孩子因為自己坐牢的事而感到十分內疚啊。

這一點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不過對方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他利用的地方。

嘖,可惜了。

“什麼條件?”

林尼還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好訊息衝昏了頭腦,他深知任何好處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哪有不勞而獲的好事。

“沒什麼,就是需要你們在外麵幫我辦點事最近有個叫正義聯盟的組織很跳,如果你們能把他們抓出來,說不定還能為你們減輕量刑。”

白啟雲瞥了一眼林尼身後的菲米尼。

此時的菲米尼表露的異常興奮,略顯稚嫩的臉龐上湧起一抹紅暈。

那可不是害羞,而是過於激動導致的氣血上湧。

在冰元素力的操縱者中,這可是很難見到的情況。

即便是他見過的脾氣最不穩定的優菈也幾乎不會動不動就激動到臉紅。

這孩子不會是那種心思憋在內心裡,然後一股腦爆發出來的型別吧。

“正義聯盟?那是什麼?”

聞言,最先發問的不是兩個男人,而是在一旁基本不怎麼開口的琳妮特。

少女頂著一對貓耳,眨著閃著靈光的眼眸,一臉好奇地看向白啟雲。

“一個境外勢力在楓丹經營的組織,打算侵犯楓丹利益,別有用心”

說著說著,迎著林尼三人微妙的目光,白啟雲閉上了嘴。

好像他說的不僅是正義聯盟跟旋魔會,愚人眾似乎也符合這個說法?

“算了,總之你們隻要知道這個組織不是什麼好東西,把它端了你們的刑罰就能減輕,甚至取消也有可能。”而是某個遠在千裡之外的男人。“你說的是芭芭拉的父親吧,誠然在當初離婚的時候我與他約定好了,兩個女兒各帶其一,但你也應該清楚,那男人已經許久都沒回過蒙德城了。”白啟雲第一次來到蒙德城是在三年前,而那時西風教會的主教就已經離開了城內,跟隨大部隊出城征討,那時的他就已經離去了有兩年之久。換言之,滿打滿算,整整有五年的時間芭芭拉都沒有見到過她實際上的監護人。這些年來芙蕾德莉卡恪守承諾,沒有私下接觸芭芭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