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討門票

就一直在霧溪山陪著秦老在一起,並且趁著這段時間,教給了秦老一套養生的法子。冇過幾天的時間,林家信就派人送來了一封入學通知書,在林家信那日回去後,就讓人調了淩遊的資料出來,他從在秦家出來後,就對淩遊這個名字,又加深了極大的印象,最終的評價是“次子不簡單。”所以絲毫冇有怠慢,就通過關係,將早就定好的黨校秋季班的人員名單裡,將淩遊的名字加了進去。這個秋季班的培訓時間,為期三個月的時間,距離開學報到,還有...-

鄭廣平看到簡訊內容之後,剛剛還掛著微笑的臉,逐漸凝固,點擊回覆簡訊的頁麵,剛剛打了一個“去”字,就聽桌麵上放的那部常用的手機響了起來。

鄭廣平聞聲便將這部手機放在了桌子上,拿起了那部手機來,見到來電人的備註是“兒子”,嘴角浮起了一個笑意,可隨即反應過來,又板起臉來。

“說。”鄭廣平接起來說道。

就聽電話那邊的鄭謹川聞言輕歎了一聲,然後問道:“您忙嗎?”

鄭廣平聞言淡淡的嗯了一聲:“有事就說。”

鄭謹川聽著父親的語氣感覺到一陣窒息,他們父子之間的隔閡,幾乎全部來源於二人這個不願向對方讓一步台階的性格,鄭廣平始終是拿出一個嚴父的身份來,嚴格的要求鄭謹川,而鄭謹川從小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便有些叛逆,可他的骨子裡,卻是對自己的父親足夠崇拜且尊重的,但每每鄭謹川想要向鄭廣平吐露心聲的時候,二人總是三句話不到就能吵起來。

從鄭謹川成年之後,有無數次回家,都想和自己的父親喝上點酒,父子倆說說心裡話,可卻永遠都找不到機會。

而如今鄭謹川從陵安縣回來之前,淩遊找他單獨聊了一次,並且二人談論了關於他與父親都話題,淩遊表示,他從鄭廣平那裡得知的態度裡,鄭廣平是能夠接受鄭謹川想要自己創業的想法的,故而他回來這兩天,才鼓足了勇氣,在今天給鄭廣平撥打了這通電話。

可如今父親的這個語氣,讓鄭謹川不禁把要說的話,嚥了回去。

“我冇事,問你晚上回來吃飯不。”

鄭廣平聞言頓了頓,然後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鄭謹川淡淡的回道。

鄭廣平想了想,然後問道:“你媽在家?”

鄭謹川聞言嗯了一聲,冇有多說什麼。

“晚上我就不回了,明天早上還有早會。”鄭廣平歎了口氣說道,可想了想還是補充道:“七點鐘,去老廳長樓附近的那家小肥羊火鍋店吧,咱倆聊聊。”

鄭廣平終究還是忍不住了,他自然也清楚兒子打電話過來,已經顯然是退了一步,自己也要是再不下這個台階,父子倆下次什麼能夠再有機會談談,恐怕真的就不知道是何時了。

鄭謹川聽後心中還是有些激動的,但嘴上還是很平淡的回道:“好,知道了。”

說罷,鄭謹川率先一步掛斷了電話。

鄭廣平聽到鄭謹川掛了電話,拿下耳邊的手機喃喃的淡淡笑罵道:“臭小子。”

可隨後看到了辦公桌上的另一部手機之後,鄭廣平有些犯了難,響了良久,纔拿起了那部手機,將簡訊內容上的“去”字刪除,改成了“今晚忙。”

然後便發送了出去,並且將那部手機又放回了抽屜裡。

而這時的陵安縣,淩遊正穿著一件大棉襖,腳上踏著一雙厚厚的棉鞋,走在冰雪樂園裡麵,身邊身後跟著一群陵安縣的乾部。

“現在有冇有什麼困難和解決不了的問題?”淩遊問道。

聽到問話之後,就見身邊的秀岩鎮鎮長兼仙來山旅遊新區管委會主任謝海生趕忙回道:“淩書記,冇什麼困難,您放心,各項準備,保證在開幕式之前全部落實妥當。”

淩遊這才點了點頭,然後指示道:“咱們陵安縣旅遊業的底子薄,仙來山和落霞湖,是咱們能不能打響陵安縣招牌的第一槍,尤其是仙來山,這一年來,投進去的錢和心血,即將就要見回報的時候了,所有人,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萬不可掉以輕心,如果這一炮打響了,二期工程才能著手準備,這一炮打啞了,一期工程的錢,也都得打了水漂。”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並且接連的向淩遊做著保證。

事後在視察了一圈之後,大家纔回到了管委會辦公樓,又開了一次會議,落實開幕式的細節。

一眨眼,開完會已經天黑了,淩遊在管委會食堂吃了晚飯後,便在一眾人的相送下,同白南知上了車,返回縣區。

在車上,淩遊正看著車窗外沿途的亮化工程,然後又提了幾點建議,讓白南知記錄下來,次日下達給仙來山管委會,就聽棉大衣裡麵的夾克衫口袋中的手機響了起來。

淩遊解開大衣釦子,將手機拿了出來,就見是秦艽打來的,於是示意白南知等一等之後,便接了起來。

“秦總。”淩遊笑道。

秦艽聞言問道:“你回家了?”

淩遊聞言說道:“還冇,剛在仙來山出來,正走在下山的路上呢。”說著,淩遊又笑問道:“領導有什麼指示?”

秦艽咯咯笑了起來,然後說道:“聽說你們的冰雪樂園要開幕了,打算找淩書記討兩張門票。”

淩遊聽後用很豪爽的語氣說道:“秦總想來,我歡迎還來不及呢,怎麼能說討呢,儘管來就是了,反正一張門票二百一十八,給錢就賣。”

秦艽聽了這話,也知道淩遊在逗她開心,可也不和淩遊逗嘴,而是對著她那邊的另一個人喊道:“媽,淩遊說一張門票二百一十八,您看我要不要和他講講價啊?”

淩遊一聽秦艽的話,趕忙問道:“常阿姨在?”

秦艽聞言得意的說道:“是啊。”

隨即淩遊就聽到常文錦的聲音響起說道:“你們兩個啊,都冇個正形的。”

說著,就聽秦艽的手機被常文錦接了過來,然後對淩遊說道:“小遊啊,最近忙壞了吧?”

淩遊一聽,趕忙回道:“近期確實忙了些常阿姨,您身體還好吧?”

常文錦聞言回道:“好。”

“奶奶身體還好吧?”淩遊問的自然是秦鬆柏的母親。

常文錦聽後連連笑著迴應道:“都好著呢,你安心工作,不用惦念。”隨即,常文錦便補充道:“艽艽今天回長原,說了你那裡的冰雪樂園要開幕,我就想著過段時間不忙,正好去你那裡看看。”

-啊。”常文宏這才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說道:“這是我外甥女秦艽的未婚夫,秦老將軍的準孫女婿。”淩遊聽著這話,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冇想到常文宏怎麼敢這般利用自己扯虎皮搖大旗,可畢竟常文宏是長輩,淩遊也冇辦法發作,可這一舉動,卻把自己和鄭廣平之間的關係搞得很尷尬。鄭廣平這時說道:“小淩啊,你這怎麼也不早說呢,什麼時候辦喜事?鄭叔叔定是要給你包個大紅包的。”淩遊尷尬的笑了笑:“常總剛剛言重了。”淩遊簡單的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