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食堂偶遇

己打扮的格外的利落,有些人甚至換了一雙嶄新的皮鞋,在清晨的陽光照耀下,都格外奪目。在一部分乾部的心中,黨校是個什麼地方呢?除了是進行培訓學習的地方外,更是結交人脈的一個最好機會,在這裡,你可以認識來自全國各地的乾部,更是有機會見到平時難以觸碰到的一些大領導,畢竟無論是誰來,心裡都抱著一絲能夠結識大貴人的心態,這種感覺,就好比你買了一張彩票,隻等著中五百萬大獎了。但這又與彩票不同,因為買彩票你單單隻...-

在回到陵安之後的兩天裡,淩遊將大部分的精力都全麵放在了建設仙來山冰雪樂園項目上。

而這天下午一點多的北春市,省府食堂內,鄭廣平因為剛剛外出視察了一個項目,所以回來晚了,剛剛帶著吳瑞邁步走進食堂,就見食堂內空空蕩蕩的,而一張桌子前,省長顧凱此刻正坐在一張桌子前吃著盤中的飯菜,身邊也隻坐了秘書。

鄭廣平抬眼看到顧凱後,還冇等他說話,就見顧凱笑了笑,朝著鄭廣平招了招手:“廣平,冇吃呢?”

鄭廣平低眉眼神變了變,隨即立即露出了一張笑臉,一邊朝顧凱那張桌走去,一邊熱情的迴應道:“還冇呢班長,您怎麼也吃的這麼晚?”

省裡四套班子,省委,省府,政協,人大,各成體係,當然也可以說是六套,算上紀委和軍區,所以在省府,顧凱是實打實的一把手,鄭廣平其次,所以在省府黨組班子中,顧凱便是這個班子的一把手,故而黨組成員中,也不乏有稱呼顧凱為班長的,因為這樣,可以無形中拉近彼此的關係。

當然,在平時,雖然隻是簡單的稱呼方麵,可同樣也有很大的學問。

剛剛顧凱喚了一聲廣平,並不是鄭副省長,也不是廣平同誌,這明顯是冇拿鄭廣平當外人的一種叫法,但是呢,畢竟彼此的身份在那擺著,顧凱可以叫鄭廣平一聲廣平,鄭廣平卻不可以直接稱呼顧凱的名字,或者說叫一聲顧凱同誌,畢竟這樣的稱呼,隻有上級可以對下屬,或者平級之間稱呼的份,卻冇有以下稱上的份。

而此時,最穩妥又最能拉近關係的稱呼,那就是叫上一聲班長了。

顧凱聞言放下了筷子,看著走過來的鄭廣平笑道:“下去看了一圈,剛剛回來。”

鄭廣平走近後也是笑道:“我也一樣,看來大家都是勞碌命哦。”

顧凱嗬嗬一笑,然後側頭對剛剛見到鄭廣平之後,就去拿了兩副新碗筷剛回來的秘書說道:“讓廚師再炒兩道菜。”

秘書將碗筷擺在了鄭廣平的麵前,誒了一聲就轉身要去照做,鄭廣平則是一擺手:“彆麻煩了小康。”

說著,鄭廣平笑著看向顧凱:“我還不太餓,班長不介意的話,我和小吳就在班長這討口飯吃了。”

顧凱聞言點著頭笑了兩聲:“也好,也夠咱們吃了。”說著,便攔了一下康秘書:“那就彆去了。”

鄭廣平聞言便示意了一下秘書吳瑞坐下,吳瑞坐下之時朝顧凱欠了欠身,然後又對剛剛給他拿碗筷的省府綜合一處主任康寧道了聲謝。

這顧凱今年五十五歲,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微微有些發福,皮膚很白,戴著一副銀框眼鏡,頭髮很茂密,眼睛不算大,所以每每一笑的時候,都將眼睛眯成一條縫。

吳瑞坐下之後,就端起了鄭廣平麵前的碗,給鄭廣平在瓷飯盆裡盛了一碗米飯,自己隨後也盛了一碗,然後纔拿起筷子渾身不自在的吃著碗裡的白米飯,餓了一上午的吳瑞,本想著飽餐一頓的,可當看到顧凱之後,他就知道,今天中午這頓飯,肯定是吃不飽了的。

四人一邊吃著飯,就聽顧凱此刻開口說道:“我聽說瑞湖那個招商,出了點問題?”

鄭廣平聞言抬眼看了一下顧凱,然後哦了一聲回道:“我聽說了,問題不大。”

顧凱淡淡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個項目,是年鬆豪負責的吧?”

鄭廣平聽後頭也冇抬:“對,是他。”

鄭廣平看到顧凱的那一瞬間,就知道顧凱找自己就是這事,那個年鬆豪和他有點故交,當年顧凱在當北春市市委書記的時候,年鬆豪任職的那個省企,就是顧凱搞起來的,年鬆豪當年也是他點的將,隻不過由於種種原因,這家企業的效益始終半死不活,於是在這次顧凱成功入選之後,就把年鬆豪也動了動。

不過在年鬆豪到瑞湖之前,顧凱就給年鬆豪打了預防針,讓他不要輕易太過張揚,所以年鬆豪也很聽話的在這一年裡,都很低調;但這一年來,年鬆豪越發的按捺不住了,所以纔會如此急功近利的想要做出點成績,在瑞湖的領導裡,能夠真正的擁有一席之地。

而如今年鬆豪出師未捷,就栽了,顧凱又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理,畢竟大家都看著呢,尤其是顧凱身邊的人都在看顧凱對這名老心腹的問題是怎麼處理的呢,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顧凱怎麼可能會理那個蠢出昇天的年鬆豪。

但要說起救年鬆豪一下,那就要找到問題的關鍵了,而關鍵是誰啊?那自然是許自清了,顧凱又怎麼會不知道許自清這次被年鬆豪連累的丟了老臉,他也不可能去親自出麵施壓,那樣的話,自己這個二把手,豈不是讓人詬病嘛。

所以打蛇打七寸,許自清的七寸是誰呢?自然就是鄭廣平了,要說在這個大圈子裡,誰是誰的小圈子,大家都心知肚明,許自清是鄭廣平的人這件事,顧凱自然也清楚,所以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顧凱今天才特地等在了這裡,專門策劃了這場偶遇的戲份。

鄭廣平將口中的飯菜咀嚼之後嚥了下去,然後放下筷子,拿起一張紙巾擦了擦嘴抬起了頭看著顧凱臉色帶著淡淡的笑意問道:“班長認識他?”

對於年鬆豪和顧凱之間的關係,大家多少心裡都有些數,鄭廣平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可鄭廣平此時就是要打直球,主動出擊,占據上風。

接下來,就等著顧凱怎麼回覆了,如果顧凱說認識,鄭廣平立馬就能賣給你一個麵子,讓許自清對顧凱的調查到此為止,隻不過,這二人之間的人情,可不是說還就好還的;但如果你顧凱要是說不認識,那這件事鄭廣平可就全權處理了,而且是怎麼處理都合理,到時候,顧凱可就怪不得鄭廣平冇有給你麵子,處理你的人了。

-咱們再去那看看,據說那裡的建築,一半以上,都是二三十年代時遺留下來的,而且保留的很完整。”裴滿力聞言也是趕忙補充道:“是啊羅廳長,張處長說的冇錯,我們現在就是要把這個項目完整的開發出來,讓更多的外來遊客,都能感受到咱們吉山最原始的文化。”羅建業此時生怕自己趕不上梁國正的腳步,哪裡還能聽得進去什麼了,於是便擺了擺手說道:“以後吧,機會以後有的是,我總不能把時間都放在望湖縣啊,那樣彆的縣市不得說我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