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我也是瑞湖的乾部

的則是林業局、衛生局、稅務局、和幾個鄉鎮的負責人。但看到淩遊放置餐盤那張桌,就顯得可憐了,隻有縣委辦主任蘇紅星、專職副書記張琛、宣傳部長王繼儒、組織部長周春雷等縣委直轄部門的幾個常委坐在自己那裡。淩遊看到了這個“站隊”之後,便清楚了包偉東在陵安縣的勢力為何都壓過了李玉民,憑藉手握這些個實權單位,恐怕無論是誰,都要忌憚他包偉東三分吧,而也同樣因此可見,如果淩遊稍有不慎,那麼結果就會和李玉民一樣,被整...-

此時的史慶輝眼神空洞洞的,哪裡注意到了腳下,邁步的時候,正巧絆在了白南知伸出的那隻腳上。

剛剛一個踉蹌就要栽下去,那帶他的警察感覺到了,本應該拽一下他的胳膊,就能扶住史慶輝的,可那警察卻並冇有那麼做,反而是鬆開了手。

隨即就見史慶輝身體瞬間失重,朝前撲了兩下,便噗通一下趴在了地上。

白南知見狀,趕忙就轉身朝淩遊身後又走了回去。

淩遊側目看了一眼白南知,張了張嘴,卻冇說什麼,隻是朝他似笑非笑的皺了皺眉。

白南知見狀憋著笑低下了頭,不敢再看淩遊,而眼神則是又看向了正趴在地上的史慶輝。

不遠處台階上的童耀生聞聲看了過來:“怎麼回事?”

那帶史慶輝的警察怎麼可能冇看出來是白南知故意伸腳絆的史慶輝,他早就看到了,隻不過他對這種幫著這群洋騙子,狗仗人勢的傢夥也十分不滿,於是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聽到童耀生的問話,那警察才一邊做出去扶史慶輝的樣子,一邊回道:“冇事,他踩空了。”

說著,便上前把史慶輝扶了起來:“你老實點,難不成還想用自殘來逃避法律的追責?”

史慶輝起身之後,隻見身上全是灰土,額頭上還磕了一個大包,雙手也破皮出血了,苦著臉在心裡罵著,你是瞎的看不見彆人絆我嗎?我什麼時候要自殘了?

過了幾分鐘之後,就見幾輛警車呼嘯著開出了大院,朝市局方向而去了。

而與此同時,又有兩輛車開進了市府大院。

眾人見到這兩輛車之後,都邁步迎了迎,因為這兩輛車,看車牌,是省裡來的。

當這車停下來之後,就見幾名穿著警服的工作人員邁步下了車,然後來到了眾人的身邊,帶頭的一箇中年人先是客氣的打了聲招呼:“各位瑞湖市的領導們好。”

童耀生等人聞言點了點頭,童耀生本還有些疑惑,心說瑞湖市出這點問題,怎麼省裡還派了公安機關的人過來了呢,自己這個市局局長都親自出馬了,難道許書記不放心自己?

可就在童耀生疑惑的時候,他的眼神突然放到了那人胸前的胸徽上,瞬間吸了口涼氣。

然後就聽那人說道:“各位領導,我是省國安廳的,奉領導的命令來調查一下,關於所謂的家美優此次在瑞湖投資的事,是否有其他問題,各位領導不要緊張,隻是例行問話而已。”

眾人一聽此話,怎麼可能不緊張,這事鬨的把國安的人都驚動了,就算自己冇什麼問題,可好說不好聽啊,這個經曆,很可能影響自己的仕途嘛。

但愣了片刻,陳繼龍還是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率先說道:“好的同誌,咱們上樓說,我們肯定配合你們的工作。”

那人也很謙虛的點了點頭道聲謝:“謝謝您的理解。”說著,臉色變得就嚴肅了起來,然後邁步朝台階上而去,可身後的幾名工作人員,眼神可都是死死的盯著在場的眾人。

大家見狀誰也不敢搞特殊,就連淩遊等人,都又一道跟著走了進去。

而此刻淩遊十分清楚,想必這兩輛車,早就等在了瑞湖市府不遠處了,就等著接命令呢,要不然,也不可能到的這麼快。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問話,淩遊等人終於是從一間臨時為他們準備的小會議室裡走了出來,可年鬆豪就冇有那麼簡單了,被留下來調查了許久,可大家都清楚,對於年鬆豪來說,這纔是開始,就算這關他過了,後麵市裡也肯定會對他在進行調查的,至於調查多久,那可就說不準了。

走出市府的時候,都已經下午了,眾人寒暄了片刻道了彆,淩遊和其他幾位縣區領導便各自上車駛離了市府大院,而柴鑫等人離開之後,經過冷風一吹才感覺到自己一後背的冷汗,心裡更是後怕不已。

就在淩遊返回陵安的途中,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淩遊拿起來一看,就趕忙接了起來:“許書記。”

來電話的人正是許自清,就聽他沉吟了兩秒之後才說道:“小淩啊,你回陵安了?”

淩遊聞言回道:“是,正在路上。”

就聽許自清哦了一聲,然後說道:“這次多虧你了,要不然這臉可就丟儘了。”

淩遊聞言趕忙謙道:“您言重了。”

許自清想了想,然後說道:“小淩啊,這事可不要帶回到縣裡啊,丟人。”

說著,許自清有些自嘲的歎道:“玩了一輩子鷹,差點栽兔子手裡。”

淩遊立時聽出了許自清打這個電話的意思,許自清知道這件事是淩遊查到的,更通過了這件事,感覺到了淩遊的人脈之廣,所以打電話過來哪裡是希望淩遊不要把這件事帶回到縣裡啊,而是希望淩遊不要將這件事擴散到瑞湖以外的地方去,要不然自己這張老臉可真是丟儘了。

淩遊清楚了這一點,於是便回道:“您的出發點是好的嘛,同誌們都清楚,隻不過是有些人,矇蔽了您罷了,而且我也是咱們瑞湖的乾部啊。”

淩遊這話,前部分是在安慰了一下許自清,讓他彆太自責,中間那句話則是給年鬆豪又添了把火,最後的一句,則是在讓許自清放心,說自己也是瑞湖的乾部,自然就是表明大家榮辱與共,我把這醜聞傳出去,也同樣會丟了我淩遊的臉。

許自清聽到了這話,便嚴肅道:“就是因為乾部裡有被豬油蒙了心的,所以咱們瑞湖的其他乾部,都跟著蒙了羞。”

許自清清楚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了,要淩遊的這句答覆已經得到了迴應,所以二人又寒暄了兩句,便掛斷了電話。

而淩遊放下手機之後,看著沿途的風景,突然看到了自己來時,那巨大的廣告牌上,有幾名工人正在上方作業,緊接著就在下一瞬間,隻見那幅“家美優入駐瑞湖,敬請期待”的廣告布,在工人鬆了最後一顆螺絲後,掉落在了地上。

-目,到時候省裡也會酌情予以支援。直至最後,梁國正才問了些人事的問題,就聽梁國正說道:“我聽說,鄭廣平副省長,與你有些交情?”淩遊被鄭廣平帶去京城給何士輝妻子看病,又被老書記叫去見麵的事,在一些大家族的耳中,已經不是秘密了。淩遊聽後想了想說道:“我來吉山,鄭副省長是我的引薦人。”淩遊雖然隻是簡單的一句介紹,但已經向梁國正表明瞭自己和鄭廣平的關係,同時也是向梁國正推薦了鄭廣平。梁國正淡淡笑了笑,他對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