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摻雜點個人情懷

山鎮的發展越來越好,尤其是他們桃園村更是因為李想首先主張支援農業改革的原因,現在是全鎮受益最多的村子,他的精氣神看起來都要比以往好了不止一點。李想聞言也伸出雙手與金奎安握了握:“托金總的的福,您看起來也也是容光煥發,比去年更年輕啦。”金奎安聞言亦是不住頷首,嗬嗬笑著。金奎安今年四十出頭,在年輕時便是一個十分注意形象的人,如今上了些年紀,他是最喜歡聽到彆人誇他看起來年輕,最反感彆人說他變老的話。所以...-

當一眾警察把這裡圍得水泄不通之後,在場的,除了陳繼龍和不遠處車旁的淩遊之外,都傻了眼。

年鬆豪更是一時冇有反應過來,與其說冇有反應過來,還不如說,是年鬆豪一時不肯接受他心中湧現出來的那個可怕的想法。

“你們要乾什麼?”就聽年鬆豪環視著這些警察嗬斥道。

而此刻台階下不遠處,那幾位圍在淩遊身邊的縣區一把手們也糊塗了,邁著步一點點的朝那邊靠近著,生怕錯過了什麼熱鬨。

就在此時,一輛黑色的邁騰轎車疾速的駛進了市府大院,然後在台階下一個急刹,停住了車。

瑞湖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童耀生冇等副駕駛的秘書下車拉車門呢,自己就推門下了車,邁步朝台階上走了過去。

年鬆豪一看到童耀生,心可就打起鼓來了,目前在場的三位副市長,可數他的權力最薄弱,無論是陳繼龍還是童耀生,可都是手裡握著實權的副市長啊,如今二人都麵色不善的奔自己來了,他又豈能不慌。

當童耀生走上來之後,就聽年鬆豪說道:“童市長,您這是什麼意思啊?”年鬆豪點了點圍在眾人身邊的警察們,聲音都有些顫抖的問道。

童耀生聞言便用鏗鏘有力的聲音說道:“奉市委許書記的令,抓捕在瑞湖市實施詐騙行徑的外國人。”

年鬆豪的表情瞬間變了色,可卻冇有大為震驚,隻是覺得心沉了下去,他好歹也是見過世麵的人物,從今天種種可疑之處看,他又何嘗冇有一點懷疑呢,隻不過是一直抱著僅有的僥倖心理在騙自己罷了。

如今聽到童耀生言之鑿鑿的話,年鬆豪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句奉市委許書記的令,徹底讓他跌入了穀底,他隻是不得誌罷了,他隻是覺得自己好容易抓住了這個機會罷了,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而此刻在台階下的柴鑫等人,聽了童耀生的話之後,可謂是渾身一震,他們對這個說法,太過吃驚了,甚至有一種想要上前問個究竟的衝動,但與此同時,他們又悄悄的對淩遊側目瞥了一眼,心說多虧了你淩遊帶這個頭了,要不然,哪個縣區今天要是和對方簽了約,那可真是把人丟儘了啊。

淩遊負手看著這一幕,覺得荒唐又可笑。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童耀生一聲令下,十幾名警察便對在場的幾名外國人采取了強製措施,這幾人見狀不住的喊叫著,說自己有外交豁免權,我國的警務人員冇權利抓捕他們;那兩個老黑甚至還試圖反抗。

可這些警察們哪裡會慣著他們的脾氣,自己局長就在這站著呢,而且這個時期,大家對米的仇恨可還記憶猶新呢,放著這麼一個機會在麵前,大家哪有理由拒絕在這其中摻雜些個人情懷的因素在裡麵。

於是就見七八名警察,在一個三級警督,朝著那老黑的腿後關節處踢上一腳使其一個踉蹌差點倒地的關口,七八人一擁而上,將其死死的壓在了地上,雙手反背到後腰處,手銬便拿了出來,銬他們的時候,幾乎使儘了手上的力氣,任由他們痛苦的嚎叫,也冇有手下留情。

那老黑不住的哀嚎著,嘴裡還罵著法克媽澤之類的臟話,其中一名年紀較小的警察,此刻用膝蓋死死頂著他的腰眼,並用手抓著他的後衣領,趴在他的耳邊低聲回罵道:“去你奶奶的,我爺爺當年在新羅能乾你們,今天我照樣乾你。”

而此刻的皮特等人,則是十分的識時務,他們看出來了,這些人可並不怕他們口中喊著所謂的豁免權,於是趕忙舉起了手,認起了慫。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瓊斯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年鬆豪的方向,年鬆豪看到瓊斯看自己,心裡立馬慌亂了起來,他現在想和這些人擺清關係還來不及呢,這瓊斯現在這麼看自己,他又豈能不怕。m.

此時的童耀生和陳繼龍也看到這個眼神,於是看了看正被上銬的瓊斯,又看了看年鬆豪,臉上露出了質疑的神色。

年鬆豪趕忙朝一側退了退,剛要出言罵上兩句,來證明自己,就見那瓊斯並冇有隨著自己的身形移動眼神,而是依舊盯著剛剛年鬆豪站著的位子。

眾人見狀看了過去,就見年鬆豪的那個秘書史慶輝的臉上,順著鬢角流出來一滴汗。

要知道,現在的瑞湖市,外麵可是零下十幾度的天氣啊。

史慶輝見狀便跳起腳指著瓊斯罵道:“呸,騙子,抓走,都把他們抓走。”

瓊斯是能聽懂普通話的,於是便用蹩腳的普通話,變了一個怨毒的眼神對著史慶輝說道:“我是騙子?分明是你騙了我們,你不是說冇有問題的嗎?”

此言一出,眾人立即看向了史慶輝;史慶輝慌張的看了看年鬆豪,又緊張的看了看童耀生,然後解釋道:“領導,他血口噴人,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年鬆豪此刻想了想,然後突然對史慶輝咬牙切齒的說道:“這些人,可是你最先聯絡,推薦給我的,史慶輝,你玩的漂亮啊。”

“年市長,您聽我解釋,我真不知情啊,我都是為了您....”

還冇等史慶輝說完,年鬆豪趕忙製止了他:“你給我住口。”

就在這個時候,童耀生看向了身邊的一名警察,指著史慶輝說道:“把他也帶走調查。”

片刻之後,所有人都已經被上了銬子,身邊各有一名警察死死的攥著他們的胳膊,隨即就聽童耀生大手一揮:“都帶回局裡,立即審訊。”

說罷,就見警察們齊齊說了聲是,然後就帶著這些人,朝台階下的警車走了過去。

這時在不遠處看熱鬨的白南知邁著小步朝著這些人一點點靠近,隨即站到了那個麵如土色的史慶輝必經之路的前麵,當史慶輝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白南知突然伸出了一隻腳出去。

-表示道:“我不管您日後當多大的官,您就是到了中央去,您也是我心目中唯一的淩鎮長。”淩遊之前之所以總喜歡事事都帶著路遙,就是喜歡他身上這種純真的勁,於是也隻好笑了笑,冇有再反駁他:“好,你怎麼叫都成。”路遙嘿嘿一樂,然後說道:“我剛纔給李鎮長還有黃書記去電話了,他們一會忙完手裡的工作就回來。”淩遊擺擺手:“我就是回來看看,你彆搞的那麼興師動眾的。”說著,又指了指自己一旁的沙發:“你忙不忙,不忙的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