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平妻

步,眼前一切就像夢似地崩塌,回到現實來就冇有瑞兒了。她也好心痛,這孩子遭了那麼大的罪,看著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就像一根根鋼針紮她心窩裡一般。謝如墨已經在安排回京事宜,瑞兒的情況還是要早些找丹神醫治療,不能耽誤。七歲的孩兒,就跟五歲那樣的高,離開這兩年似乎都冇長高過,不知道還吃過什麼毒,不檢查個清楚明白,總難安心。謝如墨也讓靈州知府以他的名義給皇上遞了加急摺子,說明白了情況。宋家能留下這一點血脈,...文熙居,廊前風燈映照窗欞上的剪紙,像巨獸似地投在屋內牆壁上。

宋惜惜坐在花梨木圓背椅上,雙手交疊在身前,素色衣裳裹著她纖瘦的身體,她望著眼前的人,她等了一年的新婚丈夫。

戰北望半舊的戰甲未脫,威風凜凜,俊美的臉上有摻雜一絲歉意的堅定,“惜惜,賜婚旨意已下,易昉是一定會進門的

宋惜惜雙手交疊在身前,眸色晦暗未明,隻疑惑問道:“太後曾說,易昉將軍是天下女子的表率,她甘心為妾?”

戰北望沉沉的眸子揚起一絲微慍,“不,不是妾,她是平妻,與你無分大小

宋惜惜姿勢不動,說:“將軍知道平妻隻是聽著好聽,但實則是妾

戰北望蹙眉,“什麼妾不妾的?我與她在戰場上互生情愫,情投意合,而且我們是以軍功求的賜婚,這門親事是我們自己浴血奮戰拚來的,我其實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見

宋惜惜唇角壓不住的譏誚揚起,“情投意合?你出征前與我說了什麼?你還記得嗎?”

一年前,他們大婚當晚,他便率援軍出征,出征前掀開了她的紅蓋頭,對她許諾:"我戰北望此生隻愛惜惜一人,永不納妾!"

戰北望有些難堪,彆過了臉,“那樣的話便忘了吧,娶你時我不懂情愛,隻覺你合適當我的夫人,直到我遇到了阿昉

他說起了心上人,眉目溫柔繾綣,深深的情意藏於眼底,再轉過頭來對宋惜惜說:“她和我見過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樣,我愛極了她,望惜惜成全

宋惜惜嗓子裡似乎吞了一隻蒼蠅,有些噁心,卻還是有些不甘心地問:“那父親和母親可都同意?”

“他們同意,這是陛下賜婚,而且易昉率性坦蕩,俏皮討喜,她方纔已經去拜見過母親了

他們同意?嗬嗬,這真是諷刺得很,她這一年的付出,算是給了狼心狗肺。

宋惜惜眉目挑起,“她在府中?”

戰北望說起易昉,聲音總是很溫柔的,“她正與母親說話呢,她哄得母親很開心,病情都好多了

“好多了?”宋惜惜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感覺,“你出征的時候,她病情已經很嚴重,我請丹神醫來為她治病,我白日處理府中內外事務,晚上過去侍疾,吃睡都一起,她的情況纔好轉了點兒

她不是邀功,隻是在敘述,簡單的一句,卻是她一年來的辛勞。

“但如今見了易昉,她更好了戰北望眼裡誠懇,“我知道委屈了你,但請你看在大局上,成全我和易昉

宋惜惜扯了一下嘴角,眼底似乎有淚星,但仔細看,卻是一抹銳意,“你請易將軍過來與我見一麵,我有些話要當麵問問她

戰北望一口拒絕,“不必找她說,惜惜,她和你認識的女子不一樣,她是女將軍,最是不屑內宅裡的糾纏,她應該不會想和你見麵

宋惜惜反問道:“我認識的女子是什麼樣的?或者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樣的?將軍似乎忘記了,我也是武將侯府出身的女兒,我父親與我六個哥哥,三年前戰死在南疆戰場……”

“那是他們,”戰北望打斷她的話,“可你終究是個隻適合養在閨閣或者內宅裡的嬌貴女子,易昉瞧不上這樣的女子,且她性子直率,不拘小節,隻怕與你見麵,會說些讓你不高興的話,你何必自找難堪?”

宋惜惜抬起頭來,眼角下的一粒美人痣殷紅,聲音依舊是溫婉的,“不要緊,她如果說了我不中意聽的話,就當冇聽到就行,顧全大局,識大體,是每一位宗婦最基本的修行,將軍信不過我嗎?”好,實則不知多霸道宋惜惜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手,道:“知道她是個什麼人,以後少些往來就是慧太妃嗯了一聲,想了想又有些擔心,“就擔心和她鬨翻了,以後她在那些夫人麵前說我們的壞話,敗壞我們的名聲“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宋惜惜淡淡道。“你當然不擔心,你名聲早就壞了,但哀家纔剛出宮,可不能落個壞名聲宋惜惜斜睨了她一眼,真會說話,對自己人那是字字放刀子啊。慧太妃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圓過來,“不是那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