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著寧衿:“衿兒,這下可以好好談談了嗎?”他看著麵前神色淡淡的少女,不確定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同寧清尋的事兒,但是方纔她不費一兵一卒就將寧清尋氣走的樣子很有當家主母的風度。這種威嚴的氣質又是溫柔小意的解語花比不上的,征服這樣的人顯然更讓人興奮。方纔她也是為了自己才同胞妹計較的,太子心裡有點高興,覺得寧衿偶爾吃起醋來的樣子其實也挺好看的。寧衿:“......”“你為什麼要這樣喊我長姐啊?”被牽著的小孩發...謝景策還不知道自己被小廢後打上了蝴蝶結,待傷口處理好緩過來一口氣了,問道:“這麼晚了找我有事?”

其實也算不上是有什麼事兒,安置好鎮北侯之後寧衿在屋裡輾轉反側睡不著覺,滿腦子都是那把引起懷疑的火銃,還有上一世寧家被抄家的畫麵。

雖然她自己心裡大致已經有些想法,但還是不太踏實,總想找個靠譜的人商議一下,思來想去隻有謝景策這個盟友比較合適,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莫名其妙站在公主府後門處了。

郡王殿下混夠了,想起來顧忌小姑孃家的臉麵,隨手披了件裡衣懶洋洋眯上眸子:“鎮北侯現在如何了?”

他當了一下午的“刺客”冇能光明正大混進宮裡,不過皇帝也冇有要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的意思,除了幾個心腹,其他人都不知道鎮北侯的現狀。

“舊傷未愈怒火攻心,傷了根本。”寧衿說:“恐怕以後都不能上戰場了。”

謝景策早就料到這個後果,但親耳聽到一代梟雄就這麼隕落時還是微怔:“接下來有打算?”

“你怎麼知道?”寧衿有些意外,她今晚過來就是想跟他說這件事情:“殿下以為,寧家主動讓權如何?”

榻上的人沉吟片刻:“好,也不好。”

“讓權固然可以最大限度打消皇帝的疑心,但是如今朝堂形勢混亂,皇儲爭鋒因為八方來使而到了白熱化,這時候的北府軍就像是一塊肥肉,人人都想爭上一口,五皇子纔拿下跟丹國的火器交易,風頭正盛,太子又馬上要跟律魯聯姻,兵權落到誰手上,基本上就定了那個位子。”

“收到皇帝手裡,他也要為難上半天。”

皇帝對手握重兵的鎮北侯有疑心,對底下結黨營私的皇子們難道就有多信任?但凡他捨得讓位,就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看著自己的兒子們鬥得頭破血流了。

天家最想要的是平衡。

當然,朝堂上的混亂暫且不提,但寧家將兵權交出去以後呢,皇帝那邊是不用擔心了,可其他跟鎮北侯結過梁子的勢力未必不會過來踩一腳。

北府軍是一把雙刃劍,既是拖累又是保護傘。

“我的建議是,可以讓,但不能現在讓,至少要等交流大會結束之後再提。”他說:“橫豎鎮北侯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皇帝要查刺客的身份,還要分心準備接下來的狩獵場,一時半會兒為難不到你們頭上,莫急。”

聽了他的話,寧衿隻覺得一直壓在心底的重重陰霾一下散去不少,一直惴惴不安的心也踏實下來,她點點頭應道:“嗯。”

“行了,為這點事還專門跑來找我一趟,”看著小姑娘臉上的緊繃和凝重終於散去,郡王殿下揮揮手趕人:“朝中的事兒有我,不會讓你們家出事的,回去睡覺吧。”

兩人臉上有著如出一轍的疲累,說完了正事兒,她也不多廢話準備離開,走到門口時,寧衿突然想起謝景策方纔說的話,低聲提醒道:“可能會有人借狩獵場做文章,你若是想要在皇帝麵前露臉,就多注意那邊。”

郡王殿下現在初露鋒芒,接下來是裝傻子還是藉著這個機會往上爬,他心裡應該已經有所打算。

交流大會怎麼會就這麼安穩過去,各路牛鬼蛇神這纔開始真正發力呢。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