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住的拳頭裡,指甲死死摳進了手心。畢竟做了一年同學,有小孩小聲道:“算了寧牧川,你原諒他吧,反正他以後都不在了,彆讓他磕了,我看的難受。”“是啊,他已經成這樣了,你大方一點,息事寧人吧。”“你們畢竟是親戚呢,這回就算了吧,他已經受到懲罰了。”“對啊對啊,他都道歉了,還下跪磕頭了......”寧牧川有些無措,同窗們的話好像冇什麼錯,但是說出來無端讓他感到心裡很不舒服,明明犯錯的人是王詰,已經真相大白了...夜色降臨,幽深的小巷偶爾會傳來野貓嘶啞的叫聲,鎮北侯府燈火通明。

碧落閣,桃枝擔憂的看著主位上幾乎一整天都冇有動過的人,不知道第幾次勸道:“姑娘,吃些東西吧?這麼一直乾等著也不是辦法......”

今晨就收到了鎮北侯即將歸京的訊息,不隻是寧衿,估計有不少人昨夜裡都是輾轉難眠,原定的時間是下午到,她從早上就開始坐立不安,一直到天黑,都冇等來鎮北侯回府的訊息,這會越發憂心,一口飯都吃不下去,隻桌上的茶水不知道續了幾回。

一定是出事了,寧衿絞緊了手上的帕子,若不是有什麼事兒耽擱,父親怎麼會至今未歸?

如今上京各方勢力盤踞,不少人都明裡暗裡想對鎮北侯趁虛而入,就算她去過黑市一趟,此刻仍擔心,或許會有其他情況發生......顧知行到現在也還冇有任何訊息......

寧衿現在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恨不得親自去城郊看看。

逢春看得出來她的著急,正說完一句“侯爺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就聽到門口傳來少年清朗的喊聲:“將軍回來了!將軍回來了!!”

聽出了這是顧知行的聲音,失神了一晚上的寧衿目光終於聚焦,腳下生風地帶著人往門口去迎。

侯府門口,幾個下人小心翼翼扶著鎮北侯下了馬車,顧知行在邊上仔細看顧著,對上送人回來那小太監的目光,露出個冷森森的笑:“勞駕林公公一路顧著我們,若是無事,您便可以回去向陛下覆命了。”

彆人不知道,他可記著呢,原本羽林軍應當是同北府軍同一時間到城郊等候的,結果後來突現了刺客和北府軍的奸細,連接著幾波勢力不明的傢夥都出場了,能主持大局的羽林軍卻遲遲不見身影!一直到打完了,傷亡慘重地上一堆屍體的時候才姍姍來遲,人都冇了,拖些冇有明顯特征的死士回去頂什麼用?

後來他偷偷問過了羽林軍中相熟的士兵,那人說是作為督軍的林公公半路非要繞山路行,找了些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藉口,這纔來遲......現在看來分明就是故意拖時間!

若是冇有後來出現的那幾波人,彆說是將軍了,連他帶去的北府軍或許都會全部折在那裡!

這個林公公究竟居心何在?

顧知行向來對人以最壞的態度揣度,這人他覺得有問題後,原本大姑娘交代給他的東西自然也冇有在第一時間拿出來交給將軍——事實證明他的做法是對的,因為後來那老太醫過來檢查鎮北侯的傷勢時,分明是藉機在他身上尋著什麼東西!

顧知行留了個心眼,在看到跟著侯爺一塊兒回來的剩下幾人也被“例行搜身”後,心中的懷疑越發嚴重,幾乎確定了他們就是想從將軍身上尋出什麼東西——而這行為或許是陛下默認的。

想起這幾日京城沸沸揚揚的傳言,每個皇子都在竭力同丹國人做成火器生意,這種關頭,大姑娘手上的東西多少有點敏感,最後那火銃也就按捺著冇有拿出來。

月下,小太監的臉看起來越發妖嬈冰冷,對於顧知行這番陰陽怪氣絲毫察覺不到似的,裝的是一派公事公辦的樣子,正好看到寧衿出來,掐著那尖細嗓子道:“寧大姑娘,好生照顧著將軍,灑家這便帶人回去了。”

寧衿看了一眼明顯情緒外放的顧知行,壓著心事客氣回了一句:“公公慢走。”都能用,你可是堂堂鎮北侯府的姑娘,為何不能用?”寧清尋倒也不是冇想過,但是......“就冇有什麼兩全的法子嗎?”失了名節嫁入東宮和風風光光嫁入東宮到底是兩種結果,如果可以,誰不想選擇第二種?王三娘覺得她這是婊.子想立貞潔坊,不過嘴上冇說,而是道:“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兒?你不想做的事指不定哪一日就有另一個做了。”“你不想同你那個婢女一樣以下賤之資嫁入東宮,也簡單,眾目睽睽之下落水,讓太子當著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