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7章 他們三兄弟一定還活著

����猍ޒ�𡣁0�2�0�2�0�2�0�2��Ŷ������ůůһ �������dȤ��Ŷ��һ•���0�2�0�2�0�2�0�2���_��������@�პ�㣬һ��Ů��Ҳ�_���䲻���㡣���0�2�0�2�0�2�0�2���b�ǣ���֪�������ϲ�gʲ��ӵ�Ů�����أ����0�2�0�2�0�2�0�2�����ĬƬ������������ֿ��@�ӵ�Ů���ӾͿ����ˡ...林柔柔一聽就笑了,然後聳聳肩膀道:“沒事的,大嫂。”

“我不會,強迫你,出售薄苑的。”

“我會,給你,時間,考慮。”

扔下這句話,林柔柔就徑直上樓了。

林柔柔走了幾步後又停下來,然後轉身看著林暖暖道:“大嫂,你臉色,不太好,還是,早點休息吧?”

“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

“謝謝弟妹。”林暖暖感激地道。

明知道,這個女人不懷好意,說出來的話,半真半假,可她拿這個女人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看著林夢琪的背影,林暖暖再次想到了林柔柔,因為她突然發現,這個背影實在是太像林柔柔了。

於是,她突然開口喚道:“林柔柔——”

聽到林暖暖喚自己的名字,林柔柔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反應過來了,然後扭頭朝樓下望去,努力讓自己很鎮定地對林暖暖道:“大嫂,你在喊誰?”

“誰是,林柔柔?”

林柔柔又故意補充一句。

“對不起,是我看錯了。”林暖暖趕緊解釋道。

“我看你的背影,像極了我姐姐,便情不自禁地喊出口了。”林暖暖補充。.

“大嫂,你有姐姐?”林柔柔又故意問一句,還一臉震驚的樣子。

“我怎麽,從來,沒,聽你,提起過?”林柔柔假裝饒有興趣地問。

“對,我有姐姐的。”林暖暖沮喪地迴答。

“那,她人呢?”林柔柔追問。

林暖暖迴答:“失蹤了。”

“失蹤了?”林柔柔繼續假很震驚。

“對,就是失蹤了。”林暖暖迴答。

“也不知道,她去哪裏了,我一直在找她,也找不到。”林暖暖補充。

“那還是,多派人,去找找吧。”林柔柔迴答。

“需要我,幫忙嗎?大嫂?”林柔柔又假裝關心地問一句。

“不必了。”林暖暖搖了搖頭。

“大嫂,如果,你需要,我幫助,你盡管,開口。”林柔柔接著說。

“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幫你的。”林柔柔再補一句。

不等林暖暖再說話,林柔柔接著說:“大嫂,夜深了,你臉色,也不好,還是,趕緊,洗洗,睡吧?”

“我睡不著。”林暖暖卻一屁股坐到沙發上,表現得更加沮喪了。

“是在,擔心,大哥嗎?”林柔柔又問一句。

雖然,她不太想跟林暖暖說這麽多話,但她覺得,反正這死丫頭馬上就要滾蛋了,再跟她說幾句話也不是不可以。

從此以後,她要看著林暖暖像狗一樣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據說,林暖暖把生父母留給她的財產全部處理,投給了薄氏集團,一百多億投進去,連個水花都沒有看到。

如果林暖暖再從薄苑搬走的話,應該就要露宿街頭了。

然後,她腦補了一下,林暖暖露宿街頭的場景,不由得咧嘴笑了一下。

一個女人,帶著八個孩子露宿街道的話,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爽了。

讓林暖暖這樣生不如死地活著,比讓林暖暖去死可要有趣多了。

她最想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呢,沒想到,居然馬上就要實現了。

“好的,我現在就上樓洗洗睡覺。”林暖暖迴答。

“可是,我真的睡不著呀。”林暖暖接著說,雙手捂著臉,放聲地哽咽起來。

“嗚嗚嗚——”

“嗚嗚嗚——”

“嗚嗚嗚——”

每天在外麵,她不僅不能哭,還要賠著笑臉,這樣真的太痛苦了。

這一刻,她真的好希望林夢琪快點接手薄氏集團,讓她趕緊從薄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上撤離的。

聽著林暖暖哭,林柔柔心裏歡呼雀躍到不行,但她表麵上裝出一副很傷心的樣子,也同樣哽咽著聲音道:“大嫂,其實,我,每天,晚上,也睡不著。”

“步飛哥,失蹤了,快兩年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也不知道,是怎麽迴事。”

“唉。”

林暖暖卻說:“我相信,他們三兄弟一定還活著。”

“一定一定還活著的。”

林柔柔皺了皺眉頭,心想你為什麽斷定他們三個還活著,不是死了嗎?

何況,我想讓他們死,簡直不費吹灰之力的,甚至,他們會死得悄無聲息,如同人間蒸發一般的。

“兩年了,大嫂,你確定,他們,還活著嗎?”林柔柔假裝傷心地問道,甚至還流起了眼淚。

“我確定。”林暖暖肯定地迴答。

不知道為什麽,關於薄少是不是還活著這件事,他真的就很肯定地覺得他一定還活著。

“可我,不敢,確定,步飛哥,還活著。”

“畢竟,他,失蹤,太久,太久了。”林柔柔說這話的時候,就哭了。

跟林暖暖一樣放聲地嗚咽起來:“嗚嗚嗚——”

“嗚嗚嗚——”

“嗚嗚嗚——”

“小平凡,一天天,長大,他居然,連,自己的,親爸,都沒,看過一眼。”

“嗚嗚——”

林柔柔說完這句話後,哭得更厲害了。

“也不知道,步飛哥,現在,是死是活,嗚嗚嗚。”林柔柔繼續哭泣著。

雖然這一刻,她很不想再偽裝自己了,甚至是想親口告訴林暖暖,她就是林柔柔,但是她覺得還是繼續隱瞞為好。

為了她這來之不易的榮華富貴,她是林柔柔這件事情,要永永遠遠隱瞞下去的。

不能為了一時的痛快,而斷送了她才纔得到手的一切。

葉阿姨真的是再三叮囑她,一定要謹慎,畢竟她現在樹大招風。

葉阿姨讓她一定要低調,還要少接受媒體采訪,總之就是要少暴露在公眾視野裏。

葉阿姨對她是真的好,她能得到今天的一切,與葉阿姨的幫助脫不了幹係的。

所以,她一定要好好聽葉阿姨的話,千萬不可以得瑟,要好好地穩住。

於是,林柔柔繼續傷心地嗚咽著:“自從,步飛哥,失蹤之後,我也是,每天,晚上,都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的。”

林暖暖趕緊說:“我也是。”

“我每天都必須服用安眠藥才能睡著的。”

“那,大嫂,你還是,趕緊,去睡吧?”林柔柔假裝好心地道。林康康這話後,隻好向薄海天求救。薄海天與白雪對視幾秒後,對薄見琛和林暖暖說:“好了好了,小琛,小暖,小雪也不是故意的,你們就放過她吧”白雪連忙說:“見琛哥哥,暖暖姐,要不這樣,由我負責縫製好吧?”“不必了!”林暖暖立馬拒絕道。“我自己縫製就好了。”林暖暖扔下這句話便轉身迴了房。薄見琛和四胞胎也跟了進去。一進去,林安安就開始抱怨了:“媽咪,安安看那個白雪阿姨就是故意踩壞媽咪婚紗的。”“她就是嫉妒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