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接下來怎麽辦

的話那麽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玫瑰一下子就愣住了,她找張帆來給自己看看什麽時候能夠生孩子,張帆卻說他馬上要不久於人世了。杜倩倩和劉怡寶更是嚇得小臉慘白,拉著張帆的胳膊晃悠著,讓他趕快給玫瑰姐姐想想辦法。張帆慢慢悠悠的又開始歸迴到正題了,“想要孩子嘛,我隻能告訴你在最近的十年裏邊是不太可能了。”啊!這話說的未免也太絕了吧。“我今年已經二十六七了,如果十年之內都要不上孩子的話那還能生得了嗎?這個意思...當張帆和宋依依的手輕輕的握在一起的時候,王家樂和沈無極都緊張的看著張帆。

雖然在他們兩個的心裏張帆那是神一般的存在,和他們年齡差不多,可是人家的修為遠在他們兩個之上,雖然都是童子功,但是師父不一樣,王家樂還有沈無極的爸爸怎麽能跟李大道相提並論。

即便是如此,他們兩個還是把心給懸起來。

逆天改命非同小可,就算是張帆的修為高,也經不起宋依依這樣的孤星入命人的掠奪。

說到底像宋依依這樣命苦的人那就是陰氣太深,張帆要用自己的陽氣給她彌補。

彌補成什麽樣才行呢,這個問題誰也不敢說,或許把自己的命搭上去都未必能夠彌補得了。

張帆可以感受得到自己的身體裏麵有一股熱流在緩緩的輸入宋依依的身體,他的心頭一片坦然。

就算是把命搭上去也無所謂,來到這個城市,和宋依依經曆了生死,他把宋依依當成自己最親最愛的人,如果不能在一起的話那麽人生就毫無意義。

雖然張帆從來都沒有跟宋依依說過什麽曖昧的話,就像網上的那些男人表白一樣,我愛你呀沒有你我會死之類的,但是張帆會用實際行動告訴你,我愛你。

張帆沒有告訴宋依依實話,他隻是說李大道的那個玉墜具有通天的法力,今天就要看這個玉墜的了。

宋依依並不知道張帆要用自己的命去給她改命,想著宋依依剛才漫不經心的和王家樂聊天兒的時候張帆還想笑,這個臭丫頭,還以為李大道的玉墜可以把她的命格給改變,說是等到她醒了之後兩個人就舉行婚禮,不要什麽大排場,就讓張帆帶著他去遊山玩水,就當是度蜜月。

王家樂和哄著她說他們去度蜜月王家樂會全程資助,因為他們家在外地也有很多酒店。

宋依依聽了馬上跟王家樂要求他一定要總統套房。

王家樂滿口答應。

可是慢慢的張帆有點兒笑不出來了,因為他感覺得到自己身體裏麵的熱力越來越少,宋依依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怎麽都填不滿。

不會是這樣的。

張帆昨天晚上還特意用宋依依的生辰八字算了一下,宋依依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孤苦命格,可是有李大道的那個玉墜加持,怎麽也得幫張帆一臂之力吧。

但宋依依的身體出乎張帆的預料。

王家樂和沈無極看著張帆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勸他趕快收手。

到這個時候張帆是不會收手的,那就把自己的命給宋依依好了。

隻要是宋依依能夠改的命格,一定是大富大貴的人生,這個小妮子張帆難道還不瞭解嗎,一心想要等畢業之後賺了錢和他的奶奶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衣食無憂怎麽夠呢,張帆要讓宋依依過上她想要的那種大富大貴的生活。

或許我不能陪你到最後,但是我可以給你最好的。

張帆的耳旁充斥著王家樂的吼聲。

王家樂到最後都急哭了。

他眼睜睜的看著張帆的臉已經變得比白紙還要白,不知從什麽時候張帆的眼角還有嘴角開始往外流血,他馬上就要七竅流血而死了!

最後沈無極實在是忍不住了,拿著隨身帶的桃木劍硬生生的把張帆和宋依依給分開了!

張帆噌噌噌的往後麵退了幾步,一口鮮血噴出來,直挺挺的就躺下去,王家樂一個箭步衝過去扶住的張帆,可是怎麽喊張帆都是閉著眼睛的,王家樂帶著哭腔吼沈無極,趕快救救張帆!

沈無極束手無策。

這種情況下該怎麽救?

再看躺在那裏的宋依依,睡的那叫一個香。

張帆給她喝了有安定成分的飲料,她估計要睡到明天了。

沈無極隻能先給宋依依診了一下脈,宋依依的身體好的不能再好了,脈搏跳得強勁有力,臉蛋也呈現出來一種紅嫩嫩的感覺。

張帆幾乎要把自己這麽多年的修為全部都補貼給宋依依了,宋依依要是不強壯那纔怪呢。

既然宋依依沒什麽事那就先讓她一個人在這,沈無極和王家樂匆匆忙忙的帶著張帆迴到了車。

王家樂一遇到事就沒得主意,抹著眼淚一邊問沈無極該怎麽辦。

還能怎麽辦,先給醫院那邊的吳倩倩打電話,看李大道出院了沒。

畢竟是張帆的師傅,不會見死不救吧,就害怕李大道知道了師娘在什麽地方已經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醫院。

吳倩倩接了電話之後告訴沈無極,李大道在昨天就已經離開了醫院,本來是帶著吳倩倩一塊去找師娘,可是到了半路之後李大道又吐血,現在找了一個小醫院,她都不知道這個小縣城叫什麽名字。

沈無極隻能安慰了吳倩倩幾句讓她保重,就讓王家樂趕快開車,迴去找他老爸。

王家樂一個油門踩下去車子像閃電一般就衝了出去。

在沈天浩的家裏,他皺著眉頭看著躺在床上的張帆。

這小子的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逆天改命,別說是像沈天浩這樣的老前輩不敢輕易的去給人逆天改命,就算是李大道那種又有本事又張狂的人也未必敢。

他掂量了一下手裏麵的那個玉吊墜,就算是有這個也不行啊,要不是有這個玉吊墜的話張帆估計在他家的時候就已經掛掉了,還能讓沈無極把他抬到這裏來。

沈無極和王家樂在旁邊求著沈天浩,讓他無論如何救救張帆。

沈天浩白了這兩個人一眼,還用你們說嗎,要是能救的話難道我不救嗎,暫時先把家裏麵那些名貴的藥材拿一些過來。

沈無極趕忙去的庫房,他一會兒就把什麽千年人參何首烏大大小小的拿來了好多盒子。

沈天浩也不小氣,畢竟救人最重要,名貴的藥材它是有很多,但是像張帆這種情況還要配合靈力才行,他的靈力和李大道比起來那可是差遠了,能試一試了。

最名貴的藥材每樣弄一點兒製成一個藥丸放在了張帆的鼻子下麵,向張帆現在這種情況估計也是吃不了的,然後沈天浩用一個鋒利的小刀割破了自己的中指……

他轉過頭看著沈無極還有王家樂,“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麽,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個老闆娘不知道什麽時候居然站在了桌子旁邊笑容可掬的看著他們這一桌子。老頭被嘴裏麵的菜給噎著劇烈的咳嗽起來。張帆看老頭的狼狽樣心裏麵就覺得好笑,沒把你噎死就已經算是不錯了,誰讓你在背後說人家的壞話呢。賽西施趕忙招呼服務員又給他們的桌子上了一杯熱茶,還讓服務員替老頭順順氣兒呢,這家的服務真是沒得說了。杜倩倩和劉怡寶笑著答應下來,如果以後還來這裏玩的話肯定會再次光顧。老闆娘特別的大方熱情,給他們打了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