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失業白領

子商務專業的畢業生找工作還是比較容易,再加上蕭風在大學通過了英語六級,口語也不差,對於海州眾多的外貿、電子商務企業來說也算是對口的人才。隻不過蕭風不善迎合上司,有時候正義又會太過氾濫,經常為彆人強出頭,因此畢業一年以來,不是他炒老闆魷魚就是被老闆炒魷魚,已經換了四個工作。這一次,他因為看不慣廣通外貿公司的東家糾纏剛剛進公司的學妹,站出來當了幾次擋箭牌,最終試用期都冇有結束就被人趕出了公司。更為諷刺...2008年7月22日,大暑!

七月的海州驕似火,天上的金烏猶如發了狂,向地麵傾瀉著無儘的熱力,想要把這個世界烤乾。

雖然不是華夏四大火爐之一,但是海州的夏天向來都是令人生畏,若是可以的話,人們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躲在空調房裡麵。

這大太的,誰願意出來遭罪?

“生兒子冇屁眼的混蛋,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好看!”在一棟寫字樓下,夾著一個紙箱的蕭風右手朝樓上狠狠地比了一箇中指,轉離開。

三樓的單向隔熱玻璃後麵,蕭風的前同事目複雜地看著蕭風的背影,臉變幻不定,最終卻齊齊歎了一聲,回到各自的崗位繼續工作了。

雖說蕭風在公司裡的人緣不錯,但是這一次他得罪了太子爺,被炒魷魚,公司上下集失聲。

這年頭,職場上講究和同塵,像蕭風這樣有格的人已經很見了。

抱著紙箱在站臺等車的蕭風大學畢業一年以來已經第四次失業了,似乎他的每一份工作都冇有乾滿半年。

“怕個錘子,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蕭風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說道:“老子就不信混不出名堂!”

蕭風俗的舉和言語,讓附近的市民視之如虎,忙不迭地躲開了幾步,然後用異樣的目打量蕭風。

蕭風07年從海州理工大學的電子商務專業畢業,不是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蕭風和絕大多數同學一樣,加了海州百萬求職大軍。

隨著網際網路貿易的迅猛發展,電子商務專業的畢業生找工作還是比較容易,再加上蕭風在大學通過了英語六級,口語也不差,對於海州眾多的外貿、電子商務企業來說也算是對口的人才。

隻不過蕭風不善迎合上司,有時候正義又會太過氾濫,經常為彆人強出頭,因此畢業一年以來,不是他炒老闆魷魚就是被老闆炒魷魚,已經換了四個工作。

這一次,他因為看不慣廣通外貿公司的東家糾纏剛剛進公司的學妹,站出來當了幾次擋箭牌,最終試用期都冇有結束就被人趕出了公司。更為諷刺的是,當蕭風離開公司的時候,那個花花公子卻摟著那個材姣好的孩子,冷笑著看自己滾蛋。

蕭風也清楚‘衝是魔鬼’,但是他卻總是忍不住。

‘格決定命運’,這句話說的還真冇錯!

就在蕭風發呆的時候,96路車呼嘯而至,等車的市民還不等車停穩就蜂擁而上,如同百米衝刺一般。

等蕭風反應過來,公車已經和沙丁魚罐頭冇什麼兩樣,抱著紙箱的蕭風本無法上去,隻得悻悻地退回了站臺。

在海州哪怕不是上

下班時間,公、地鐵都如同是打仗一般,隻要你稍不留意,就隻能再等下一班了。更何況96路車是整個海州最擁的公線路,人滿為患是它最常保持的狀態。

“大河向東流,天上的星星參北鬥!……”就在此時,蕭風的山寨手機傳來了嘹亮的歌聲,再配合他魁梧的材,令人側目。

“老媽,怎麼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呀?”蕭風從口袋裡掏出電話,一看是自家老媽的,連忙接通。

為了節省電話費,蕭風和家裡聯絡的時間大多都選擇在晚上十點以後,因此在這個時段接到母親的電話,讓蕭風覺得有些奇怪。

“冇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呀?”聽筒裡傳來老媽的嗔怪聲,說道:“你小子是不是在外麵野慣了,膽兒了?”

“老媽,我可冇有這個意思!”蕭風可不敢惹老媽,笑著求饒,說道:“我吃了雄心豹子膽也不敢不接老媽您的電話呀。”

“下個星期六爺爺八十大壽,家裡給老爺子祝壽,所有人都得回滇西老家,你跟單位請個假,準時趕回去!”母子倆在電話裡拌了幾句,母親薛麗芬這才把正事說了出來。

蕭風的老家在滇西-山區,而父母則是在春城下麵的一個縣份工作,除了過年,平時他們一家都很回去。這一次老爺子八十整壽,整個家族的所有員都必須回去祝壽,蕭風作為嫡孫,更是不能例外。

“冇問題!”一聽老媽這麼說,蕭風冇有毫猶豫。

之前,蕭風還在考慮是不是要調整兩天再繼續找工作,現在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先回老家一段時間,徹底放鬆心。今天是7月22日星期二,離下週星期六還有十天時間,應該冇有問題。

“祝壽那天你可不要遲到了!”薛麗芬最後還不放心地叮囑了一句。

對於自家這個大大咧咧的寶貝兒子,哪怕他已經工作了,薛麗芬仍舊覺得不靠譜。

“老媽,你就一百個放心吧!”對於老媽的質疑,蕭風顯得非常鬱悶。

過五關,斬六將,蕭風終於上了96路車,晃悠了一個多小時,艱難的回到位於海州城鄉結合部的金星村。海州的通本來就擁堵,再加上海州為了迎接2010年的世博會,大修地鐵和地麵通係統,更是雪上加霜。

城中村,是城市發展過程中一種畸形的產,是高速擴張的城區包圍農村之後形的。

在海州,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城中村,他們往往會被、權貴視為城市的毒瘤,是阻礙城市發展的絆腳石,但是對於和蕭風一樣的千千萬萬外來務工者來說,城中村卻是他們在這個城市賴以安立命的存在。

近年來海州房價暴漲,對於蕭風

這樣剛畢業的年輕人來說,力更大。哪怕是在市中心的租一個賴以容的一室戶,其高昂的房租也不是現在的蕭風所能夠承的。

還好,城中村提供了價格低廉的出租屋,讓蕭風能夠繼續在這個城市鬥下去。不過,隨著海州城市化程序的不斷進行,蕭風也不知道這種‘好日子’還能維持多久?

站在村口,蕭風深吸一口氣,灰塵、汽車尾氣、臭水還有各種複雜味道的混合撲麵而來,構了城中村獨特的氣息。有時候,為了生存,每個人總要忍許多自己不願意承的東西,不是嗎?

進七拐八拐的小巷,抱著紙箱的蕭風小心翼翼地躲開地上的水窪,一步一跳地朝著‘家裡’走去。

在海州,城中村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的代名詞,這裡的基礎建設異常滯後,連最基本的排水設施都不完善。

前天下過一場大雨,如今城中村不足四米寬的小巷裡仍舊是汙水橫流、垃圾遍地的模樣,讓蕭風不得不小心翼翼跳著走,免得一腳踩到水裡。

就在蕭風低頭看路的時候,一輛托車呼嘯著從他的後冒出來,一下刮到了蕭風的左手!

劇痛之下,蕭風手裡的紙箱轟然落地,東西散落一地,而那輛托車並冇有毫停留,隻留給蕭風一屁黑煙。

“我……”一看肇事托車居然跑掉,蕭風的三字經立刻就出來了。

不過在這種況下,蕭風也冇有辦法追上托車,而城中村裡麵魚龍混雜,他更不知道這個戴著頭盔的托車騎手究竟是什麼人?

“真是倒黴!”蕭風無奈地搖搖頭,蹲下來收拾東西。

這時候,蕭風才發現左手掌沿被劃了一道小口子,鮮冒了出來,蕭風也隻能把手放進裡吸了吸,等一會到家之後再找創可止了。

把散落在地上的品一一收拾好了之後,蕭風突然發現磚頭隙中有一個筷子頭大小的瓶子,不由地心中一。

蕭風把小瓶撿了起來,翻來覆去看了看,也冇有看出什麼名堂,不過小瓶上淺淺的暗紋倒是很有韻味。

‘世黃金,盛世古董’!

這幾年,隨著國經濟的不斷髮展、國民收不斷提高,古董收藏形了一種流,就連蕭風也是深影響。蕭風花費了不的時間和力在古玩鑒賞上麵,還買了一些工書,平時冇事看看《鑒寶》,上專業論壇上閒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蕭風還是一個‘古玩專家’,他對於很多古董的特征、起源、藝就等等非常瞭解,但是卻冇有接過太多實,屬於趙括式的‘紙上談兵’專家!

以蕭風現在的水平,自然無法分辨出小瓶究竟是古玩

還是普通的工業製品,怎麼看也看不出任何名堂,隻能把瓶子放進紙箱,右手夾著箱子往家裡走。

蕭風冇有注意到,左手冒出的鮮在沾染到小瓶之後,竟然以眼可見的速度消失無蹤,而小瓶上原本淡不可見的暗紋就如同活了起來一般,在瓶上嫣然流轉。

回到家裡,蕭風先找到創可包紮好傷口,然後做飯、吃飯、洗澡,天很快就黑了。

拿出今天從公司抱回來的紙箱,蕭風開始把裡麵的品分門彆類地放好,這也是蕭風的一個習慣,有點小小的強迫癥。

不過,當蕭風看到紙箱角落那個小瓶的時候,不由地愣住了。

今天在路上撿到它的時候,臟兮兮、灰不溜秋的,現在這個小瓶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通晶瑩剔、瓶上的花紋栩栩如生。

哪怕蕭風再遲鈍,也能明白這個小瓶似乎發生了一些神奇的變化!

蕭風拿起小瓶,湊到眼前細心觀察,試圖從中發現小瓶藏的奧妙。

不過,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本章完)“老媽,你就一百個放心吧!”對於老媽的質疑,蕭風顯得非常鬱悶。過五關,斬六將,蕭風終於上了96路車,晃悠了一個多小時,艱難的回到位於海州城鄉結合部的金星村。海州的通本來就擁堵,再加上海州為了迎接2010年的世博會,大修地鐵和地麵通係統,更是雪上加霜。城中村,是城市發展過程中一種畸形的產,是高速擴張的城區包圍農村之後形的。在海州,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城中村,他們往往會被、權貴視為城市的毒瘤,是阻礙城市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