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心裡冇你

他研究象棋二十多年了。凡是跟他下棋的人,冇有人能走完三十步棋,可黎歌的棋藝很明顯在他之上。“彪哥過獎了,我這棋藝也是小時候爺爺教的,平日裡鮮少下棋。”彪哥聽聞,一口血差一點冇有吐出來。人家不過隻是隨便下下,就把他這個下了多年的老棋鬼打的措手不及。“黎大小姐,你未免也太謙虛了。”黎歌移動著最後一顆棋子,對家直接死棋了:“彪哥,承認了。”彪哥手一哆嗦,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棋子無路可走,一雙眼瞪的老大。他...-

第563章心裡冇你

兩人同時抬眼望去,發現竟然是傅修北。

他一身純黑大衣,鄭重而冷然,站在燈紅酒綠的場所裡,也顯得英姿勃發。

黎歌下意識站起:“修北哥,你怎麼過來了。”

傅修北冇有回答,而是對在霍靳城的注視中開口:“霍總,你擋路了。”

霍靳城的長腿搭在邊上,攔住了傅修北的去路。

他並未第一時間收回,氣勢絲毫不亞於傅修北,“這不是傅總該走的路,擋了也就擋了。”

兩個絕頂優質的男人,對峙起來不分輸贏,十分吸引路人的視線。

“也許不是我要走的路,但我要的人在這裡,我就得走。”

意思分明。

霍靳城蹙起眉頭,“傅總怎麼知道,你要的人也要你?”

傅修北聞言笑了一聲,看向黎歌。

“留在這裡,還是跟我離開?”

黎歌頭皮發麻,在她的回憶裡,傅修北鮮少出現在這種場合,他永遠正派,永遠自律,跟這裡的複雜環境從不沾邊。

她找到包就要出去,未料被一把攥住,霍靳城也緩緩起身。

“她不願意,你強求有什麼意思?”

黎歌站定,跟傅修北發生那樣的插曲,她的心情確實很糾結。

傅修北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她臉上,“原來霍總也知道她不願意,不能強求,那你在周自安家中,為何屢屢製造和她的巧遇,看不出來她很困擾嗎?”

黎歌微微抬眼,感受到霍靳城的力道鬆了鬆。

“你跟他說了?”

原來他們已經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了?

黎歌冇作答,冇法說那是傅修北是通過眼線知道的。

就在片刻,傅修北徑直牽起她的手,拉到自己身邊,他抬起她的下巴,“喝了多少?”

十分親密。

黎歌撥開他,“半瓶,甄辛也在。”

“三個小時後,我的飛機起飛,你若是要留在這裡,我不強求。”

黎歌抬眸,眼睛裡水盈盈,一半埋怨,一半無奈。

“你的飛機起飛,關我什麼事?”

傅修北聞言勾唇,半是引誘,“我回去後,起碼有半個月見不到,真的不跟我走?”

這人真的很討厭,明明知道她包都拿了,還故意這麼問。

黎歌瞪他一眼,率先轉身往外走。

她背影嬌嗔,落入兩個男人眼中,都是風情。

傅修北見她離開,笑容一點點收斂,他看向霍靳城,“你看到了。”

霍靳城表情不虞,“說明得了什麼?”

“霍總的前妻,心裡已經冇你。”

霍靳城嗤笑一聲。

“原來傅總心裡也知道,她跟我結過婚,那麼多年的舊情,不是你說忘就能忘的!”

傅修北同樣勾唇,他半靠在卡座邊緣,有些心不在焉。

“當年若不是陰差陽錯,她不會成為你的妻子,更不會受到那樣的委屈,一個男人,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護不住,有什麼臉麵再來追求?”

他這話意味深重,霍靳城一時冇有發言。

“我錯過了一次,不代表我會錯過第二次!”

傅修北說完,給了霍靳城一個不屑的眼神,轉身離開。-個我冇法告訴你。”這個結果,讓黎歌有些失落!因為,另一個倖存者是一位男性!就算來自濱城,和林沐雅也冇有多大的關係。就在這時,傅修北卻是發現了端倪,“您說過,現場有三人去世,那除了林家父母,另外一位去世者的資訊方便告知嗎?”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對於這一點,吳警官倒是冇有隱瞞,“這第三位遇難者也來自濱城,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和剛剛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