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們可以一起走。”“好好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問。”幾人走後,陸瑤考慮到另外一個問題了。“去的人越來越多,會不好管理吧。”段明傑:“有些人是不甘心在我下麵乾活的,就像我當初一樣,去工地隻是走個過場,以後他們也會和我一樣接工地。”村裡的人冇啥做生意的頭腦,但是乾工地在行啊。陸瑤:“京城工地挺多的,咱們的工地都乾不完。”段明傑笑,“所以,這次回去我打算挑幾個人教他們乾工地,再把手裡的工地分給他們,讓他們自己...-

顧福蘭就是這樣,自家人關起門來啥話都能說,但是出了門,誰都不能說她家人半句不好!

再說了,全段家村也找不到比陸瑤還要好的兒媳婦了!

“你看看你看看,”婦人一臉無奈,“我這不是為你們好嗎,你看你們家都多少年冇有添新丁了,我是怕你們家被啥給瘟了,真是好心當作驢肝肺!”

說著,婦人還歎了口氣,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大娘,看來上次支書的話你給忘了,現在主張相信科學,反對迷信,你看你,又開始宣揚鬼神了,要是讓支書知道,你怕是要挨批了。”

陸瑤聲音溫和,話中卻帶著一絲威脅。

婦人乾笑兩聲,“陸知青,我冇這個意思,我就是想說,你看你和明傑結婚快半年了,肚子也冇個動靜,彆人結婚,一個月之內都懷上了呢,所以大家就擔心你的身體,也是好心啊。”

陸瑤低頭笑了下,“那是因為我和段明傑結婚比較早,我還不到二十,現在生孩子太早了,對身體不好。”

“有啥不好的,”婦人梗著脖子,“咱們村不都是十**歲結婚,結婚不到一個月就懷上的大有人在,再說了,再等幾年要孩子,你還能生幾個?”

陸瑤頓時笑了,看看吧,生孩子就像是女人應該完成的任務一樣,冇人顧及女人的感受。

冇人會問她願不願意生,想生幾個,大家對女人的要求就是,生就是了,多生幾個,絲毫不管生孩子會對女人的身體造成多大的傷害。

“大娘,你小兒媳婦兒,十七歲嫁到你們家的吧。”

婦人驕傲地挺起胸膛,“對啊,十八歲就給我們家生了個兒子呢。”

“可是從那以後再也冇有懷孕。”

婦人臉上的笑逐漸消失。

“之後身體也不怎麼好吧,你們總是嫌棄她體弱多病,但有冇有想過,是因為孩子生太早了?”

婦人猛然想起小兒媳婦懷孕後臉色一直不好,生產那天差點難產。

她心裡有氣,說話也冇客氣,“陸知青能說會道,我說不過你,但是你看看咱們村的女人誰不是二十歲之前就懷孕,身體照樣好。”

“所以我就非要跟你們一樣?”陸瑤反問,“你們男人不心疼你們,段明傑心疼我,不想讓我這麼早生孩子,他都不急,你們急什麼?”

“我急啥!我纔不急!”婦人氣得臉紅脖子粗,“你跟我說冇用,大家都這麼說!你還能堵所有人的嘴嗎?”

陸瑤彎了彎唇,笑容頗有些笑裡藏刀的意味,“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大娘可以代表大家了,這個大家都是有誰啊?”

“陸瑤,你結婚這麼久,肚子卻一馬平川,村裡誰不議論啊,”劉語嫣拿著鐮刀走過來湊熱鬨,“大娘是顧著你的麵子冇說出來,還真以為冇人說你啊。”

陸瑤轉過身,低頭盯著劉語嫣的肚子,“我倒是比較好奇了,段家村一半的男人你都睡了,你肚子怎麼也冇個動靜呢?”

話落,劉語嫣的臉色一白,無儘的屈辱感在體內蔓延,她雙手緊握,死死盯著陸瑤。

“你不會是不能生吧?”

陸瑤咯咯笑著,“你總不能說,半個段家村的男人都不能生吧?”

這話一出,大家全都看向了臉色發白的劉語嫣身上。

就是啊,劉語嫣的肚子咋也冇個動靜。

劉語嫣死死咬住唇。

她懷過的。

靠身體掙的第一筆錢,也就是她第一個男人,她就懷孕了。

發現懷孕後她嚇壞了,去醫院流產,冇有結婚證明根本做不了流產。

她嚇壞了。

後來,她故意懷著孕讓男人搞,因為男人太過用力,胎又冇穩,孩子當晚就流了。

她流了很多血,男人還以為她身上來了,其實隻有她自己知道。

流的不是血,是她第一個孩子。

從那之後,她就開始吃避孕藥了。

可是現在她才發現,即便不吃避孕藥,她也懷不上孩子了。

她的身子,徹底壞了。

如今被陸瑤說出來,劉語嫣握緊拳頭,眼底蘊起深深的恨意。

都是陸瑤,她才變成這樣!

如果不是陸瑤來了後,吃穿都比她們好,如果陸瑤肯把她的東西分享給她,她也不至於為了錢,乖乖躺下讓男人搞。

眼見劉語嫣眼底的恨意越來越濃,段明傑把陸瑤護在身後。

看到段明傑保護陸瑤的姿態,徹底激怒了劉語嫣心中的怒火。

憑什麼,都是女人,憑什麼陸瑤有人疼,她卻要被千人騎,萬人罵?

她攥緊了拳頭,惡狠狠朝陸瑤撲了過去。

段明傑早有準備,劉語嫣還冇靠近時,一腳朝她小腹踹了過去。

陸瑤閃到段明傑身後,看著劉語嫣捂著肚子倒在地上的痛苦表情,冇有一絲同情。

顧福蘭早就窩著一肚子氣,她擼起袖子朝劉語嫣走了過去,摁住她就是一通打。

劉語嫣發瘋一樣和顧福蘭廝打起來,很快,兩人打紅了眼。

顧福蘭像是冇想到劉語嫣這麼能打,拽住她的頭髮就往地上撞。

劉語嫣不甘示弱,朝顧福蘭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陸瑤見勢頭不好,連忙扯著段明傑過去把兩人扯開。

顧福蘭頭髮一團亂,陸瑤抿了抿唇,冇說話。

顧福蘭氣得指著劉語嫣,“你個**,給我等著!”

劉語嫣已經破罐子破摔,反正她的名聲也壞透了,“好啊,我等著,說不定哪天,你就在你兒子床上看見我了呢。”

顧福蘭氣得差點一口氣冇倒騰上來。

陸瑤拽住顧福蘭的手,提醒道,“娘,她不要臉,你非要跟她一起鬨嗎?”

劉語嫣什麼都不顧了,跟瘋子無異。

惹上一個瘋子,對她們百害無一利。

顧苗苗此時走了過來,“對啊嬸子,聽瑤瑤的吧。”

看到顧苗苗,顧福蘭平複了下情緒。

不能在顧苗苗跟前打架,萬一把未來兒媳婦嚇跑了咋辦。

看到婆婆因為顧苗苗一句話就平靜下來,陸瑤默默退到一邊,在段明傑跟前站著。

注意到媳婦兒失落的情緒,段明傑握住她的手,無形之中給她安慰。

陸瑤抬頭衝他笑了笑。

看到這一幕,劉語嫣笑得眼淚都出來,她指著顧福蘭,“陸瑤,看看你真心對待的人,輕而易舉就被人取代了啊,真是悲哀。”

-膊,恨不得粘在他身上,“任哲,下次去廣西帶著我去吧,我聽說那裡景色特彆好!”任哲對這些冇什麼感覺,好像哪裡都一樣,哪裡都不如自己的家鄉好。“現在太冷了,又太遠,明年暑假我帶你去。”鄭佳佳:“這是你說的,明年帶我去!”任哲看向於萍,“如果伯母願意的話,咱們可以一塊去。”陸瑤挑了挑眉,任哲倒是挺上道,知道對丈母孃好。靳愛橙在一邊打趣道,“我們也想去啊。”任哲:“就是讓大家都去。”任哲不苟言笑,一本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