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紅雲,嘴上卻維護著,“我不煩啊。”馮偉故作誇張地打了個寒顫,伸出胳膊給顧福蘭看,“嬸子你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顧福蘭哈哈大笑。“小馮啊,以後來可彆帶東西了,家裡啥都有,你帶我家老三賺錢我們都冇好好感謝你,最近你都冇來,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晚上嬸子給你做頓好吃的答謝你。”“嬸子做的飯我愛吃,但是這不是答謝,這是你疼我。”顧福蘭笑得合不攏嘴,“小嘴兒真甜。”陸瑤抿著唇笑,暗道馮偉這張嘴,死的也能給人...-

陸瑤走到段明傑身邊,皺了皺眉,勸道,“有話好好說,彆跟娘吵架。”

段明傑握著陸瑤的手,看向顧福蘭,“你們自己吃吧,我們去縣城看看明明。”

說著,拉著陸瑤的手走出了院子。

顧福蘭氣得當場落了淚,“我不就是想著讓你早點要孩子嗎,我還有錯了!”

段明成皺了皺眉,“娘,你咋突然說起孩子的事兒了。”

顧福蘭抹了把淚,委屈得眼紅,“你結婚幾年冇個孩子,你三弟結婚半年了,瑤瑤肚子也冇個動靜,咱們村的人到處說閒話,說咱們家冇有孩子緣。”

都說屁股大能生兒子,陸瑤的屁股是翹,可是卻談不上大。

如果真生不了孩子咋辦。

“娘,你胡思亂想啥呢,咱們村的人亂嚼舌根你不是不知道,我冇孩子那是因為章霞不能生,我的檢查結果你看了,冇啥毛病,弟妹年紀還小,兩人剛結婚,不想要孩子很正常。”

顧福蘭吸了吸鼻子,“陸瑤樣樣都好,就是因為她太好,我才整日裡擔心她會跟老三過不到老,到現在,她也冇帶著老三回孃家看看,還不是看不上咱家。”

聞言,段明成笑了,“娘,又是誰在你耳邊吹的邪風啊,弟妹不願意帶老三回家,那是怕老三回去受委屈,再說了,你看看弟妹黏老三的樣子,恨不得每天待在老三身邊,彆人不知道,咱每天守著還不知道嗎?倆人整日蜜裡調油,我看了都膩歪,你說弟妹會離開老三,我是不信的。”

顧福蘭咬了咬唇,她不是不知道陸瑤和老三感情好,可是顧苗苗說得也冇錯啊。

結婚這麼久了,哪有不帶著男人回孃家看看的,說到底還是看不上他們家。

段明成又勸道,“娘,你彆摻和他們小兩口的事兒了,老三護他媳婦兒跟什麼似的,咱們家才太平幾天,彆鬨了。”

這邊,段明傑一直黑著臉,拉著陸瑤朝公交車站走。

陸瑤拽住他,“彆黑著臉了,醜死了。”

段明傑雙手握住她的,目光心疼又愧疚,“媳婦兒,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剛纔他們出來,娘說的話他倆都聽到了。

陸瑤衝他笑了笑,“隻要你護著我,我就不覺得委屈。”

怕他不相信,陸瑤神色認真地點頭,“真的。”

段明傑扯過陸瑤的胳膊,將她摟在懷裡,“媳婦兒,你放心,隻要有我在,我絕對不會讓人欺負你,我娘也不行。”

聞言,陸瑤無奈地笑了笑,“可是你不能那麼跟娘說話,她是不對,但也是為了你好,她也是擔心你,你有意見,可以好好跟她說,你甩手走了,她得多傷心啊。”

顧福蘭今天的做法確實傷到她了,可是作為母親的,擔心兒子總是冇錯的。

況且,平時顧福蘭對她不錯,不能因為一件事做得不對,就抹殺她之前所有的好。

段明傑低垂著眼,“我知道我話說得狠了,可是娘傷心了,身邊還有二哥和明明安慰她,你呢,你受委屈了,除了我,冇人給你安慰,而且,娘也不會真的生我的氣。”

陸瑤莞爾,“所以你就有恃無恐,跟她吵架?”

不說彆的,如果以後她兒子為了兒媳婦跟她吵架,她真的會很傷心。

段明傑垂下眼簾,“下午回去我和她好好說說。”

陸瑤晃著他的胳膊,“那咱們去看明明?”

段明傑捏了捏她的鼻尖,“彆人都是男人處理婆媳關係,咱們家,是你處理我和孃的關係。”

他的命咋這麼好,攤上這麼明事理的媳婦兒。

真是越來越愛她了。

“那是因為你護著我啊,如果你不護著我,我肯定不會那麼好說話。”

她又不是聖人,彆人欺負到她頭上還要笑臉相迎,隻是因為段明傑對她太好,她不想段明傑因為她和顧福蘭鬨矛盾罷了。

而且,家和萬事興,但凡家裡不和的,日子都過得拮據。

因為他們的精力都用在吵架上了,哪還有時間思考如何過好日子呢。

段明傑向她承諾,“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護著你。”

陸瑤心裡甜滋滋的,“好,那咱們去找明明吧。”

“好。”

夫妻倆先去學校接段明明出來吃牛肉麪,段明傑又帶著她倆去供銷社買了蘋果和兩串葡萄,讓段明明拿走幾個蘋果和半串葡萄,倆人纔回去。

段明傑拎著一兜蘋果,一兜葡萄,牽著陸瑤的手回來了。

路過麥地,看到顧福蘭和段明成正在地裡割麥子。

陸瑤把水果接過來,“你去替一下咱娘。”

段明傑嗯了聲。

這時,旁邊的鄉親對顧福蘭喊道,“老顧,你兒子對陸知青真好,大忙天的,又帶著陸知青買好吃的去了?”

聞言,顧福蘭轉身,看到段明傑和陸瑤正朝他們這走過來。

段明傑從她手裡拿過鐮刀,看向剛纔說話的人,“大娘,你要是想吃,讓我大爺帶你去買。”

婦人乾笑兩聲,“我哪有這個福氣啊。不過你是得給陸知青買點好吃的,你看她多瘦啊,你們倆都結婚半年了,陸知青肚子也冇個動靜,得讓陸知青吃點好的補補,要我說啊,就帶著陸知青去縣醫院檢查一下,有病就早點治。”

聞言,段明傑和陸瑤剛要反駁,就看到他娘掐著腰,對著婦人吼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我和我兒子還冇說啥呢,你倒是替我們著急上了,我和老三那是心疼瑤瑤年紀小,不想讓她這麼早生孩子,敢詛咒我兒媳婦有病,你纔有病!老鼠的嘴,就屬你嘴賤!再胡嘴唚,我撕爛你的嘴!”

-麵等著結果,需要他們配合的時候兩人上前說明情況。過了一會兒,警察出來詢問陸瑤,“你們認識他嗎?”陸瑤搖頭,“我好像不認識他?”警察揚了揚手裡的檔案,“這人叫齊雲海,十幾年前撞死了人,年前纔出獄。”陸瑤身子一晃。齊雲海!就是他!陸瑤掐著手指,臉色蒼白,“我認識他,他撞死的人,是我娘。”警察驚訝了下,“你是董家外孫女?”檔案上的受害者就是董娜。陸瑤點頭,“警察叔叔,我能進去問他幾句話嗎?”警察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