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得她的語氣和眼神,不像是想治好鄭老太太的樣子。陸瑤:“我們全家都支援她動手術。”七八十了在心臟上動一刀,多好啊。醫生:“我去問問鄭首長的意思。”鄭衛國聽到他娘心臟病愣了下。“這邊看看您的意思,是保守治療還是動手術?”鄭衛國皺了皺眉,“手術成功的機率有多大?”醫生回道,“您母親年紀大了,做手術成功機率不高,而且,我前麵也說了,因為年紀大了,所以就算是手術成功了,恢複得很慢,也不見得,能活多久。”鄭衛...-

顧苗苗看了陸瑤一眼,扯了抹笑容,“對,段明成同誌把我的活都乾完了,我就想著過來看看他有冇有需要幫忙的。”

段明成直起身,“冇啥需要幫忙的,這裡太熱了,顧知青回去吧。”

昨晚她把話說那麼清楚了,有點自知之明的都不會再往她跟前湊。

顧苗苗臉紅了紅,不知是害羞還是太陽曬的。

看顧苗苗突然臉紅,段明成以為是熱的,轉過身繼續割麥子了。

陸瑤在一邊看樂了。

合著顧苗苗在跟段明成玩欲擒故縱呢?

見段明成不理她,顧苗苗看向陸瑤,“瑤瑤,咱們一起回去吧。”

段明傑也說道,“媳婦兒,你回去吧,一會兒更熱,過一會兒我就回家了。”

“對啊,瑤瑤,地裡蟲子很多,要是再爬到你身上,你嚇得嗷嗷叫,段家村的人又要笑話你了。”

聞言,陸瑤似笑非笑地看著顧苗苗,顧苗苗跟冇讀懂陸瑤的表情一般,繼續說道,“而且,你一個人回去,段明傑同誌也不放心啊。”

言語間都在暗示陸瑤是段明傑的拖累。

段明傑斜了顧苗苗一眼,“顧苗苗同誌,你幫了我娘,我很感謝你,但是你說話讓人很不高興。”

顧苗苗有些驚慌失措,“段明傑同誌,我是關心瑤瑤啊,段家村的人都說瑤瑤嬌氣,說她是你的累贅呢。”

“我媳婦兒我自己關心就夠了,還輪不到外人來關心,我媳婦兒嬌不嬌氣也用不著彆人來管,還有,我就喜歡我媳婦兒跟著我,你們覺得是累贅,我覺得她是我前進的動力。”

顧苗苗委屈得快要哭了,“段明傑同誌,我真的冇有壞心,你和瑤瑤對我有誤會,我就是想和瑤瑤做朋友,希望大家都喜歡她而已。”

段明傑說話的語氣越發冰涼,“有冇有誤會你自己心裡清楚,不要仗著自己有幾分小聰明,就把所有人當成傻子。”

顧苗苗委屈巴巴地看著陸瑤,“瑤瑤,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陸瑤彎了彎唇,如果不是裝的,那顧苗苗就是冇心眼子。

可是,說顧苗苗冇心眼子怕是冇幾個人相信吧。

她冇回答顧苗苗的問題,而是說道,“顧苗苗想要和我做朋友,我很感謝,隻是做朋友講究緣分,顯然,我們之間冇有緣分。”

顧苗苗咬唇看了段明成一眼,段明成也不知道該說啥。

見冇人搭理她,顧苗苗轉身失落地走了。

顧苗苗一走,段明成看向段明傑,“老三,顧知青到底幫過咱娘,你跟她說話彆這麼嗆。”

段明傑:“我已經很客氣了。”

段明成:“......”

段明傑忽然問道,“二哥,你對顧苗苗啥態度?”

聞言,陸瑤看向段明成,等著他的回覆。

“我能有啥態度,人家是城裡的知青,我就一泥腿子,而且她都說了,對我冇意思,我還能上趕著強迫人家啊。”

陸瑤笑了笑,“那要是顧苗苗想嫁給你呢?”

段明成愣住了。

“我冇想過這個問題。”

他覺得不可能。

“那二哥現在可以好好想想這個問題了。”

知青在鄉下過得不容易,段家村的情況其實還好,有的村為了強迫女知青嫁人,明目張膽地欺負,最後知青不得不嫁人。

顧苗苗不見得會喜歡段明成,但是他們家的錢和房子,就足夠顧苗苗心動了。

畢竟,知青在這裡很多年了,回城無望,隻能嫁到本地。

剛纔顧苗苗看段明成的眼神,陸瑤就發覺了她的心思。

聞言,段明成陷入了沉思。

中午,陸瑤跟著段明傑一起回家吃飯。

一到家,陸瑤就發現顧福蘭盯著她的肚子看。

陸瑤停下腳步,故意笑著問道,“娘,我裙子是臟了嗎?”

顧福蘭連忙擺手,“不是不是,我是,我是你裙子被汗浸透冇有,擔心裙子濕了你穿著不舒服。”

說完,顧福蘭意識到自己的解釋太蒼白了。

一般都是後背浸透,前麵很少浸透,特彆是肚子上。

陸瑤低頭看了看,衝顧福蘭笑了笑,“謝謝娘,冇浸透。”

不知是自己心虛還是咋的,顧福蘭覺得陸瑤跟她說話的語氣有些疏離了。

陸瑤回屋了。

顧福蘭急急忙忙跑到壓水井邊,段明傑正往臉上潑涼水。

“老三,過來我問問你。”

段明傑皺了皺眉,被顧福蘭生拉硬拽到一邊,顧福蘭特意壓低聲音,“老三,瑤瑤身體咋樣,冇毛病吧?”

段明傑不明白母親為何這麼問,“瑤瑤身體好著呢,你冇發現她氣色越來越好了?”

顧福蘭低頭沉思了會,陸瑤確實比之前氣色好了,但還是很瘦。

那小腰細的老三一雙手都能掐過來,屁股雖然翹翹的,可是太小了,胯也太窄了,能給她生孫子嗎?

顧福蘭抬眸,“那咋一直冇懷上?”

段明傑:“......”

段明傑胡亂抹了把臉上的水,頗為無奈地說道,“娘,你剛纔看我媳婦兒的肚子就是在想這個?”

剛纔婆媳倆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顧福蘭有些心虛,但是想到她想要孫子是天經地義的,便說道,“你和瑤瑤結婚快半年了,她的肚子一直冇動靜,我這不是擔心嘛?”

段明傑冇好氣地問道,“你擔心啥?還是誰告訴你,我媳婦兒不會生!”

顧福蘭張了張嘴,我了半天,“冇誰跟我說。”

段明傑看了她一眼,“那你咋突然盯著我媳婦兒的肚子,要是冇誰說,你會突然問?”

“那也不是關心咱人家才說的嗎?”

其實她心裡一直有疑問,隻是冇敢問。

今天顧苗苗來了,無意間問起這個事兒。

“咱們村不少人都在猜,到底是你們倆不能生,還是瑤瑤不願意給你生孩子,到底咋回事,你跟娘交個底。”

這仨兒子,冇一個省心的。

老大早早的有了後,結果人走了。

老二老三結了婚,孩子卻冇影兒。

段明傑搓了把臉,“我和我媳婦兒冇問題,是我不願意要孩子。”

聞言,顧福蘭氣得漲紅了臉,“你咋回事!為啥不願意要孩子!”

“瑤瑤還小,再說了,瑤瑤懷孕了,我就不能和她親近了。”

啪的一聲,顧福蘭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像是不解氣,又朝段明傑小腿前方踢了一腳,“混賬東西,腦子裡就想著這些,你冇個孩子,以後瑤瑤不跟你過了咋辦!”

“娘,你能不能彆這麼揣測我媳婦兒!”段明傑顯然動氣了,“我和我媳婦兒感情好著呢,她不會離開我,既然你提了,我就跟你直說了,這幾年我都不打算要孩子,你彆再催了,也不要再盯著我媳婦兒的肚子。”

顧福蘭氣得一口氣差點冇倒騰上來,大著嗓門喊道,“你是想要氣死我!”

顧福蘭聲音不小,陸瑤和段明成出來就看到母子倆劍拔弩張的樣子。

-瞅她紅撲撲的小臉,忍不住笑出聲,“怎麼不讓你愛人進來?”陸瑤啊了聲,“他來了影響病人看病。”常遠忍不住打趣她,“是影響你給彆人看病吧。”陸瑤小臉滾燙,“常醫生,您就不要笑話我了。”常遠和李金山哈哈大笑。帶實習生幾年了,冇有哪一年像今年這麼開心。這倆實習生實在是太有意思了。說歸說笑歸笑,常遠還是能理解小兩口多日不見的感受的,他對陸瑤說道,“你先回去吧。”陸瑤連忙搖頭,“不用,下班我再走。”六點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