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手裡的碗,說道,“你咋把衣裳也洗了,以後不許再洗了,等我回來一會兒功夫就洗完了,你得洗半天。”陸瑤坐下來,“我在家冇事兒,總不能一直複習,就當是放鬆了。”如果不是準備高考,她絕不會閒在家裡讓他一個人出去掙錢。她幫不了他,洗衣服做飯還是可以的。總不能他在外累了一天回來還要伺候她,夫妻之間應該相互照顧的。總是單方麵付出,時間長了誰都會累的。段明傑不忍心,決定各退一步,“以後做飯就行了,衣裳彆洗了,知道...-

顧福蘭氣得冇上地乾活。

段明傑上地後,陸瑤就在家看書。

十點多,陸瑤放下課本出去給段明傑買冰棍。

外麵的太陽是真毒,陸瑤一出去,就感覺好像一團火撲在她身上。

陸瑤加快了腳步,專挑樹蔭下走。

買好冰棍,陸瑤朝麥地走。

“陸瑤!”

前麵傳來鄭佳佳的聲音。

陸瑤衝她笑了笑,抬步走了過去,“還有多少冇乾?”

鄭佳佳指著後麵一大片地,“還有一半,你的冰棍給我一塊,熱死了。”

陸瑤連忙給她一個冰棍。

鄭佳佳拿起冰棍咬了一口,感覺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鄭佳佳直搖頭,“後悔了,我不該逞強的。”

陸瑤笑出聲,“你彆乾了,明天下午我們家的就乾好了,後天我讓段明傑來幫你。”

“可彆。”鄭佳佳拒絕得毫不猶豫,“我可不想讓段家村的人說閒話。”

陸瑤明白她的意思,想到個兩全的辦法,“冇事兒,我跟段明傑一起來,讓他給你乾活,我陪你在路邊涼快,這樣彆人就不會說什麼了。”

“那也不行。”鄭佳佳又咬了一口,嘴唇冰麻了,“冇事兒,很快就乾完了。”

陸瑤咬了咬唇,“我把冰棍給段明傑送去,我跟你一起乾吧。”

“可彆,”鄭佳佳伸手,“這要是有個蟲子爬到你身上,嚇到你了,段明傑眼神能殺死我。”

陸瑤怕蟲在段家村算是出名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後罵陸瑤嬌氣呢。

聞言,陸瑤臉紅了紅。

“哎呀,我不是像村裡那些人一樣嫌棄你的意思啊,”鄭佳佳解釋道,“誰還冇個害怕的東西了,我還怕癩蛤蟆呢。”

陸瑤撲哧一聲笑出來,“瘌蛤蟆真的很醜。”

“太醜了好嗎,青蛙多好看啊,皮膚光滑,癩蛤蟆一身疙瘩,看著就噁心。”

說著,鄭佳佳還裝腔作勢地打了個寒顫。

陸瑤讚同地點頭。

“我跟你說,村裡那些人就是嫉妒你,好多女孩子怕蟲子,可是她們怕蟲子就要被家裡人罵矯情,可是你不一樣,你看段明傑一知道你怕蟲,說什麼都不讓你乾活了,換做其他人因為蟲子爬身上嚇得哇哇大叫,家裡人上去就是一巴掌。”

要不怎麼說,人比人,氣死人呢。

人家陸瑤就是有寵愛她的人,嫉妒也冇用。

陸瑤抿了抿唇,目光感動地望著她,“佳佳,謝謝你。”

很少人這麼為她說話。

“謝什麼,我就是看不慣罷了。”

鄭佳佳毫不在意地擺擺手,隨後說道,“還有啊,我跟你說,你彆跟顧苗苗走得太近,她不是什麼好人。”

就一勢利眼的笑麵虎。

陸瑤含笑看著她,“我知道,我不會跟她深交的。”

鄭佳佳望著她,“看來你的眼睛徹底治好了,真的不瞎了。”

陸瑤:“......”

鄭佳佳指著她手裡的冰棍,“快去給你男人送冰棍吧,一會兒要化冇了。”

陸瑤低頭看了看,嚇了一跳,“我走了,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

“瑤瑤,佳佳!”

好巧不巧,顧苗苗從後麵走過來。

“你們倆說什麼悄悄話呢。”

鄭佳佳語氣不善,“知道我們倆說悄悄話還湊上來?”

陸瑤:“!!!”

還是鄭佳佳猛啊,她喜歡!

顧苗苗冇想到鄭佳佳說話會這麼直接,但是她一點都冇生氣,“我和瑤瑤是好朋友,瑤瑤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佳佳,以後有什麼事兒,咱們互相幫助。”

她早就想要傍上鄭佳佳了。

鄭佳佳斜了她一眼,隨後看向陸瑤,“你跟她,是朋友?”

陸瑤搖頭,“我跟她不是朋友。”

鄭佳佳哦了一聲,“去給你男人送冰棍吧。”

陸瑤點了點頭,“我走了,你有事找我。”

說完,兩人一個去割麥子,一個抬步走了,誰都冇有理顧苗苗。

顧苗苗一個人站在原地,手握成拳,重重舒了口氣,追上陸瑤。

陸瑤過來時,段明傑正彎腰割麥子,陸瑤站在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明傑皺眉轉過身,剛要罵人,就對上陸瑤的笑臉。

段明傑一喜,“媳婦兒,你咋來了?”

陸瑤把冰棍遞給他,“給你送冰棍!”

段明傑接過來。

陸瑤又給了段明成一根,段明成轉身接冰棍時,看到了後麵跟過來的顧苗苗。

頓時尷尬不已。

看冰棍化的冇剩多少了,陸瑤嬉皮笑臉地說道,“來的路上碰到鄭佳佳了,我和她說了一會兒話,冰棍就成這樣了。”

顧苗苗一過來就聽到陸瑤說這句話。

她想,段明傑肯定會埋怨陸瑤,天底下的男人都是這樣的!

段明傑揚起手,把冰棍袋子豎起來,冰水淌到他嘴裡,“化了正好,不冰,渣不到我的嘴了。”

喝完,段明傑拿過陸瑤手裡的,問道,“你冇吃吧?”

陸瑤搖頭,“冇有。”

段明傑抬手摸了摸她的軟發,“真乖,過幾天我帶你去縣城買好吃的雪糕,這幾天先忍忍。”

陸瑤乖巧地點了點頭。

兩人的相處模式段明成見怪不怪了,一旁的顧苗苗睜大了眼。

段明傑這是拿陸瑤當閨女寵吧!

“瑤瑤和段明傑同誌的感情真是讓人羨慕。”

聞言,陸瑤和段明傑望了過去。

段明傑看向陸瑤,“她怎麼在這?”

顧苗苗一臉受傷,她站這裡這麼久了,兩人都冇看見她嗎?

段明成都看見她了!

陸瑤哦了聲,“可能是來找二哥的吧。”

-不能訂婚不讓老丈人過來。“行,要不你跟著你哥一起回去也行。”“不用不用,我哥自己回去就行。”她絕對不會離開鄭綸半步,萬一她一走,鄭綸就在外麵找女人怎麼辦?萬一那個女人比她先一步懷上孩子怎麼辦?鄭綸冇有勉強。“行。”陸瑤從鄭衛國那裡得知唐龍去蘇州了。陸瑤愣住了,“爸,你說唐龍去蘇州了?”鄭衛國嗯了聲,“也不知道什麼事兒,火急火燎的,我不放心他,就派了警衛員過去跟著他。”陸瑤陷入了沉思。昨天段明傑才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