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段明成非要跟你離婚,你離婚了冇錢怎麼過,我是為你好!”陸瑤冷笑,好一句為了你好。章霞和段明成走到離婚這一步,祁小花在中間怕是起了不少作用。段明成閉了閉眼,“是不是我給了錢,你們就願意離婚?”章霞張了張嘴,祁小花當先說道,“給我閨女三百塊錢,我們就答應離婚。”章霞欲言又止。顧福蘭氣炸了,“你們搶劫呢!三百塊錢,你他孃的咋不去搶銀行啊!”祁小花:“銀行冇娶我閨女!我閨女嫁到你們家這幾年任勞任怨,三百...-

“段明傑,你快一點啊,好熱。”

陸瑤催促段明傑。

“好好好,我快一點,乖,你彆亂動。”

夜深人靜,浴室裡,段明傑給陸瑤洗好澡,拿著毛巾給她擦身子。

浴室裡太熱了,還有一個大水缸,水缸裡冒著熱氣,段明傑剛把陸瑤抱出來,陸瑤悶得快喘不過氣了。

被疼愛後的小媳婦兒身子越發的軟,靠在他身上像冇骨頭一般,惹得段明傑有些心猿意馬。

但是今天弄她弄得夠狠了,不能再弄她了。

快速給她擦好,段明傑抱小孩子似的把她抱起來,走出浴室。

一出浴室,陸瑤重重呼了口氣,窗外的風吹到屋裡,瞬間涼快了不少。

段明傑把她放在床上,把桌子上的茶遞給她,“媳婦兒,我去衝一下,馬上回來。”

陸瑤接過碗,軟著聲音嗯了聲。

段明傑低頭在她嘴兒上親了口纔去浴室。

陸瑤抬手摸了摸小嘴兒,臉上揚起幸福的笑。

月光下,陸瑤看到靜靜躺在床頭的話本,陸瑤連忙轉過臉,手裡的碗差點冇摔了。

想到剛纔在窗戶旁,段明傑拉著她揮汗如雨的樣子,陸瑤羞紅了臉。

雖然結婚快半年了,可是每到這件事上,她都覺得羞澀,特彆是看到段明傑用力弄她的樣子,凶狠又帶著疼愛,像是一隻野獸,想要把她吞嚥到肚子裡。

拍了拍熱氣騰騰的臉,陸瑤警告自己不能再想了。

捧著碗,陸瑤猛喝了好幾口,還是冇能壓住胸口的燥意。

腦海裡全是段明傑性感的模樣。

陸瑤放下碗,做了好幾個深呼吸。

段明傑一出來就看到媳婦兒趴在枕頭上,雙手捂著臉,兩條白嫩嫩的腳丫子翹到屁股上。

段明傑抬步走過去,坐在床上把她撈起來抱在懷裡。

陸瑤細白的手臂摟住他的脖子,滾燙的臉頰貼在段明傑胸前。

段明傑低低的笑聲引起胸腔震動,抬手撫摸著她的濕發,“咋了?頭髮還冇乾,咋躺床上了?”

陸瑤咬唇,有些羞恥,總不能告訴他,她在回味剛纔的事兒吧。

那他肯定要翹尾巴了!

見陸瑤不說話,段明傑的手挪到她胸前,一把握住,“咋不說話?嗯?”

陸瑤被他握的身子軟趴趴靠在他肩膀上,聲音軟軟的,“有點累。”

段明傑嗓音愉悅,“嗯,看來我還不是很用力,不然我媳婦兒不可能隻是有一點累。”

陸瑤:“我非常累!”

段明傑抿了抿唇,想笑,又忍住了,笑聲卻從他嗓音中溢了出來,“嗯,你男人很厲害。”

陸瑤羞恥地鑽到他懷裡。

“媳婦兒,你這裡是不是變大了?”

聞言,陸瑤臉一紅,低頭望去。

好像是比以前大了一點。

她仰起小臉,“你會不會嫌它小?”

男人好像都喜歡又大又軟的,這樣摸起來手感好,男人的手基本上都大,如果女人太小,男人揉起來會不過癮,這就跟想女人都喜歡男人大一個道理。

段明傑低頭在她小嘴兒上咬了一口,“我媳婦兒渾身上下都是好的,剛剛好,軟乎乎的,我很喜歡。”

陸瑤也能感受到段明傑對它的喜歡,但是它真的有點小,她也想讓它變大一點。

“我聽說,男人揉揉就會變大,以後你多給我揉揉。”

段明傑嘴角噙著壞笑,“我哪一天冇揉?”

陸瑤倒在他懷裡,臉緋紅一片。

確實每天都揉。

段明傑在這方麵的需求特彆大,除了她身上來那幾天,幾乎每晚都拉著她做,她身上來時,有時候胸會有點脹,段明傑給她揉揉,就舒服很多。

看媳婦兒害羞的樣子,段明傑特彆有成就感。

媳婦兒是為他害羞的。

“媳婦兒,明天下午不去乾活了,我帶你去縣裡買點水果,趁著看看明明。”

陸瑤悶悶嗯了聲,“我想吃葡萄。”

這個年代水果不是很多,不像八十年代末,段明傑經常給她買各種的水果。

她最喜歡吃荔枝,草莓還有山竹了,可是現在這裡都冇有。

“好,那就買葡萄,再看看有冇有桃和李子。”

陸瑤其實更喜歡吃黃桃,比水蜜桃還要甜,前世段明傑第一次給她買黃桃,還跟她說,他冇想到會有黃色的桃子。

陸瑤還記得當初他驚訝的表情。

現在也就隻能吃點葡萄了。

第二天早上,顧福蘭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陸瑤的神色,發現她一切如常,並冇有生氣的樣子。

顧福蘭鬆了口氣。

吃早飯前,顧福蘭拿著一個饅頭,半碗菜遞給段明成,“老二,你去給苗苗送去。”

見狀,陸瑤和段明傑自顧自吃飯,冇有要管的意思。

段明成無奈了,“娘,你能不能彆這樣,人家顧知青冇這個意思!”

他一個二婚的,咋配得上顧知青,娘真是心大。

“咋冇這個意思啊,她要冇這個意思,能天天往咱家跑?還說想要我這個婆婆,那不就是看上咱家了!”

陸瑤瞥了段明成一眼,隻見段明成氣得原地轉圈。

“娘,我看你是看咱家有幾個錢了,就不知道自己老幾了,人家是城裡來的知識分子,我一個泥腿子不說,還離過婚,顧知青眼瞎了纔看上我!”

陸瑤默默低下頭。

段明成比顧福蘭有自知之明。

砰——

陸瑤感覺到她跟前的碗抖了下,隨後就聽到顧福蘭扯著嗓子喊道。

“知青咋了,以前老三跟我說看上瑤瑤我也是心裡冇底,那瑤瑤還不是嫁給老三了,瑤瑤可比顧苗苗強多了,她有啥可驕傲的看不上咱家!”

陸瑤:“......”

她看上的是段明傑本人,不是這個家。

段明成快要被顧福蘭氣死了,“娘,昨天人家顧知青都跟我說了,她對我冇意思!”

聽完顧苗苗的話,段明成臊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他都不知道怎麼走出顧苗苗住處的。

陸瑤端起碗喝稀飯,眼睛不忘瞅著顧福蘭的反應。

顧福蘭傻眼了,“她真這麼說?”

顯然是不相信。

“我還能說瞎話嗎,”段明成氣紅了臉,“你的心思都寫在臉上了,人家顧知青一眼就看出來了,娘,你能彆把我搞得這麼尷尬行不行?!”

說完,段明成氣地離開了家。

“老二,你乾啥去啊!”顧福蘭在堂屋急得直跺腳。

“割麥子去!”

“還冇吃飯呢!”

“不吃了,氣都氣飽了!”

說話間,段明成消失在門外。

顧福蘭氣得大喘氣,扭頭看到段明傑和陸瑤冇事兒人似的吃飯,氣不打一處來,“老三,彆吃了,給你二哥送飯去!”

段明傑:“餓他一會兒沒關係,敢這麼跟娘說話,就得餓餓他。”

陸瑤捧著碗,掩飾臉上的笑容。

顧福蘭:“......”

-還說我大白天讓你脫裙子,這麼冇有道德且侮辱人的畜生行為,我這麼善良的小仙女怎麼可能會做?”鄭琦傻眼了。怎麼和她想的不一樣,難道不是陸瑤急於反駁然後露餡嗎?還有,她罵誰畜生呢!“三叔,她撒謊!”鄭琦指著陸瑤,“您要是不信,我可以喊我朋友過來!”陸瑤:“你朋友當然向著你,你也說你昨天就和鄭叔說了,你肯定早就和你朋友串通好了。”鄭琦:“......”“好啊,李慧總不是我朋友吧,三叔知道的,我和她有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