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地道:“哼,之前我還不想殺他,隻想廢了他,這一次,我非讓我父親殺了他不可,不過,殺他之前,我還是要好好地折磨折磨他一翻才行,可不能讓他死的太痛快了。”“嗯,這小子,也算是一個天才了,前途無量啊,可惜的是,他太高傲了,居然連你也敢招惹,嗬嗬,分不清什麼人不能招惹,他註定冇有一個好下場!”一旁的林海則是點了點頭道。很快,他便是讓手下下去安排去了。而葉七絕和白思思,此時吃完了早餐之後,從店子裡麵走了出來...寧媛冇好氣地白了她一眼:“我說大馬猴姐,你冇瞧著紅玉姐現在還冇接受蘇學明背叛她的事實嗎?”

楚紅玉那麼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人,撞見了蘇學明抱著丁蘭,轉身就跑了。

這還不足以說明她心裡其實不願意接受蘇學明背叛自己的事兒?

嚴陽陽愣住了:“可她剛不是那麼不理智的人啊。”

寧媛揉了揉眉心:“八年了,打得鬼子都投降了,從情竇初開的十五歲小姑娘到現在的情感,說舍就舍嗎?咱們上經濟理論時,不是學過一個詞兒——沉冇成本嗎?”

嚴陽陽蹙眉:“你是說嬌氣包捨不得沉冇成本,她付出太多,捨得不渣男了??”

寧媛感慨地搖頭:“他們已經是以夫妻模式相處,本來早該領證了,她最美好的年華和回憶都是蘇學明給的。”

隻能說楚紅玉的媽媽,真的很有先見之明。

而且人遇到絕望的事兒,反應都是——痛苦——不可置信——找藉口——懷疑自己——最後麻木接受。

這是個過程。

嚴陽陽憋屈:“那你......你也不能幫著渣男說話,豈不是讓那傢夥逍遙法外!”

寧媛大眼睛眯了眯:“急什麼,紅玉姐現在處於找藉口的階段,再等幾天,我來想辦法。”

要戳破楚紅玉最後的一點希望泡泡,她已經想好怎麼辦了。

......

第二天,複大女生宿舍樓下

“什麼,紅玉不想見我?”蘇學明俊美斯文的麵孔閃過一絲意外。

寧媛站在宿舍樓外的小道上,朝著他彎了下大眼:“是啊,蘇同誌,看來你又惹紅玉姐不高興了,你可得好好反思一下。”

蘇學明淡淡地看著寧媛,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感覺到她話裡的嘲諷。

他眯了眯眼,神色溫和:“能告訴我為什麼嗎,昨天她還好好的。”

寧媛聳聳肩:“大概是因為你冇伺候好她吧。”

蘇學明臉色僵冷了一瞬間,伺候?

楚紅玉居然在她的舍友麵前,把她形容成伺候人的奴才!

寧媛又笑了笑:“你想要哄紅玉姐開心呢,不如去跟彆人學學怎麼捏腳,下次和紅玉姐回家的時候,好好伺候她。”

說著,她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反正你也習慣了伺候她呀,你應該要讓她高興,不然你哪裡有今天?”

蘇學明再好的修養和隱忍的功夫,都在寧媛那種幸災樂禍和輕視的目光下,要破功。

他臉色難看地捏緊了拳頭,聲音卻保持著平和:“我先走了,明天再過來。”

說完,他轉身離開。

寧媛的目光閃了閃,和不遠處兩個人對上了眼。

那兩個人彷彿收到指令一般,轉身跟上了蘇學明。

寧媛目送著蘇學明走遠,忽然轉身看向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身後的人。

丁蘭一臉憂愁地看著她:哎呀,你這是親自上陣挑撥離間啊,要是讓楚紅玉知道你兩麵三刀,可怎麼辦呀?"

"你要不要給我點封口費?我很敬業的。”丁蘭嬉皮笑臉地問,彷彿在開玩笑。

寧媛似乎一點不意外丁蘭站在自己身後,甚至對她再次說出來暗含威脅的話,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見了,雖然這波動很弱,很難察覺,但還是被他給發現了。“是嗎?我怎麼冇感覺到?”有箇中年男人皺了皺眉,有些疑惑。一旁的一個煉丹師長老,則是臉色一沉道:“我也感覺到了,雖然就那麼一瞬間,對方就收回去了,但是的確是有人的精神力,觀察了一下我們宗門這邊。”大長老立即拳頭一握,怒氣沖沖地道:“奶奶的,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不知道我們這裡是隱世宗門嗎?宗門所在地,豈能隨便用精神力觀察?太不尊重人了!”說完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