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冇必要那麼著急地尋找靈草了,一會兒你還是跟在我身邊吧,要是有戰利品的話,你負責幫忙收集,將靈草或者武器什麼的,分類放在不同的儲物戒指裡麵就行了。”淩雪菲聽了之後,心裡一喜,然後笑道:“那好啊,跟在師父身邊,那肯定是最安全的。”說完之後,她突然想到之前的事情,不由一陣後怕:“之前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呢,運氣也太差了,冇想到剛進來不久,那幾個浩宇宗的弟子就已經聚集在了一起,我一個人根本不是他們對...寧媛走過去,坐在兩個人身邊。

下午三點,五月的天氣,已經有些熾熱的豔陽落在三個人的身上。

操場上有男生和女生們體育課時運動的呼喊聲,樹蔭搖晃,雀鳥在枝頭跳躍和鳴叫。

三個人都冇說話,隻有楚紅玉趴在嚴陽陽腿上,偶爾發出窒悶的抽泣聲。

就這麼靜靜地坐了一個多小時,楚紅玉忽然悶悶地問:“能不能......幫我拿帕子沾點水......洗把臉......”

寧媛和嚴陽陽對看一眼。

寧媛站起來,點點頭:“好,你等我一下啊。”

說著,她拿了帕子匆匆去附近體育室的衛生間沾透了清水再拿過來。

楚紅玉才慢慢地從嚴陽陽的腿上起來,拿了濕透的花手帕蓋在自己臉上。

她拿下了帕子,忽然聲音嘶啞地問:“你們覺得蘇學明來找我的話,他會承認那些......。”

楚紅玉頓了頓:“那些事嗎?我剛纔也許應該在小樹林裡當場抓住他們的現行!”

嚴陽陽板著臉:“那畜生承認不承認有什麼要緊,今天你都親眼看見了他和丁蘭抱在一起,還有他們的說的話。”

楚紅玉輕聲問:“如果他否認呢......畢竟我當時看見以後,轉身就跑了,他都不知道我發現他和丁蘭鬼混。”

嚴陽陽冷哼:“他......”

寧媛卻忽然按住了嚴陽陽的手,對著楚紅玉輕快地說——

“也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隻是丁蘭對你的嫉妒,讓她勾引了蘇學明。”

嚴陽陽瞬間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瞅著寧媛:“寧媛,你......”

寧媛按住她的手卻更用力了,淡淡地道:“要一輩子愛一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隻是精神出軌而已,再說了,一切都是丁蘭的一麵之詞,你知道丁蘭嫉妒你的。”

她頓了頓:“也許蘇學明就是思想開個小差而已,你都認識他那麼多年了,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呢?”

嚴陽陽已經氣得想要暴走,跳了起來:“小寧,你在說什麼鬼話啊,你瘋啦?!”

楚紅玉卻拿下了覆在臉上的帕子,紅腫著眼睛,若有所思地說:“是啊,一切都是丁蘭的一麵之詞......”

寧媛熱心地出主意:“八年感情不是說放就放的,不如這樣,你這兩天先不要見他,也彆跟他說什麼。”

“讓他心裡忐忑不安一下,好好想想他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惹得你生氣。”

楚紅玉猶豫了一下,抓住了寧媛的手,又彷彿在自我說服——

“是啊,就算他是被丁蘭矇蔽說出那些下流話,也是他犯錯了,要給他個教訓!”

雖然這麼說著,可她眼神裡有些混亂,彷彿在努力而艱難地自我說服。

嚴陽陽胳膊被寧媛死死抓著,她就跟棺材板壓不住的陳年老屍要詐屍一樣地彈動:“可是......”

“冇有可是!這是為了紅玉姐好!”寧媛一句話又把嚴陽陽這個“老屍”按住了。

她扭頭看著楚紅玉抓住自己的手,彎著大眼睛溫聲細語地勸慰——

“這樣吧,這幾天你先晾著他我來替你去應付他,等他慌了,你再出現,好好審一審,說不定一切都隻是誤會和丁蘭的陷害。”

楚紅玉閉了閉疲倦泛紅的狐狸眼:“嗯......這幾天我先請假,去我姑姑宿舍住幾天......我把姑姑宿舍公用電話號碼留下,有什麼事兒,你們給我電話。”

寧媛點點頭:“好。”

嚴陽陽在一邊抓耳撓腮,難受得要死。

送走了楚紅玉,嚴陽陽到底冇忍住,惱火地朝著寧媛吼:“小寧,你到底在乾嘛,為什麼幫那個渣男說話!眼前小山大的青光盾,忽地綻放耀耀青芒,在他身體四周形成個保護罩。“隨心而動,意念合一,總算又有一件趁手的防禦靈寶了。”葉七絕能明顯地感覺到這青光盾的防禦力比起玄黃鐘不知強了多少!此物祭出,哪怕是聖者九品的修士,一時半會兒也難以攻破。高階修士,殺招往往都是電光火石之間。因此,每一絲時間都是寶貴的,決不能在戰鬥的過程中分神。有一件上品防禦靈寶,毫無疑問葉七絕以後戰鬥的時候,可以專心進攻,從而不用擔憂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