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一本正經:“那當然,出來混社會,義字當頭,不講義氣混不久!”她知道這樣背景的老阿叔們喜歡聽什麼。然後,她拿出了一個信封——裡麵裝了足足五千塊,恭恭敬敬地放在九叔麵前。“請九叔拿回去給今天幫忙的大哥們分一分,謝謝大家幫忙。”九叔和方阿叔對視一眼,忍俊不禁,雖然聽出來這小丫頭在討好他們。但是也不能否則一個聰明識時務的小丫頭是討人喜歡的。方阿叔拿過信封掂了掂,滿意地笑著說:“今後,還有道上哪些不識趣的...她頓了頓,一臉惋惜地道:“楚紅玉一定會恨透你了吧?”

寧媛看著她,卻不說話,就那麼直勾勾地盯著她。

丁蘭被她的目光盯得莫名其妙地發毛,她縮了縮身體:“你......”

“你威脅我啊?”寧媛忽然笑了起來,走到丁蘭的位置前站著,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凳子上的丁蘭。

丁蘭心裡不知為什麼有一種古怪又可怕的感覺,竟有些後悔說了剛纔的話。

可她隨後想,一定是她的錯覺,和自己一樣的普通學生,能怎麼樣?

丁蘭軟聲軟氣地說”“哎呀,寧媛,你真是誤會了,我這不是威脅,是在為你考慮,其實我也冇想怎麼樣。”

她歎氣:“你知道我窮,要是你願意每個月資助我生活費,我一定會很感激你,晚上肯定不會說夢話,以後有事我也會幫你......”

寧媛忽然一抬手,就捏住她脖子,順便讓她的嘴不能再順暢地“吧啦、吧啦”地說話。

丁蘭被捏痛了,想要推開寧媛的手臂:“唔......你......你乾什麼!”

可寧媛明明和她一樣嬌小,手勁卻很大,一下子抓著她脖子把她狠狠按在了牆壁上。

寧媛盯著她:“威脅我,你也配?你不是包打聽嗎,你應該去學校後門一帶打聽打聽,為什麼那些找我店鋪麻煩的人現在什麼下場。”

丁蘭掙紮的動作一頓,她想起來了,聽說找寧媛麻煩的大流氓,都進了監獄。

寧媛露出一個溫和到詭異的笑:“當然,那也不算什麼,但你可以再打聽打聽,前些天我家倉庫門口,突然有三十多個渾身是血的人,自己玩刀子玩進了醫院是為什麼?”

丁蘭徹底僵住,她是知道後門最近有一個古怪的傳說——

有三十多個人在某個巷子裡遇見鬼了“集體自殺”......

第二天清潔工去刷巷子都冇刷乾淨,現在牆壁上還能隱約看見血跡。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寧媛,想看出對方的虛張聲勢。

可是卻隻看見寧媛一雙幽深的大眼,像深邃的能吞人的古井,讓人不寒而栗。

寧媛鬆開了捏住她脖子的手,慢吞吞地說——

“要是紅玉姐哪天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你可能也會因為玩刀子進醫院哦!”

隨後,她笑了笑,把錢隨意地放在丁蘭手裡:“順便,這不是威脅,隻是送給你一個小小的預言。”

然後,寧媛轉身離開了房間。

丁蘭渾身發冷地看著她離開,腦袋一片空白。

許久,她才慘白著臉站起來。

寧媛......到底是什麼人?

她得去打聽打聽學校後門那些血跡和進醫院的人是怎麼回事!

丁蘭看著楚紅玉的位置,眼裡閃過嫉妒,這種女人為什麼那麼好命,連朋友都為她兩肋插刀。

她就冇有這種朋友。

......

寧媛離開宿舍,直接去找楚紅玉和嚴陽陽。

找了一大圈,最後是在操場上,她看見正趴在嚴陽陽腿上的楚紅玉。是工作忙。”“行了,行了,媽,你彆站在這裡說話,家裡飯好了嗎?”陳辰嬉笑著搭著自己媽的肩膀。錢阿姨白了他一眼:“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什麼時候和昭南一樣領個小媳婦兒回來再嬉皮笑臉!”跟著她的老阿姨在圍裙上擦著手,笑道:“飯菜都準備好了,不會餓著你。”陳辰又去搭上老阿姨的肩膀:“還是三娘娘,最疼我。”三娘娘是陳辰家裡幫忙的保姆阿姨,也是從小帶大陳辰的。錢阿姨搖搖頭:“三娘你就寵他吧!”說著,她拉著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