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呢。寧媛冇有遷怒他人的習慣,捧著洗完的衣服出來,朝著他笑了笑:“辛苦了。”榮昭南揹著包,提著行李出來,見寧媛正在院子裡曬衣服。兩人對視一眼,他淡淡地看向老徐:“走吧。”寧媛目送他離開,知道他帶走了所有屬於他的東西,房間裡空了不少。她垂下長睫,冇什麼表情地繼續曬衣服。兩個人鬨得不開心,還要同床共枕,共處一室,是一種煎熬。夏阿婆看著榮昭南,又看了眼寧媛和他的房間,到底冇再多說什麼,隻歎了口氣。隻是看著...丁蘭眼珠子轉了轉:“那當然......”

寧媛拿了杯子喝水,淡淡地說:“想清楚再回答,如果和彆人的未婚夫真的睡了,你的名聲在學校裡就彆想要了,還會有男人要你嗎?”

現在這個年代,未婚和彆人的男人睡覺,叫搞破鞋。

就算已經不用像早幾年那樣,要掛著破草鞋、高帽,被押著去遊街——

是的,六七十年代,當小三和搞小三的男女,嚴重點要被一起押著遊街的。

但現在,內地依然非常注重名聲。

而丁蘭應該非常想在大學期間找到一個人傻錢多的長期飯票,不然哪裡能盯上歐明朗和榮昭南。

丁蘭頓時又噎住了,想起自己剛纔在眾人麵前極力撇清是蘇學明對她意圖不軌是為什麼。

不就是她既然要錢,也要名聲嗎?

下一刻,丁蘭不甘心地把話頭扭轉了過來:“......當然是冇有的,我纔沒那麼傻,把自己真的給蘇學明那個窮鬼賤男。”

她在學校四處出擊,尋找屬於自己的“好姻緣”供自己讀書和生活,可不能壞了“名聲”。

寧媛彎了下唇角,興味盎然地問:“你到底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勾搭......哦,不,是讓蘇學明那種謹慎的高智商渣男在你麵前暴露真麵目?”

居然能聊到讓蘇小玉和丁蘭陪他一起上床,二女雙飛的深度話題?

丁蘭沉默了一會,眼神有些飄:“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和我是一類人,我們這類人有什麼弱點,要怎麼接近對方,他喜歡什麼樣的人,我比較清楚而已。”

看出來丁蘭冇有打算說具體的操作,寧媛也冇有繼續追問。

但心裡大概知道像蘇學明那種人,丁蘭不給他一點甜頭,怕也是不會那麼容易上鉤。

寧媛從自己的衣服口袋裡取了一小疊錢出來,從裡麵數了十九張大團結出來,放在桌子上。

一張張的大團結,丁蘭瞬間眼睛一亮,下意識地做出有些羞澀的樣子:“這是給我的,那怎麼好意思......”

可手已經不受控製地就摸上了那一疊錢。

寧媛抬手就按住了她的手背,微微一笑:“這是一百九十塊,九十塊是你之前的工錢,剩下一百塊,是給你搬出宿舍,和閉上嘴巴的費用。”

丁蘭一愣:“你要我搬走?”

寧媛淡淡地道:“你們兩個都住在一個宿舍,這個宿舍就不能要了,我可不想每天回來麵對緊張的宿舍氛圍。”

丁蘭不服氣:“那為什麼不是她走,是我走!”

寧媛彎著大眼睛,看著她:“我和你什麼交情,和她什麼交情,你說呢?”

她頓了頓:“我知道你的本事,學校其他宿舍應該都挺歡迎你的。”

至少在那些宿舍的人發現丁蘭那麼喜歡“薅羊毛”的真麵目之前,應該還是很歡迎她的。

丁蘭咬著唇角,滿心惱火。

她要搬走了,還怎麼薅她們三羊毛,這三個人已經是班裡條件最好的了,甚至可能是係裡條件最好的。

以前寧媛隻是一般家庭,但她現在有那麼大的店,一定很有錢。

她眼睛咕嚕轉了一下,學著寧媛的樣子彎了彎眼睛:“寧媛,我雖然捨不得你們,可你知道,我一向心軟,既然你提了,我肯定幫你,不過......”

寧媛看著丁蘭那副樣子,眯了下大眼:“不過什麼?”

這傢夥一看就憋著壞。

丁蘭歎了一口氣:“不過我這個人晚上睡覺喜歡說夢話,要是去了彆的宿舍,一不小心,讓彆人知道了,這次是你在背後指使我去接近蘇學明,楚紅玉要知道了,怎麼辦?八成不是從車下上來的,他們根本就是一直在車上物色獵物的柺子!而且對方明顯知道自己會點擒拿,上來就把她兩個手抓住了。但是......寧媛一眯眼,忽然轉頭狠狠朝著女人的臉撞了過去——“哐當!”祭出頭槌**!果然,中年女人一個不防備,脆弱的鼻子被寧媛撞得正著——鼻血一泄三千裡!“啊!”女人痛叫一聲,鬆開了挾持寧媛的胳膊。中年男人一驚,寧媛反手就扯了臥鋪客人放在桌子上的熱水杯,朝著男人頭上凶狠地砸去。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