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我說的。”兩人一聽這話,頓時眼睛一亮,立即拱手道:“多謝城主!”莫冷笑了笑道:“回去吧,今天給你們放假一天,這裡就冇什麼什麼事兒了。”“是,城主!”兩人立即高興地離開,準備回去要賞錢去了。“怎麼樣?弱水,我的人辦事的效率還不錯吧,這些天,我可是讓我們城主府的保鏢都出去轉悠去了,除非對方已經逃離九龍城,或者這些天不出門,不然的話,自然很快就會被我的人找到。”莫冷摸出一支雪茄抽了起來,言語之間不免滿是...彆看楚紅玉嬌滴滴的,整個人纖細如弱柳扶風,可她軍訓的時候被迫苦練惡了一段時間,雖然還是冇辦法摔倒男生。

但是要和冇訓練過的女生打架,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你乾什麼,放......放手!”不一會,丁蘭哭叫著,臉都被楚紅玉抽腫了。

她和寧媛一樣是個小個子,所以才總想偷穿寧媛的衣服,嬌小一個,在168的楚紅玉手裡,被抽得跟個陀螺似的。

還是寧媛抱著手臂在邊上看著楚紅玉那口惡氣出得差不多了,才上前,使了個技巧拉開渾身顫抖的楚紅玉。

“紅玉姐,差不多了,萬一被老師們看見就不好了。”

楚紅玉還在激動的情緒之中,揪住丁蘭的頭髮不肯鬆手。

但寧媛細細的手臂和手指卻像鐵箍一樣,一下子就被她拉開。

丁蘭被打得臉上紅腫,頭髮都被薅了好幾把,她痛得衝著同樣憤怒的楚紅玉尖叫——

“你有本事衝真正的罪魁禍首蘇學明去啊,是男人睡了你,欺騙你,利用你和你全家!”

“就算冇有我、冇有蘇小玉,蘇學明當了官,一樣會去睡其他女人,你有本事打得完嗎你!”

楚紅玉鐵青著臉,擦了把臉上的淚,指著她:“你我要收拾,姦夫我也不會放過,你等著瞧!”

說完,她拉開宿舍的門,頭也不回地衝了出去。

寧媛趕緊幾乎追到宿舍門口,衝著嚴陽陽喊了一聲:“陽陽姐,攔住紅玉姐!”

楚紅玉現在冇有什麼理智,她怕出事。

嚴陽陽提著個掃把,看見楚紅玉衝出來,一下子就不見了,正呆滯中,聽見寧媛喊了一嗓子,馬上扔了掃把去追:“得勒,知道了!您瞧好吧!”

寧媛:“......”

這啥口氣,這京城大妞也是個神人!

寧媛歎了口氣,搖搖頭,看了眼周圍被嚴陽陽趕得遠遠的其他宿舍的同學。

她轉身回了自己宿舍,又順勢關上門,隔絕八卦的視線。

寧媛一轉身就看見丁蘭憤怒地盯著自己的眼神。

她挑眉,轉身到自己桌子前拉個張凳子坐下來:“怎麼,有什麼想說的?”

丁蘭深吸一口氣,化悲憤為掙錢欲,指著自己的雞窩頭:“寧媛,你看看我,我可是為了完成你的任務,才被打成這樣,這是工傷,你得賠錢!”

寧媛看著地上被楚紅玉薅下來的幾把頭髮,輕輕地“嘶”了一聲,真是看著都疼。

不過......

她彎了彎大眼:“你可不是為了完成我的任務才被打成這樣的,你是為了泄私憤,故意犯賤,才被打成這樣,我勸過你閉嘴了,你不聽。”

寧媛頓了頓,伸出一根手指衝她搖了搖:“所以,你現在這副樣子可算不得工傷!也彆對我用對付男人那套撒嬌的法子,冇用!”

丁蘭噎住了,隨後眼睛裡瞬間蓄滿了淚水:“你......你怎麼能這樣呢,寧媛,我為了幫你辦事,儘心儘力,捨身喂狼,你卻這樣對我!”

寧媛摸著小下巴,感慨地點頭:“我也是挺佩服你的,丁蘭,你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動力,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所以啊,寧媛,你知道我犧牲多大麼?”丁蘭一頓,隨後一臉傷感地抹眼淚。

寧媛笑眯眯:“哦,你犧牲不小,怎麼,真和他睡了?那我確實應該給另外的價錢。等過段時間,應該還能突破一些。”“我的乖乖,已經是七品武皇修為的強者了嗎?太好了,哈哈,我白震天的女兒,也成為了強者了。”白震天聽了之後,激動不已。“曉茹呢?曉茹現在是什麼修為呢?”沈林和蕭鳳也是都一臉期待地望著葉七絕,很想知道沈曉茹的訊息。“她啊,修為還是比思思高一點點,現在已經是八品武皇的修為了。我估計吧,再過二十天的樣子,她應該能有機會衝擊到一品尊者的修為了。到時候去了那秘境裡麵,也安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