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賀煜 賀書韻 (9)

家想象的餘地。薛岑抬眼看過去,輕聲道。“拍賣上拍下來的。”“拍賣?可這幅畫看上去不是多厲害的作者呀,筆觸什麽的都比較稚嫩,倒是立意挺創新的。”薛岑笑著,給她解釋道:“不是什麽名家拍賣,是貧困生資助的拍賣,拍賣上都是一些貧困生的創作品,有畫作有設計作品,看他人興趣購買吧,不貴,還可以幫別人解決學費問題,挺好的。”說完,許莓有些瞭然,想到上次方助說他就是薛岑曾經資助過的一個學生,腦海裏有一點點好奇。“...賀煜的思緒停滯了好一會兒,剛才賀書韻的話縈繞在耳。

她說不想離開自己身邊?

賀煜從來都沒發現賀書韻的心思,甚至多一點的依賴都沒察覺到,兩個人總是保持著合適的距離。

在外人看來隻是賀家關係好的兄妹而已。

是什麽時候她萌生出了不一樣的心思?

賀煜不知道,甚至不敢多想,賀書韻應該也是這樣想的,不去在意這種心思是什麽時候有的,隻要能一直在身邊待著就好了。

但是這次他好像逼得她太緊了,才會讓她情急之下說出那些話來。

賀煜頓時覺得自己亂得很,紛雜的情緒像理不清的線團一樣。

過了許久賀煜才開門走到賀書韻房門口敲了敲門。

敲了好一會兒都沒開門,賀煜原本以為她睡著了,這時路過的傭人說道。

“小姐前麵就走了,少爺不知道嗎?”

賀煜眉心擰緊,複問了句。

“走了?”

“嗯,兩個小時前吧,說是學校有事,就回去了。”

兩個小時前,那就是剛從他房間出去的時候,行得很,倒是跑得挺快。

賀煜回到房間看了眼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這會兒估計她也睡覺了。

手指停在電話界麵還是沒有撥過去。

次日清早賀煜就去了學校,車子停在校門口,手機撥著賀書韻的電話,電話那頭隻是冰冷的機械提示音。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賀煜不死心,連著打了好幾個都是這樣。

坐在車裏他煩躁的撓了撓頭,總算是知道為什麽網上說和女生吵架不能過夜。

這才過了一個晚上,這人連電話都不接了。

想起手機裏存了個文老師的電話,賀煜這才連忙撥了過去。

電話那頭很快就被接通了。

文老師愉悅的聲音從聽筒那邊傳來。

“書韻哥哥啊,有什麽事嗎?”

從老師那愉悅的聲音裏不難聽出來,他肯定是聽到了什麽好訊息,賀煜覺得和賀書韻有關。

“是這樣的,書韻手機關機了,不知道老師今天有沒有看到她?”

“關機?”

老師困惑地問了句,隨後又說。“今天一早她就來報名申請了出國的名額,關機是不是手機沒電了啊?應該沒什麽事情的,要不我幫你聯係聯係學校宿舍?”

聽到他說賀書韻一早就過去了,心裏不免一怔。

看來還是昨晚說的話過分了,才會讓她連手機都關機了。

像是刻意躲著他一樣。

一時間開始懊惱昨晚自己口不擇言說的話。

現在想想,不就是逼著她離開自己嗎。

但是現在也不好麻煩老師,他隻好開口道:“沒事的老師,不用了。”

掛了電話之後賀煜又切到微信上,刪刪減減,他還是拿不準要怎麽給她發訊息。

最後還是道了歉。

【昨晚是我說話太過分,你現在在哪呢?哥很擔心,看到回電。】

電話那頭依舊還是安安靜靜的,沒有一絲動靜。

過了好一會兒手機忽然震動,他連忙拿起一看卻是工作助理的訊息。

看了眼上麵今天的工作安排之後賀煜歎了口氣,又看了看校門口紛雜的人影,最後還是掛擋啟動。

晚上的時候賀煜有一個小型的酒會,他實在是心情不佳,酒會上都沒人過來和他交談,大概是他的表情實在不好,他低頭看著手機給賀書韻發的訊息一直沒有回應。

賀煜知道她想要時間冷靜,但自己又不免地去多想。

臨近結束的時候手機嗡嗡作響,他看了眼手機是許莓。

賀煜有些好奇,但還是接了。

剛接聽就聽見她開口說道。

“賀煜,我看到賀書韻了。”

頓時整個人都清醒了不少。

賀煜連忙開口讓她看著點,自己馬上過去,剛準備拿著衣服就走的時候目光掃到酒會一旁的兩人。

他走過去拍了拍薛岑肩膀,低聲問了句。

“這個點了你老婆還在酒吧,還不去接人嗎?”

說完,不僅薛岑擰眉看著他一旁的另一個人也看著他,他依稀記得這人好像姓樓,他聳肩,溫聲道:“我去接人,你要去接老婆嗎?”

——(詳見92章)

賀煜將賀書韻抱上車後,垂眸看著昏暗的光線下的臉頰,被酒氣熏得微紅的臉頰,卷翹的睫毛微微顫動,時不時皺著眉,呢喃著什麽。

要知道昨晚說的話會讓她反應這麽大,他一定不會那樣開口。

賀煜靜靜看著她,眼眸深邃,輕輕撥開她臉頰上貼著的發絲,暗暗道了句。

“就這麽不想離開我嗎。”

這樣子的人,就算讓她去國外,自己應該也不會放心的吧。

她醉的離譜,賀煜直接將人帶回了公寓,給她簡單擦了個臉,這人轉身就衝到衛生間吐了起來。

吐完還是不怎麽清醒,賀煜好不容易收拾幹淨抱著她上床,結果她迷迷糊糊醒了一會兒,盯著賀煜看了好一會兒還在自言自語。

“哥哥......”

她叫得聲音委屈,像是吃了天大的苦一樣。

縱使是油鹽不進的賀煜聽到這一聲也不免得軟下心來。

“我在。”

賀書韻又猛地搖頭。

“不是哥哥,哥哥肯定,討厭我的。”

她說著,聲音哽咽,又開始哭了起來,“哥哥不喜歡我。”

賀煜一時間有點手忙腳亂,抽了幾張紙胡亂地給她擦著眼淚。

一邊擦著一邊哄著她:“不討厭。”

“哥哥不討厭你。”

她還是搖著頭,但也沒繼續說話,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倒在床上身子蜷成一團睡著。

賀煜輕歎了一口氣,給她掖好被子才關上燈從房間裏出去。

賀煜的心情被她短短幾句話就攪擾得不行。

耳側她綿軟的聲音還是環繞在耳,怎麽也散不去。

這天夜裏,賀煜又失眠了。

次日,賀書韻醒得很晚,剛醒來的時候腦袋像是撕裂般的痛,緩了一會兒才發現這裏是賀煜的公寓。

還沒等她想發生了什麽事,就看到鏡子裏人魔鬼樣的自己。

隻好先洗漱一遍,正想著怎麽出去和賀煜見麵,房間門口忽然傳來細碎的聲音漱完就接到了電話。“許女士您好,您訂製的這款腕錶,已經到我們櫃台了,需要幫您送上門嗎?”“不用了,我過去拿。”上次送他腕錶時,整個人像是個委屈的小媳婦一樣,她立馬就去訂了一款新的。這樣應該也算誠意滿滿啦。算算時間,取完腕錶再去買個蛋糕,回來做頓飯時間正好。剛出門,薛岑電話就打了過來。“在家?”他沉聲問道。“沒呢,在外麵,出來去專櫃取個東西。”薛岑以為她是定了什麽包包首飾之類的,也沒多問。“今晚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