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後記(五)

禍害…張元清心裡一凜,他順勢看向趙城隍,後者表情愈發冷峻了。天下歸火、域名www.bequge。cc夏侯….傲天和孫淼淼,默默的看了過來,平靜的外表下,是瘋狂運轉的大腦。早上避開測謊道具,全靠趙城隍機智,算是碰巧了,這次人家直接懟臉上,單對單的問,再來一次相似的操作,傻子也能看出問題…用模棱兩可的話術來解決比如,我和趙城隍一起做秘密的事不,這種話術根本瞞不過人,不能把人當傻子,如果人家問,具體是什...PS:解決了,收費章節遮蔽,重新發一章免費的,已訂閱的讀者,明後天會收到退款。感謝主編北河積極溝通協調,處理了此事,真是個認真負責的好主編。

“這盛世,是太陽之主爭取來的,是我爭取來的,甚至可以說,是魔眼天王爭取來的。”傅青陽雙手撐著桌麵,環顧著會議桌邊的九老。

他一身純白西服,身子筆挺,年輕,英俊,目光銳利的如同刀子,與老者形象的九位巔峰主宰,呈鮮明對比。

“與爾等何乾?”傅青陽冷冷道:“你們反對也好,贊同也罷,都無法阻礙五行盟的內部調整。我不是來和你們商量的,而是代表太陽之主和五位盟主,通知你們。”

今天的會議內容是,改變五行盟一直以來的總部集權製,在全國範圍內設七大分部,分別是:

華北分部、東北分部、華東分部華中分部、華南分部西南分部、西北分部。

總部九老下派到七大分部,統管各個縣市的小型分部,留任兩位,協助傅青陽管理總部。

如此一來,總部九老抱團的勢力結構,就會土崩瓦解。

另外,傅青陽保留了總部的財政、道具支配權,七大分部隻能保留限量的規則類道具、材料,細則再議。

向靈境世家購買生命源液、道具等權力,則收回總部,以每月經費的方式,發往各大分部。

進一步削弱了九老能掌控的資源,進而削弱其黨羽。

另外,傅青陽還準備施行七大分部的kpi考覈,三年一次,業績最高的長老,可以重回總部。

直到三年後,被新的業績之王取代。

除外,還有諸多製度、管理、戰略上的調整,傅青陽還沒來得及說,就遭到了九老強烈的反對,於是有了剛才那一幕。

聽到傅青陽搬出盟主和太陽之主,赤火幫的大長老冷哼道:“既然如此,那我們隻能一起向五位盟主提交辭呈,退出幫派,自己組建一個官方勢力。”

傅青陽冷冷一笑,“我代表五位盟主和太陽之主,同意你們離開官方,現在就可以發公告。”

如果是個野心有餘,大局觀不足的政客,傅青陽現在就可以結束會議了,但他的戰略目光和格局並不差,淡淡道:

“脫離了五行盟,失去半神庇佑的你們,能不能抗住邪惡陣營巔峰主宰的反撲?別忘了,各位已經失去規則類道具了。”

九老臉色一沉。

傅青陽嘲弄道:“你們總是太高估自己,太自以為是,覺得自己能製衡半神,能守序陣營缺了你們就運轉不了。當初我也這麼認為,甚至認為相比起不過問事務的半神,你們纔是官方的中流砥柱。

“直到太陽本源爭奪戰開啟,直到不久前的決戰,我才意識到,盟主們隻是把爾等視為管家,家裡的瑣事,當然是交給管家來處理。

“因為除了這些,你們再沒有用處了,太平年代,守序和邪惡都比較剋製,不需要巔峰主宰出手,而真正動亂年代,半神戰纔是決定結果的因素,巔峰主宰在這種層次的戰鬥中,毫無作用。

“從始至終,半神根本沒有把你們放在眼裡,所以,哪怕你們全都回歸靈境,也不會對守序陣營產生任何影響。”

這些話就像刀子一樣插在九老心裡,擊潰了他們的心理防線。

作為老狐貍,他們何嘗不是心知肚明,但關乎到自身利益,豈能不做嘗試就輕易放棄。

傅青陽掃過九老的臉龐,淡淡道:

“得罪了太陽之主,怎麼可能不付出任何代價呢,至少你們還能掌權,這是太陽之主最大的仁慈。”

這是在給九老臺階,以及給他們心理安慰。

把這當成政治妥協,會好受很多。

傅青陽必須要這麼做,因為第三大區即將開啟,第三大區的官方組織,當然是由第一、二大區幫忙組建。

五行盟如果繼續由九老掌控,那麼,九老的權勢將急速膨脹,官方製度裡一些不好的風氣也將延續。

這是傅青陽不能容忍的。

首先,他認為,九老沒資格吃到這波紅利,尤其是元始天尊帶來的紅利。

其次,元始天尊已經不會著眼於過往,但他不行,錢公子比較記仇,一定要讓九老付出慘痛代價。

最後,傅青陽看中了第三大區官方組織的名額,想握在手中,把亡者歸來、白虎衛的精銳安排過去。

所以,九老必須離開總部。

見九老沒再說話,傅青陽滿意頷首:“伱們可以選擇離開五行盟,也可以找盟主理論,我給你們三天時間,先散會吧。”

巡視完第三大區,張元清回到中世紀風格的議事廳,坐在首席位置,思考著該建一個書房了。

這裡畢竟是舅舅的書房。

“乾脆直接選擇一個副本,在那裡建莊園,土木方麵的工作可以交給土怪職業,再找學士設計…以後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靈境裡了,以我的位格,在現實世界裡亂逛,會帶來麻煩。”

比如在街上走一圈,行人會陷入莫名的惶恐中,會忍不住發自內心的懺悔,會導致溫度過高點燃易燃易爆物品等等。

偏偏太陽本源無法被藏匿、收斂,霸道的散發著威能和光芒。

想到這裡,張元清不由為另一件事發愁——繁衍子嗣!

其他半神可以收斂自身的威能,與族人、配偶正常交流和相處,太陽之主不行。

這就導致了,他那些位格低的紅顏知己,無法承受和他朝夕相處的壓力。

同職業的巔峰主宰,對這種威壓有較強的免疫,可以勉強共處,但也隻是勉強,而且他認識的巔峰日遊神,隻有老梆子。

老梆子是他的師長,並非紅顏知己。

思索許久後,張元清眼眶浮現漆黑粘稠的液體,腦後浮現一輪黑色圓月,很快,他氣質變得陰寒邪異,如同暗夜的君王。

太陽的光芒隻剩下眉心那輪金色印記。

“太陽本源雖然不可能完全遮蔽,但全力催動太陰本源的時候,可以把太陽的力量壓製到最低,這倒是能消除霸道威壓,可是這樣的壓製最多隻有十分鐘,還得是我全力去維持…”

張元清再嘗試用星辰本源中和太陽本源,效果比太陽更好,但依然沒有達到理想的效果,除非他徹底煉化星辰本源。

思考了片刻,張元清心裡一動,打算嘗試自降位格。

他的眉心飛出三隻小巧玲瓏的金烏,圍繞著他振翅飛舞。

接著,張元清召喚出星辰外衣,披在身上。

不出所料,在星光的稀釋下,他的“威能”迅速下降,不再那麼咄咄逼人。

“這樣就可以了…”張元清勾起嘴角,“可以回家了。”

鬆海,平繩小區。

穿著背心和迷彩軍褲的魁梧青年,敲開了402室的門。

腳步聲由遠及近,旋即鎖舌彈開,麵容有些憔悴的中年婦女開啟門,看見門口站著的青年後,如遭雷擊,愣在當場。

雷一兵看著母親明顯蒼老許多的臉,看著她黑發間掩蓋不住的銀絲,鼻子一酸,道:

“媽,我回來了!”

中年女人的視線瞬間模糊,淚水洶湧落下。

“怎麼杵門口不動?誰來了。”客廳的父親走了過來,看見門口站著的人,也呆住了。

父子倆無聲對視。

“爸,新年快樂!”

雷叔叔眼眶一紅,“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杭城,西子湖。

泛著粼粼波光的湖麵,忽然隆起,水流如同有了生命,勾勒出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五官清俊,穿著破爛的唐代服飾,齊腰的長發淩亂披散,麵板透著多年未見陽光的蒼白。

他靜靜的立在水麵,昂起頭,張開雙臂,享受著微風和陽光。

片刻後,他行走在水麵,一步步的走到岸邊,而周圍的遊客們全都無視了他,彷彿看不見此人。

正值春節假期,西子湖遊客人滿為患。

穿著破爛唐裝的青年返回岸邊,從一個遊客手裡拿來手機,問道:“支付密碼和開機是多少?”

遊客著魔般的給出了答案。

“謝了,手機回頭還你。”他熟練的解鎖手機,掃了不遠處的共享單車,蹬著單車,到奶茶店買了一杯奶茶,然後沿西子湖馳騁。

陽光正好,涼風拂麵,他瞇起眼,心裡默默道:

“我回來了…”這麼驚險。蔡龍神臉色徹底陰沉,他聽出來了,元始天尊並不打算分他道具,這是跟他對著乾?你說不分就不分?蔡龍神是在官方體製裡長大的,最不怕爭鬥,心裡冷笑一下,一把抓起鈴鐺、竹籃和葫蘆收入物品欄。「你!」黃太極臉色大變,他立刻看向元始天尊,隻見張元清臉上青筋一根根凸起,眼神裡的瘋狂和暴戾迅速擴散。壞了..黃太極心裡一沉,沉聲道:「蔡龍神,把道具拿出來,立刻!」「拿出來?」蔡龍神冷笑道:「我的戰利品,憑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