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絕色真千金×冷麵戰神王爺4

“就是母後太會鬧事情了,有些煩,才顯得不高興。”母後鬧事情沒錯,但是卻是因為發現他的病症加劇了。現在他就連母後在眼前晃悠久了,都會覺得不適,之前一次就暈在母後眼前。蘇意綿把他一隻手拉過來,放在肚子上,“感覺到了嗎,娃娃們在安慰你呀。”南宮煊低下頭親了兩下,非常公平一邊一下,抬起頭問:“那娃娃們的阿孃呢,有什麽表示?”蘇意綿傲嬌著,“你靠近點。”南宮煊當然是會湊上去。蘇意綿托著他的臉,左邊右邊各啾一...隨著門被推開,陽光從門縫之間進入屋子,一個身姿婀娜的身影出現在大開的門外。

拓跋璉看著女子黑色的身體輪廓進入屋內。

他長期處在昏暗之中的雙眼,從一開始不適應光線到逐漸適應明亮。

恍惚中,他似乎看見一個宛若九天仙子的女子,容色絕美,頎長苗條。

淡藍色的衣裙泛著淡淡的金色光芒,渾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輝,撩人心魄。

隻聽這個仙子開口,“王爺看看我這醫術如何?”

蘇意綿端著仙子般的姿態緩緩轉身一圈。

聲音嬌嫩俏皮,一下子把飄飄欲仙的他拉回紅塵。

拓跋璉看著她的衣裙因轉身的動作在空中飛舞又飄然落下。

清咳一聲開口:“蘇小姐醫術果然高明。”

蘇意綿勾唇,“這下我是否有資格為王爺診治?”

拓跋璉回望,“當然。”

拓跋璉驅動著墨家子弟為他精心打造的輪椅,示意蘇意綿跟著一起進入內室,近侍季宇輝一直陪同。

為了讓醫者更方便診斷治療他的雙腿,他的襲衣樣式不太一樣。

近侍季宇輝幫拓跋璉掀開一層又一層衣服,才露出腿部肌膚。

蘇意綿偷偷在心裏數了一下,足足有五層。

她忍不住吐槽,這炎炎夏日,穿這麽多衣服也是服了。

可能是她的目光太過熱烈,拓跋璉淡淡瞥了她一眼。

蘇意綿立刻收斂了些,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腕開始把脈。

蘇意綿內心:統寶寶,又要麻煩你了。

【超級可愛係統小寶貝線上為您服務,親親,你未來男人是雙腿神經性壞死呢。】

【請問您需要的是這顆金藥丸,還是這顆銀藥丸,還是係統商城出品的‘超級’修複丸呢。】

蘇意綿:感謝臨時河神統寶寶,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當然是全都要。

【真是貪心的大人呢,不過,女人,你的貪心引起了本寶寶的注意。】

【本寶寶決定送你兩份‘超級’修複丸,順便一提,是刷貪心大人的積分哦。】

【再順便一提,你未來男人正好需要兩份‘超級’修複丸,建議親親按照係統獨特的按摩手法,按摩七天後喂一顆藥丸,接著再按摩七天再喂另一顆藥丸哦。】

蘇意綿:統啊,你明明可以直接搶我的積分,卻還白送我一套治療流程,嗚嗚嗚我真的好感動。

【哪裏哪裏,親親太過客氣。】

蘇意綿:統啊,好賴話你聽不懂的嘛,明明一顆修複丸就完事兒,你還收我五倍的積分。

【此言差矣,要是這麽輕鬆就治好他的腿,以拓跋璉多疑的性格,怕是要詢問你修複丸的出處。】

【他手下可是有一個神秘的暗閣,專門搜尋查探天下密事,你要是圓不回來,可就很難再得到他的信任了。】

【現在有量身定製的治療方案,宿主掌握特殊按摩手法,得到兩顆‘超級’修複丸,以及學會‘超級’修複丸的藥方。】

蘇意綿:明白了,這簡直物超所值,愛鼠你了,統寶。

【哼哼~】

係統越升級越智慧了,機械童音中偶爾能聽出一些人類纔有的情緒。

蘇意綿正想著,近侍季宇輝急躁的聲音讓她回神,“你究竟行不行?怎麽把了這麽久的脈?”

蘇意綿一點都不生氣,這位近侍越是真心實意關心拓跋璉,就越是代表他忠心。

蘇意綿勾唇淺笑望向拓跋璉,“若是我與其他醫者一樣,王爺才會擔心我是否有真本事。”

拓跋璉回望,示意她繼續說。

她眉頭一挑,“可我若沒有真本事,我根本不會一頭莽進這璉王府。”

她語氣鏗鏘有力,“王爺這腿僅需半月便可醫好,待王爺恢複往日的英勇,我另有賀禮贈上。”

拓跋璉的手不斷摩挲著輪椅上的操作杆,“本王自然是信任蘇小姐的,治療何時開始。”

“現在!”蘇意綿道:“請王爺上床仰臥,我替王爺按摩壞死的肌肉。”

季宇輝著急,“前前後後來了那麽多個醫者,按摩也有針灸也有,都不見效,你怎麽也按摩?”

蘇意綿這時是真的有些生氣,“你是不是別家派來的細作?一直在說喪氣話,究竟想不想要你家王爺好?”

拓跋璉替季宇輝解釋,“他就是太過擔心本王,他與本王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絕無可能是細作,也是真心為本王好。”

他擺手示意,季宇輝不再質疑,也閉口不言了。

他操縱著輪椅移到床榻邊,用雙手支撐起自己,通過強悍的手臂力量,讓自己平躺在床上。

蘇意綿白了季宇輝一眼,才坐在床邊,背對著拓跋璉。

相較於如今醫者的按摩手法,蘇意綿的手法更加特別。

揉、按、捏、擠、拍,手法快速,力度恰到好處。

拓跋璉的腿神經剛開始被破壞到壞死已經有五年,蒼白細直,完全不像一個武將的腿。

蘇意綿連續不斷按摩了半個時辰,才甩甩手停下,站起來拉伸自己有些僵硬的身體。

任誰坐在這麽一點床邊邊,還要努力給人進行按摩。

誰都會半邊屁股坐麻的好吧!

拓跋璉發現自己原本毫無知覺的腿上出現了一股熱流,在腿上流動一會兒就消散了。

季宇輝閉著嘴巴,用著急得五官已亂飛的神情詢問。

拓跋璉已經顧不上他這個情同手足的近身侍衛,雙臂一撐坐了起來。

“蘇小姐,蘇神醫,本王腿上有知覺了!”

蘇意綿自謙,“當不得王爺這一句神醫,隻是恰好我所學與王爺腿疾對症罷了。”

家人們誰懂啊?他叫她神醫誒。

可是她隻是好運繫結係統這個作弊神器,才能學會這些罷了。

可她還是高興鼠了。

在現代哪個白衣天使不想成為病人口中的神醫。

她雖然不是白衣天使,但她被她的第一個病人叫做神醫誒。

嗚嗚嗚,眼睛要流麵條了。

拓跋璉不在意她冠冕堂皇的自謙。

他隻知道他運氣極好,纔等待了五年,就等到了神醫。

還有好多如他一般傷到了腿的士兵,等了好多年還未等到治療方法。

也許蘇神醫會改變這一切!他的寵物兔了。嘖,怎麽這麽髒!——蘇意綿感覺自己泡在家裏的溫泉之中,她在溫熱的水中舒展身體,伸了一個懶腰。睜開眼睛就想喊人來幫她搓背,一睜開,視野裏的人超級大。她遲鈍地想著,哦,現在是兔形。男媽媽幫她洗澡就不要變回人了。男媽媽?男的?!綿小兔子眼睛瞪大,哦莫,是那個一招製服她的狼王。環視四周後,她發出尖銳的叫聲。她怎麽會在鍋裏,這麽大的鍋,水是熱的,還有調味草?!她瘋狂拍水,把水往狼王臉上潑去,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