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眼盲戰神VS替嫁庶女51

到肚子都笑疼了,才堪堪停下,顧清宴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心裏卻覺得這樣的日子很是踏實。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告訴她那件事。蘇漫卻精準地捕捉到了他的欲言又止:“陛下有話要說?”“額,沒有,真就是想問問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點心?”顧清宴連忙挪開目光,有些心虛地回答。“陛下有話不妨直說,”蘇漫大眼睛盯著他,心裏隱隱有些猜測:“可是蘇家的事?”顧清宴見瞞不住,抿了抿嘴,還是決定告訴蘇漫:“嗯,大理寺那邊已經查...第二日一早,沈夫人去郭老院子抓來兩個壯丁,跟著幾個奶孃一起看孩子,自己帶著蘇漫登了秦府的門。

若是沒出這檔子事,秦安看到沈夫人登門,怕是會高興的蹦起來。

可這事一出,他連笑,都笑得有些勉強。

“不知小妹突然登門,有何事?”

沈夫人僵著臉笑了笑:“那個,大哥,我也不跟你囉嗦,我今日來,是為了青柏那孩子。”

一聽是為這事而來,秦安的臉色愈發難看起來:“嗬嗬,想必小妹已經聽說,秦家與周家結了親。”

“大哥,周家那小子是個什麽德性,你也是知道的啊!你就忍心讓語嫣嫁去那個火坑嗎?”

“小姑說的輕鬆,你以為我們願意這樣嗎?”

秦夫人聽到這話,卻是忍不住冷了臉:“在這京中做官的人家,哪個沒有七竅玲瓏心!還不是在你府上被人瞧見了,到底是傷了名聲!”

“舅母此言差矣!”

蘇漫聽到秦夫人埋怨婆婆,立刻站出來護犢子:“我兒滿月宴和百日宴,都不曾邀請秦府,您不請自來,傷了語嫣的名聲,怎麽如今都怪起我們來了?”

“難不成,你出門崴了腳,還要怪路不平?”

“你!你怎麽跟長輩說話呢?有你這麽當兒媳婦的嗎?”

“行啦!”

秦安苦大仇深地開口道:“這件事已經定下,你們就不要在這裏掰扯誰對誰錯了!”

“小妹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去備飯吧!”

秦夫人也知是自家理虧,抽泣兩聲,甩著帕子出門備膳去了。

沈夫人看著秦安頭疼的樣子,也站起身:“大哥,那我先去瞧瞧語嫣。”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自盡了!”

秦安聽到這個訊息,立刻從椅子上彈起來,朝外飛奔而去。

蘇漫知曉此事非同小可,也緊緊跟在身後。

他們趕到依柳院的時候,秦語嫣剛人從房梁上放下來。

“語嫣!語嫣!我的兒啊!”

秦夫人抱著秦語嫣哭的撕心裂肺,秦安看到這樣的場景,一口氣沒上來,差點厥過去。

“漫姐,快救人啊!功德送上門了!”

蘇漫反應過來,連忙上前讓秦夫人把秦語嫣平放在地下。

秦夫人此時看到蘇漫,就像看到仇人一樣,一把將她推了個趔趄:“滾開!你們都滾開!別碰我女兒!”

蘇漫穩住身形,也沒打算慣著她,回懟道:“舅母我真的想白發人送黑發人,那我這做小輩的自然不能阻攔,隻是可憐語嫣妹妹,明明還有一口氣,卻被親娘耽誤致死!也不知她九泉下,能不能安寧!”

秦夫人反應過來她的話,一把抓住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能救語嫣?你說話呀!”

“你若是再耽誤,我就真不能保證了!”

秦夫人聞言,立刻鬆開手,眼神倉惶的坐在地上。

蘇漫也不耽誤時間,立刻讓人開啟所有門窗,又將人全都趕了出去,為秦語嫣做起了心肺複蘇。

心肺複蘇的黃金時間是4分鍾以內,也不知道現在來不來得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在蘇漫快要堅持不住放棄的時候,秦語嫣終於咳嗽著醒了過來。

秦夫人立刻衝了上來,將女兒的手緊緊握在手心:“語嫣!語嫣你怎麽樣?”

秦語嫣隻看了她一眼,便重新閉上了眼睛。

蘇漫見此,心中一驚,人最怕沒有活下去的念頭,這次救得了她,下次真不一定能來得及!

她雖然不齒秦語嫣的這種行為,但也不忍心真的眼睜睜看著她去死。

“語嫣妹妹若這般輕易死去,青柏怕是要為你殉情了!”

聽到青柏的名字,秦語嫣眼眸中劃過一絲光亮,她自嘲地笑了笑:“是我自甘下賤,若我真的死了,青柏怕是隻會覺得輕鬆吧!”

“我不是!”

蘇漫聽到這個聲音,終於鬆了口氣,還好留了個心眼,把人喊了過來,不然今日,該如何收場……

青柏飛奔至房中,眼神充滿慌亂看著秦語嫣:“秦小姐,我隻是區區一介侍衛,不值得秦小姐如此對待。”

秦語嫣眼神緊緊鎖著青柏:“如果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自第一眼見到你,便覺得,我此生就該嫁給你,若不是你,那也不能是旁人。”

“你……”

青柏連著張了幾次嘴,才將話說出口:“你這又是何苦!”

“舅舅,既然如此,我不妨做個順水人情,成了這一段姻緣!”

沈南辰姍姍來遲,將手中一個盒子遞給秦安:“不知用它當聘禮,夠不夠格?”

秦安開啟,裏麵竟是一幅吳道子的真跡,這幅畫,尋遍天下,怕是都找不出幾幅了!能拿出來當做聘禮,實屬難得。

他猶豫了片刻,還是婉言拒絕道:“可週家那邊……”

“舅舅放心,周家那邊,外甥已經說好了!”

沈南辰淡淡的說出這句話,就好像在說他今日午膳吃了什麽一樣平淡。

“青柏自小與我一同長大,不但是我的暗衛,也是我孃的義子,他的終生大事,我們自然要操心,娘,你說句話呀!”

“哦,對對對!”

沈夫人反應過來,連忙幫著兒子忽悠:“對,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隻不過旁人不知道而已,青柏這孩子,我自小看著他長大,說是親兒子也不為過!品行絕對沒問題!再說他如今在軍中也有職位,來日不愁升遷!”

秦安看著她,無奈的歎了口氣:“小妹,這麽多年了,你一說謊就眨眼睛的毛病,還是沒改的了啊!”

沈夫人心虛地躲過他的視線:“我我明日就將他收為義子!入我沈家族譜,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沈南璟!我也不算說謊!”

青柏看了眼沈夫人等人,梗著脖子跪在秦安麵前:“秦大人,我雖然什麽都沒有,但我願意為了語嫣拚命爭取!以後,絕不讓她受半點委屈!此生此世,青柏隻要她一人!”

青柏這番話,將家中有幾個小妾的秦安說的汗顏不已。

秦夫人在暗中狠狠擰了一下自家夫君,秦安疼的直抽抽,卻又不敢吭聲。

“唉!都是兒女債啊!”

“罷了!隨你們高興吧!”卒扯上關係了?】【切!一個獄卒的家屬,還跟都官郎中家的小姐杠上了,真是自不量力!】【就是啊!一個連品級都沒有的雜役,也敢大言不慚說任職!真是豬鼻子插蔥,裝象啊!】秦浩宇想走,卻被百姓團團圍住,每一句話都像一道酷刑打在他身上,壓的他快要喘不過氣!偏偏陸茶還要再添一把火,她上前狠狠地扇了秦浩宇一巴掌:“秦浩宇!你這個騙子!你不是說在刑部當大官嗎?怎麽變成了獄卒!”“茶茶,我們先回家,回家再說!”秦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