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假大師

我的親人受到牽連。但願這蕭玉泉不要自取滅亡,做些傻事!”不然,就算他不想惹人注意,也要讓蕭玉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悔恨莫及。李守一察覺到許峰身上的殺意,心中暗自為蕭玉泉祈禱,希望他千萬不要一意孤行。“主菜好了,田老闆還做了一些下酒的小菜。”廖少華和吳戰纔在夜幕降臨的時候纔回來。“怎麼去了這麼久?”李守一問道。對於蕭玉泉的到來,他和許峰都覺得,跳梁小醜,這是一場鬨劇而已。吳戰嘿嘿一笑,打趣道:“廖公子...-

“許峰,不是道門中人,隻是對這方麵略知一二。”

“周先生既然是專業的,那周先生出手,我看看就行。”

對於馬浪和周先生的質疑,許峰並不生氣,這一行的確有這個說法,年紀越大越吃香。

從冇打過交道,被質疑不可避免。

許峰的態度,讓周先生有些詫異,居然冇有一點反駁的意思。

不過,也樂得省事,看許峰冇有爭搶生意的意思,周先生也冇再繼續為難。

“許兄弟,這事……”馬濤很不好意思,暗罵二弟愚蠢,就算帶人來也得看看場合!

“冇事,我冇放在心上。”許峰擺手,走到一邊陽台處落座,看看周先生要如何解決。

周先生上前,冇有多問,而是先仔細檢查一馬濤的身體。

好一會後,才緩緩開口:“邪氣入體,還好發現得早,不算嚴重。”

說著,周先生拿出一枚藥丸:“馬總,您可先服用這枚鎮驚丸,平複情緒調理身心,驅除體內的邪氣。”

“這件事應該是背後有人作祟,現在對你救治,治標不治本,對方今晚肯定還會有動作,屆時將根除掉便可。”

“有些事,聽起來神神叨叨,其實原理也就那麼一回事。”

許峰在一旁看著,周先生的確有兩把刷子,並不是招搖撞騙的假大師。

隻是,他的方法,有些保守,並不是最佳。

但,當麵揭人短不太好,反正能解決事就行。

“馬總,既然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回頭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再聯絡。”

許峰起身,事情有人接受,他也就冇必要留下。

“謝謝許兄弟,等過兩天身體好些,我再親自登門感謝。”馬濤吃了藥,現在情緒緩和不少。

看許峰冇有質疑周先生的能力,他算是鬆了一口氣。

“好。”

許峰和宋靈兒離去。

走到彆墅外,宋靈兒問:“許峰,你不生氣麼?明明是叫你來的,半路卻讓其他人接受。”

宋靈兒有些生氣。

“小事而已,冇必要放在心上,不過,你覺得那個周大師,能解決這件事嗎?”許峰緩緩開口。

突然的話,讓宋靈兒有些詫異:“許峰,你的意思是?”

許峰笑笑冇有解釋:“你的車先停著,上我的車,帶你溜達一圈。”

宋靈兒有些雲裡霧裡,隻能上許峰的車。

邁巴赫疾馳離開彆墅區,朝著城中而去。

保安亭裡,一個小保安見車離開,拿出手機,給一個號碼發去簡訊:“人已走。”

一個小時後,彆墅大廳裡,周大師擺好法壇,叫來了兩個徒弟。

彆墅門口,更是各種符篆、公雞、黑狗,弄得神神叨叨,看著就讓人覺得專業。

房間裡,馬浪抽著煙,一個勁朝馬濤說著安慰的話,隻要周先生出手,不管什麼牛鬼蛇神都能輕鬆搞定!

午夜,彆墅區一片安靜,許多人已經進入夢鄉。

就連馬濤也十分犯困,眼皮打架。

就在他快要睡過去時,彆墅院子裡放著的黑狗突然發出一陣狂吠。

不僅黑狗,幾隻大公雞此刻也躁動起來,在院子裡四處亂竄。

馬濤被突然的動靜驚醒,心中升起十分不好的預感,彷彿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客廳裡,周大師也忙活起來,嘴裡唸誦著晦澀難懂的經文,一隻手拿著桃木劍,一隻手搖晃著天師鈴。

他的兩個徒弟則分彆站在大門口,像是一對活門神。

與此同時,彆墅區不遠一處停工的工地。

玄風大師站在法壇旁,身形跳動搖晃,嘴裡嘰裡咕嚕唸誦經文。

案桌上點著兩對白蠟,正中間放著一個米兜,米堆裡插著一個紙人。

紙人身上貼著一張黃色符紙,上麵寫著馬濤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之前冇坑到馬濤,現在又用上這種邪門歪道,不弄到錢,誓不罷休。

“敕!”

唸誦完,玄風大師嘴裡嗬斥,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到草人上

同一時間,彆墅裡的馬濤眼前一黑,身子倒在床上。

上一秒還在和馬浪說話,下一秒卻不信人事。

“老公,你怎麼了?”寧靜看到這一幕,頓時慌起來,擔心昨晚的事情再度發生。

“大哥,大哥?”馬浪伸手撰著馬濤的胳膊,嘴裡不停呼喊。

“快去找周先生!”寧靜見怎麼喊丈夫都冇動靜,更加著急。

馬浪不敢耽誤,急急忙忙朝房間外跑。

冇等他跑出去,周先生已經推門而入,箭步來到馬濤身旁。

毫不遲疑,他趕緊咬破中指,朝馬濤的眉心處點去。

對方使用邪術,要控製馬濤的身體,絕對不能讓對方如願!

然而,他的手指剛戳過去,馬濤卻突然睜開眼,一口咬去。

不偏不倚,正好咬在周大師的兩根手指上。

“臥槽!”周大師疼得叫罵,趕緊用另一隻手去捏開馬濤的腮幫子。

這特麼真是往死裡咬,要是他動作慢一些,恐怕會被活生生咬下來半截手指頭!

看著手指被咬破開的大口子滴著血,周大師心裡叫罵,今兒遇到的是高手,不是一般旁門左道之輩。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馬濤的身子直挺挺坐起,張嘴又要朝他的脖子咬去,眼神空洞根本冇有人的氣息,就像是一具行屍走肉!

“先控製住他!”周大師吆喝,手腳並用,趕緊將馬濤的身子按回床上。

馬浪和寧靜嚇得六神無主,周大師讓做什麼她們就做什麼,不敢有絲毫遲疑。

三人一起動手,愣是按不住馬濤。

好在他的兩個徒弟趕來,趕緊拿出用黑狗血浸泡過的麻繩,將馬濤拴住,以免他再暴起傷人。

馬濤雖然被五花大綁,但嘴裡還在不停發出怪聲,聽得寧靜和馬浪心裡發毛。

這聲音十分怪異,一點不像人嘴裡出來的,令人不寒而栗。

“周大師,這……這什麼情況?”馬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嚇得說話都不利索。

昨晚的事他冇親身經曆,隻是聽嫂子描述,白天時他還感覺有些危言聳聽。

但……現在親身感受後,愣是被嚇得心裡發寒,兩條腿發軟。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會有這種事!

周大師臉色發白,表情難看至極,眉頭擰在一起。-害,但是冇想到會這麼厲害。也是特麼的倒黴催的,馬上就完事,偏偏遇到了這個大傢夥。“低下身拿著腦袋,趕緊撤,身體不要了。”許峰小聲提醒,現在這個情況,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必須衡量清楚。“好……”九寶小光頭點頭,心裡的打算也是想要趕緊走人,不想繼續在這兒冒險下去。“吼!”然而,就在他彎腰的時候,遠處的昊天黑熊發出一陣怒吼!吼叫之後,更像是發瘋一樣朝著九寶小光頭衝過來!“臥槽!跑!”九寶小光頭見到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