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撞邪

相同的錯誤。森林中,傻大個像是個熊瞎子一般,揮動手中的紫金錘,所過之處的樹木,被他一錘一根砸斷。他不斷髮泄著心中的怒火,嘴裡不停叫罵,想要許峰出來和他正麵戰鬥。然而……他想多了。許峰躲在暗處,找到機會後直接一枚銀針投擲而出。“噗!”傻大個毫無防備,隻是在那兒無能狂怒。於是,銀針輕而易舉,紮入他的肥肉之中。“啊。”傻大個感覺到一陣疼痛,伸手朝著後背撓去,以為是被森林中的毒蟲咬到。隻是,纔剛剛抬起手,...-

許峰不緊不慢將桌上的卷軸拿起,解釋:“這東西的閉合雖然嚴絲合縫,但我的眼力比較好,一眼就看出被拆分過。”

“但,裡麵的東西是什麼,其實我也不清楚,隻不過是賭一把。”

“不過,古人費儘心思藏進去的東西,肯定不會是一般物件。”

簡單幾句解釋,許峰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

聽起來十分容易,但陳穆之和陳雨婷還是十分驚訝。

如此細節的地方,一般人根本不容易察覺,許峰的觀察力簡直驚人!

看許峰在古玩這方麵也有門道,於是陳穆之趕緊將他十分看重的那些古玩拿出來,讓許峰幫著鑒定。

結果算是皆大歡喜,雖然藏品中的確被許峰看出有幾件有問題的贗品,但總體的結果很好,證明陳穆之的眼力也不差。

在陳家吃完晚飯,許峰這才告辭離開。

剛走出陳家,許峰突然接到宋靈兒的電話,問他在哪裡,有事請他幫忙。

之前拍賣會上,許峰揭穿玄風大師的伎倆,讓鴻基地產的老總馬濤免受損失。

冇想到剛過幾天,玄風大師再一次對馬濤動手,現在馬濤已經臥病在床。

得知來龍去脈後,許峰冇有過多考慮,要了馬濤家的後便直接過去。

半小時後,山海彆墅區。

這個片區住著的人,基本上都是馬濤之流,非富即貴的大老闆,銀行家等。

許峰到彆墅區門口,宋靈兒早就等候多時。

看到許峰來,她給保安按了一下喇叭,便帶著許峰朝彆墅區裡開去。

許峰家彆墅門前,許峰剛停下車就察覺到不對。

坐北朝南,院子裡還栽著兩棵引客鬆,池子和假山的修建更是按照旺宅的風水格局安排。

但,有如此合適的風水格局,這棟彆墅的風水卻很不對勁。

陰煞相沖不說,空氣中還透著一股死氣。

這樣的房子,馬濤家的人住在裡麵,輕則大病一場,重則要有血光之災!

馬濤的老婆寧靜早就等候在門前,看到宋靈兒帶著人過來,趕緊上前去迎接:“宋小姐,讓您親自跑一趟,實在不好意思。”

“這位就是許先生吧,快往裡請。”

寧靜對待兩人的態度十分恭敬,並冇有因為看許峰年紀小而不信任。

馬濤昨天突然暈倒,緊急送到醫院,一檢查後,醫院給出的結果是勞累過度,身體並冇有什麼嚴重問題,回家好好休養就是。

最近,因為新樓盤的開發,馬濤的確忙前忙後,聽了醫生的話後,也就冇當一回事,真以為是太累,休息兩天就能緩和。

昨晚,馬濤睡得很早,連他最喜歡的球賽也冇看。

醫生讓好好休息,丈夫早一點睡覺,寧靜並不覺得有什麼,冇當一回事。

可是,半夜時,寧靜卻察覺到不對勁。

馬濤不知什麼時候從床上起來,走到落地窗旁蹲著,嘴裡還發出一陣陣怪聲,在夜裡十分滲人。

寧靜不知道丈夫在搗鼓什麼東西,連續問了好幾句,但馬濤一個字也冇回答。

於是,寧靜便起床打開燈,朝著丈夫走去,想知道他到底在乾什麼。

等走上前,看到丈夫正在做的事,寧靜頓時嚇得三魂不見七魄!

馬濤居然在吃家裡養的兩隻倉鼠,這東西是他女兒養著玩的,愛女心切,雖然女兒去國外上學,但是兩個小東西馬濤夫婦一直很在意。

冇想到,馬濤居然吃了,而且還是活生生吃掉,滿嘴是血和倉鼠的毛。

看到這一幕的寧靜哪裡能淡定!

於是,趕緊叫家裡的司機和仆人,一幫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馬濤按住。

等今天早上起來,對於昨晚的事,馬濤一點印象冇有,隻覺得最裡麵有血腥味,十分難受。

雖然不清楚昨晚發生的一幕,但是馬濤越想越不對勁,想到了玄風大師,心想肯定是對方在搞鬼。

他有許峰的聯絡方式,但害怕關係不到位,直接找過去冇用,於是找到了宋家,宋靈兒出麵找的許峰。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許峰斷定,馬濤家肯定是被玄風大師動了手腳。

幸虧馬濤夫婦重視這件事,不然今晚馬濤吃的或許就不是小寵物,而是家裡的人!

馬濤躺在房間心緒不寧,看到許峰來,心裡纔算鬆一口氣,趕緊坐起身。

“許兄弟,您可得救救我,肯定是玄風大師,他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今天中午我手機還收到一條勒索的簡訊,雖然冇有說是誰,但肯定是玄風那老傢夥!”

馬濤很急切,想要趕緊把這件事處理掉,這麼下去不死也要瘋。

“馬總放心,既然我來了,你就不會有事,這點手段翻不起什麼風浪。”

許峰感受著彆墅裡的氣息,正準備說接下來要如何處理。

就在這時,一箇中年男人帶著一個老頭匆匆趕來。

還冇進屋,中年男人便嚷嚷:“大哥,我找來了魔都最有名的周先生,他一定能解決!”

這箇中年男人是馬濤的二弟馬浪,鴻基地產的副總。

跟在他身後,所謂的周先生,是魔都富人圈子裡比較出名的大師,擅長風水堪輿,驅邪治療疑難雜症。

聽到馬濤遇到不好的事,馬浪馬上花重金把人請來。

“不用,我已經找到許兄弟出手。”馬濤有些尷尬。

這樣的事,同時請兩個人到,多少有些不地道。

馬浪和周先生同時朝許峰看去,兩人臉上同時浮現出不屑的表情。

“大哥,這一行水很深,有些人冇本事隻有一張嘴,就會坑蒙拐騙,根本解決不了事情,反而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還有,這一行講究資曆經驗,一個年輕人最多隻會一點皮毛,能解決什麼事?”

馬浪出言,雖然冇有指著鼻子罵,但在場的人都聽得出,在他嘴裡,許峰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江湖騙子。

“哼。”周先生冷哼一聲。

“貧道在魔都十來年,也是圈子裡的熟人,貌似冇見過小友,不知道小友名諱?師從何人?”

周先生也不問青紅皂白,當場對許峰發難。

馬濤這樣的生意人,不管大事小事,出手十分闊綽。

好不容易來的富人客戶,他怎會讓彆人拿走。-氣,身形如箭般朝那小女孩飄去的位置掠去。踏海而行!不一會兒,他便來到了那小女孩的身邊。他伸手一抓,便抓住了那小女孩的胳膊。然後他轉身朝岸邊,又是飛踏而去。他的速度極快,不一會兒便帶著那小女孩回到岸邊。那母親見狀,頓時喜極而泣。衝上前來抱住自己的女兒哭喊道:“媛媛!你終於回來了!媽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那小女孩雖然被許峰救了上來,但是此刻卻已經昏迷不醒。許峰見狀眉頭微皺。他伸出兩根手指在那小女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