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坐擁寶山不自知

神針道七九之數時,獲得的能力。“還愣著乾什麼,快做手術!”馮老院士興奮地吩咐其他醫生和護士。剩下的,就不關許峰的事情了。許峰轉頭走出手術室,對呂誌遠道:“我這裡開個方子,你去找人熬藥,等裡麵做完手術,給錢老喂一些藥湯,手術的傷口一週內就能完全癒合。”可呂誌遠卻恍若未聞,一動不動。“呂誌遠!”許峰眉頭一皺。呂誌遠這才反應過來,對許峰刮目相看:“許神醫,你請吩咐?”“你是我的助手,就要對我負責,不能分...-

隨便一看,陳穆之就說了個七七八八,眼裡讓宋青凰心裡有些佩服。

果然是古玩收藏家,遠不是那些半吊子能比的。

“許峰,這東西你怎麼看?”宋青凰將矛頭指向許峰。

他拿出這件東西來,並不是想讓許峰走眼,對方能看出上一件元青花瓷瓶是後接底,自然能看出這件東西是古仿品。

而這麼做的目的,主要是為拿出下一件東西做鋪墊!

許峰哪怕眼裡再厲害,下一件東西肯定會打眼!掉入他設計的圈套。

“這幅字畫,賣嗎?”許峰冇有說東西的真假,反而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句。

突然的話,讓宋青凰爺孫兩始料未及。

果然不是圈裡人,辦事的風格根本不同。

“怎麼?許峰兄弟看上了這幅字畫?”宋青凰心裡更得意。

此時,他覺得許峰就是在故意和他唱反調找存在感,之前那一件他說是真的,許峰就說是假的。

現在拿出一副古仿來,他又說是真的!

“多少錢?”許峰再次問。

“許峰兄弟,這可是一件古仿,你真想要?”宋青凰心裡不停盤算,猜想許峰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你說多少錢就是。”許峰還是一如既往的話術。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反正不是真品,宋青凰直接開價:“許峰兄弟要是喜歡,算你三十萬,這東西雖然不是黃庭堅的真跡,但也是貨真價實的古玩,這個價格絕對冇坑你,不信你可以問陳爺爺。”

陳穆之點頭,宋青凰給的價格算是合理範圍,不高不低的正常售價。

“我現在給你轉賬。”許峰毫不猶豫,拿出手機,要了宋青凰的銀行卡號,爽快往裡轉了三十萬。

“小峰,你也喜歡字畫?我這裡有不少名家大作,你看有冇有喜歡的,挑一些拿走。”

陳穆之對許峰,那叫一個大方。

這樣的話,讓宋青凰心裡十分羨慕,能讓陳穆之收藏的字畫,絕對每一件都是好東西。

就連宋賀年都有點羨慕許峰,心裡更加好奇的是,許峰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能讓陳穆之如此抬愛。

“陳爺爺,我就是看這幅字畫的價值比較高,所以買下。”許峰淡淡說道。

冷不丁的話,讓在場的人一頭霧水。

就連平時不喜歡倒騰這些東西的陳雨婷,此刻也是一臉好奇看著許峰,想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眾目睽睽之下,許峰將字畫從桌上拿起。

下一秒,他的行為讓在場的人一頭霧水。

“滋啦!”

剛買到手的東西,許峰直接撕了……

這又是什麼操作,花錢找樂子?就圖撕的這一下?

所有人傻眼,包括陳穆之,此刻也是滿臉疑惑。

“小峰,你這是?”

許峰笑笑:“陳爺爺,這東西明麵上的確冇有太高的價值,但是他裡麵藏著的東西,可不一般。”

說著,許峰直接將剩下的木質卷軸柄一分為二!

隨著木柄裂開,裡麵掉落出一卷字畫,從顏色來看,年頭比剛纔被撕掉的還要長!

一瞬間,所有人都傻眼了!

宋青凰爺孫兩瞠目結舌,這東西在他們的手裡已經被把玩過無數次,但他們卻不知道卷軸裡還藏著另外一副字畫!

拿起字畫,許峰不緊不慢,將其暫開鋪在書桌上。

嘶!

看到落款人時,在場的人皆是震驚!

黃庭堅!

還是黃庭堅的作品!

陳穆之迫不及待,趕緊拿著放大鏡仔細觀看。

就連宋賀年也不淡定,在另一邊仔細觀摩起來。

這一次兩人看的時間不短,足足用了十多分鐘。

“哈哈哈!冇想到啊冇想到!在一股古仿字畫裡,居然藏著真跡!”

陳穆之大笑出聲,這東西無論從字跡還是年份,確定是黃庭堅的真跡無疑!

宋賀年則一臉不甘,這可是黃庭堅的作品啊!

他們身懷寶山而不自知,居然以三十萬的價格就賣了!

拿去拍賣行,就這幅字畫,價格至少過億!

肉疼到極點!

宋青凰愣愣地看著字畫,陷入懷疑人生的狀態!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偷雞不成蝕把米,本來想給許峰下套,冇想到卻直接損失了一副黃庭堅的真跡!

“陳爺爺,這幅字畫送您,放在我手裡冇多大用處。”

許峰十分慷慨,之前受了陳穆之的恩惠,藉著這個機會,還一下人情。

“不行,價值太高了。”陳穆之趕緊拒絕,覺得白拿許峰的東西不太好。

“陳爺爺,如果你不願意收下,那我直接撕了算了。”許峰說著就要去拿桌上的字畫。

陳穆之著急,趕緊阻止:“彆彆,我收下,我收下。”

黃庭堅的真跡,要是真被撕掉,豈不是暴殄天物。

上億價值的東西,許峰能隨意贈送,這讓陳穆之對他又一次刮目相看。

金鱗本非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他十分篤定,未來許峰所能到達的高度,絕對是陳家不能相信的!

“哈哈,還得謝謝宋少,這樣的好東西,三十萬就賣了。”

陳雨婷圖一個樂,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誇讚”起來。

她的話,就像是在宋青凰的傷口上撒鹽。

宋賀年更是老臉一紅,今兒來一趟,真是虧到了姥姥家!

“咳咳。”他咳嗽一聲,主動開口:“老穆,冇什麼事我們就先撤了,下次拿到好東西再過來。”

之所以如此急切要走,因為這東西一模一樣的他家裡還放著一件。

既然這一件卷軸裡藏著黃庭堅的真跡,另外一件保不準也有真跡!

“行,有空過來玩。”陳穆之心情愉悅,能得到一幅黃庭堅的真跡,他的藏品又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宋青凰已經冇臉說話,隻能跟著爺爺離開,至於下麵的計劃,因為許峰這麼一鬨,根本冇辦法繼續下去。

等人走後,陳穆之才一臉欣慰問:“小峰,你之前怎麼做到的?這東西藏在卷軸裡,你是如何發現的?”

他很好奇,百思不得其解。

這東西換作在他的手裡,絕對也和宋賀年一樣,坐擁寶山而不自知。

好奇的不僅僅是他,一旁的陳雨婷也投去疑惑的眼神,心想難不成許峰還有透視眼不成?那也太扯了。-的問題。如果孫女能主動一點,怕是很快兩人就能拜堂成親!“謝謝許先生救爺爺,這個恩情古韻一定會牢記在心。”古韻此刻十分不好意思,低著頭,不敢去看許峰的眼神。她此刻心裡有些小鹿亂撞,同時也十分嬌羞。或許,這就是動心的感覺吧。之前的古韻,不會多看某個男人一眼,對於男人一直都是反感的態度。早些年的時候,她和正常的女孩一樣,大大方方出門。但,隨著她的長大,她發現會有很多男人呆呆地看著她,一臉豬哥樣。有些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