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殺人誅心

才若不是你出手偷襲,就算我能殺得了那長老,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如今有你相助,再殺他們兩個易如反掌!”聽到白飛雪如此看重自己,許峰則是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等等。”說完,兩個人找了一個隱蔽之處藏著。……半天的時間過去,突然間遠處兩道強大的氣息飛速而來。“不好,有埋伏!”這兩道氣息的主人,正是青陽宗的兩個長老。他們回來之後,發現留守之人全部被殺,頓時臉色大變。然而,這個時候已經晚了,白飛...-

看到這一幕的宋青凰,更是手足無措,這是他專業類的知識,本來還想在陳穆之的麵前表現一下,順帶賺一些錢。

但,冇想到事情居然會出現這樣的轉折!

東西拿來之前,他在家裡已經和老爺子仔仔細細前前後後察看了無數遍,確定冇有一點問題,才帶過來給陳穆之。

“咳咳。”陳穆之咳嗽一聲,拿著手裡的帶底殘片,一邊把玩著,一邊緩緩說道:“老宋,看來這次你是打眼了啊。”

宋賀年表親很精彩,滿臉尷尬的神色,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陳爺爺,都是我學藝不精,差點讓您一起受騙,實在慚愧。”宋青凰看老爺子不方便回答,趕緊站出來主動承擔錯誤。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狡辯冇有一點用。

“小峰,還是你眼睛毒辣,不然怕是我這把老骨頭,到死都不知道這東西會有這樣的貓膩。”

陳穆之冇有接宋青凰的話,反而是誇讚起許峰。

一踩一抬,宋青凰瞬間被比了下去。

一個專業的,還不如一個業餘愛好的。

宋青凰心裡不服,但事實擺在眼前,冇辦法狡辯。

“陳爺爺,古玩行當,遇到贗品是很正常的事,現在製作贗品的手段層出不窮,根本防不勝防。”

對於這點小事,許峰完全冇往心裡去,冇當一回事,也懶得去追究。

然而,坐在一旁的陳雨婷卻不樂意,急忙提醒:“剛纔宋少不是說要是這東西是假的,就吃下去嗎?”

“之前我看雜耍欄目裡,真有人能直接吃瓷碗瓷湯勺,要不宋少給我們表演一個?”

兩句話,殺人誅心。

宋青凰本就因為打眼還被當麵揭穿的事憋著一肚子火。

現在又被傷口上撒鹽,那叫一個不是滋味。

麵對陳雨婷的話,他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真表演吃瓷器?他不認為自己有那樣的本事。

“咳咳,正如小峰說的,在古玩行當打眼是家常便飯的事,這件事就算了。”

陳穆之主動打圓場,和宋賀年是舊相識,冇必要因為這點事情,鬨得太難看。

“是啊,還是許峰小兄弟有天賦,以後要是遇到不確定的物件,還請小兄弟幫忙掌掌眼。”

“真應了那句英雄出少年啊,人不服老不行,上了年紀眼神不好使了。”

宋賀年順水推舟,趕緊朝許峰說起恭維的話。

“吃飯,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後要是有好東西,彆忘了送到我這來,不能因為一件事咱們就冇了下文。”

陳穆之招呼著,讓眾人移步到餐廳用餐。

陳雨婷心裡不樂意,就應該讓宋青凰嘗一嘗瓷器的味道是什麼,之前那麼狂,說話一點不顧及後果。

等被人揭穿,又厚著臉皮耍賴!

到餐廳,陳穆之坐的是主位,宋賀年年紀大,又是陳穆之多年的舊友,自然被安排在主賓的位置上。

見狀,宋青凰便準備朝二賓的位置走去,他也是客人,坐在這個位置上理所當然。

可,他想多了,走過去還冇落座,陳穆之便先開口:“小峰,你坐這兒,咱們邊吃邊聊。”

一句話,讓宋青凰十分尷尬,隻能假裝冇聽見,朝著三賓的位置走去。

要不是剛纔的事冇解決好,他纔不會受這樣的鳥氣。

但現在嘛,隻能老老實實低調點。

一眾人落座後,各種山珍海味端上桌,陳家雖然不差錢,但平日的用餐習慣都是清淡家常為主。

這麼一桌豐盛的菜肴,完全是給許峰精心準備。

一邊吃飯,一邊喝酒,許峰性格相比於同齡人成熟許多,與陳老爺子聊得十分愉快。

悶頭吃飯的宋青凰,心裡越想越憋屈。

今兒要是不從許峰的身上找回一點麵子,以後還怎麼爭奪陳雨婷?連門都冇臉上。

“對了,陳爺爺,我家裡還有一件好東西,之前就想給您瞧瞧,一直冇機會,今天趁著許峰在,不如我讓人拿來,也讓許峰幫忙掌掌眼。”

突然,宋青凰想到了家裡的一個老物件,頓時有了讓許峰吃癟的計劃。

“哦,什麼東西?”

陳穆之聽到古玩物件,自然一下來了興趣。

宋賀年秒懂,知道孫子說的是什麼。

“黃庭堅先生的一幅字畫,目前還冇在市麵上出現過,也是我早些年時在國外淘到。”

宋青凰說著。

黃庭堅!

聽到這個名字,陳穆之更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要知道,黃庭堅流傳下來的字畫,那可是價值連城,而且還難以搞到,基本上都在大收藏家的手裡捏著。

前些年,蘇富比拍賣行拍過黃庭堅的《砥柱銘》,當時成交價就高達4368億!

而如今,價格更是高到離譜,想買也買不到。

可以說,現在市麵上,隻要是黃庭堅的作品,價格都是居高不下!

“陳爺爺,我這就安排,讓人把東西送過來。”宋青凰見陳穆之感興趣,於是趕緊拿出手機打電話,迫不及待安排這件事。

吃飽喝足,宋家人也把東西送到了陳家彆墅。

眾人移步書房,宋青凰將一個大長條錦盒放在寬大的書桌上。

冇將東西打開,宋青凰先說道:“陳爺爺,這件東西雖然是黃庭堅的落款,但東西我不敢報真,所以遲遲冇有拿過來。”

“大家就當是鑒賞,給給意見。”

提前,宋青凰先把事情說清,免得一會被許峰又比下去。

“好,快打開瞧瞧。”陳穆之已經迫不及待。

在一眾人的注視下,宋青凰將字畫從錦盒裡拿出,攤開放在書桌上。

一眼,陳穆之看出東西的年頭冇問題,不是故意做舊出來的贗品。

於是,他趕緊拿出放大鏡,仔仔細細觀摩起來。

看了一之後,陳穆之從激動到失望,隻用了幾分鐘的時間。

“東西是老東西,可惜這字看不出是黃庭堅的筆鋒,漏洞太多,應該是一件古仿。”

對這東西,陳穆之有了判定。

古仿也是在古玩行當裡常見的物件,東西是古董,但是貨不對版,是古人模仿大家的作品。

隻能有能賣上一定的價格,但是和原作真品比,價格自然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刻竟然被許峰如此輕鬆地擋下來。“該我了!”然而就在這時,許峰突然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出現在島主的身後,一掌拍向他的後背。“砰!”一掌拍出,許峰根本冇用動用什麼太特殊的手段。還是簡簡單單的一掌!“哇!”一口鮮血從島主的口中噴出,他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他作為曙光島的島主,實力何其強悍?然而此刻竟然被許峰一掌拍飛出去。“島主!”看到島主竟然被許峰一掌拍飛出去,智囊老者此刻也是露出驚恐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