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贗品貨

!”張漢生的臉色更難看了。“許峰,我們走著瞧!”……曼皇夜總會大門口,蔣學武一路小跑,打開一台私人訂製的加長版勞斯萊斯的車門:“許神醫,請。”“蔣老頭送我的車子?”許峰瞅了下道。蔣學武連連點頭:“是,是,這是我家老爺子專門給你定製的,手續都辦好了。嘿嘿,許神醫,我手癢偷偷開了幾天,你可彆跟老爺子說,要不然他得把我吊起來打。”“這車很拉風嘛。”許峰笑了一笑,拉著林子浩卻是揚長而去:“要是喜歡,這車你...-

陳穆之挑眉,感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還尋思今兒宋賀年哪兒來的時間,親自帶著東西來家裡鑒賞,原來是這一層關係。

心中已有最佳孫女婿的人選,陳穆之自然不會對送宋青凰有好感。

於是,他趕緊開口:“老宋,也給你介紹個年輕才俊,這位很可能是我未來的孫女婿,許峰。”

陳穆之人老成精,這句話一石二鳥,一來讓宋賀年打消兩家聯姻的想法,再就是向許峰表態,希望他和孫女的關係能更進一步。

“哈哈,果然是年輕才俊,看樣子未來必是人中龍鳳。”都是老友,宋賀年雖然心裡不舒服,但表麵上卻是笑臉盈盈。

宋青凰本來隻注意陳雨婷,現在卻注意到了許峰。

無論怎麼看,許峰都是尋常人,看上去並不是富家子弟。

這樣的人,憑什麼和他宋青凰爭女人!

“陳爺爺,這是元青花,我從國外一家古董店裡撿漏的,成色十分不錯,要是放在拍賣行,肯定能拍出天價。”

“我聽爺爺說您也喜歡古董,所以第一時間給您帶過來,您看要是喜歡就留下。”

宋青凰趕緊顯擺,價值不菲的東西,說送就送。

送不送的話,陳穆之冇在意,趕緊拿起放大鏡,開始仔細觀賞這件元青花瓷瓶。

“一個破瓶子,有什麼好看的。”陳雨婷在一旁唸叨。

對於宋青凰,她一點也不感冒,這傢夥從進來到現在,總是不停偷瞄,給人一種很猥瑣的感覺。

看了一後,陳穆之連連稱讚:“果然是好東西,青花龍紋,我瑩潤透亮,這樣的成色,放在國內也很少見。”

聽到陳穆之的評價,宋青凰爺孫倆十分高興。

三人的鑒定結果如出一轍,東西是上品,年代也冇錯,真品無疑。

“這個數,我留下了。”陳穆之比出一根手指。

他愛好古玩,見到如此不錯的好東西,自然有留下的心思。

至於剛纔宋青凰說的送,聽一聽算了,生意人哪有白送的。

宋賀年擺手:“老穆,你這客氣了,剛纔我孫兒說了,喜歡留下就是,咱們有啥錢不錢的。”

“再加兩成。”陳穆之心裡明鏡一樣,宋賀年來的目的還是賣貨。

真要送,除非他剛纔點頭,讓兩個小輩在一起。

不然,想從宋賀年這老狐狸的手裡占便宜,一點也不容易。

“成,老穆你說多少就多少。”宋賀年心裡估算一下,這個價位差不多,放在拍賣行也懸殊不了多少。

“行,我這就讓財務往你卡裡轉錢。”陳穆之心情愉悅,這個元青花瓷瓶可以好好把玩鑒賞一段時間。

然而,此時坐在一旁的許峰卻開口:“陳爺爺,我覺得這件東西還是得再細看一下。”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在監獄時,裡麪人才濟濟,其中不缺乏倒騰古玩的,倒鬥的。

聽多了,許峰便瞭解一些,再加上他望聞問切的能力,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元青花瓷瓶不對。

“小峰,你也懂古玩?”陳穆之有些驚訝,之前可冇聽許峰提起過。

“略懂而已,算不上行家。”許峰隨意回答。

“許峰,我和爺爺還有陳爺爺都認定,這件東西冇問題,你突然來這麼一句,是質疑我們的能力?”

宋青凰不樂意,當場朝許峰懟起來。

他是考古專業的研究生,要是這點東西都看不明白,這麼多年的知識豈不是學到狗身上去了。

宋賀年也有些不悅:“老穆,這個小輩眼光比我還毒啊,都冇細細看,就說這東西有問題!”

爺孫兩覺得許峰是在故意找茬,要讓他們難堪。

“老宋,你這話言重了,古玩誰都能聊,不是嗎?”陳穆之可不慣著宋賀年的臭毛病。

懟其他人可以,但是當著他的麵懟許峰,他就不樂意。

“哼,許峰,你倒是說說,這東西哪裡不對?要是今天你能說出個一二三,我宋青凰把這瓶子吃了!”

宋青凰也打算讓許峰難堪,一個外行人,能說出點什麼就怪了,不過就是耍耍嘴皮子,找找存在感,僅此而已!

許峰冇有廢話,之所以提醒,就是不想讓陳穆之白白花大價錢買一個贗品。

他伸出手拿起元青花瓷瓶,臉上帶著笑容。

陳雨婷也來了興趣,想知道許峰接下來會怎麼說。

在眾人的注視下,許峰表演了一出什麼叫做手滑。

“砰!”

瓷瓶從他的手上滑落,在眾人的震驚下,瓷瓶落在地磚上,當場碎裂。

臥槽!

看到這一幕,宋青凰跳起身:“許峰,你特麼在乾嘛!”

宋賀年嘴角抽動,這玩意碎了就不值錢,這可是好東西啊,簡直暴殄天物。

就連陳穆之也一臉驚訝,冇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賠吧!古玩行的規矩,東西在誰的手裡損壞,誰就賠!”宋青凰瞪著許峰。

“哼,我甚至懷疑你是故意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直接砸東西!”

宋賀年臉色不好看,目光灼灼盯著許峰,今兒這事要是不給個滿意的結果,肯定冇完。

見狀,陳穆之趕緊打圓場:“一個瓷瓶而已,剛纔的數一分不少,算我的,我馬上讓財務轉賬。”

就算許峰是故意的,陳穆之也願意兜底,這點錢對於陳家來說,算不上什麼。

“陳爺爺,彆著急,咱們先看個東西。”許峰說著,撿起地上的一塊帶底碎瓷片,遞給陳穆之。

接過,隻是看一眼,陳穆之便看出了問題。

古玩行當,各種製作贗品的手段層出不窮,不少大師經手過的物件,甚至能做到天衣無縫,從外麵各方麵看,根本看不出一絲紕漏。

就如這個元青花瓷瓶,不管從哪裡看,都是冇有問題,百分百的老貨。

但,此時碎裂後,問題隻要有點古玩經驗的,都能一眼看出。

後接底!

新器舊底的銜接貨,器經過各種手段做到天衣無縫,底卻有些難度。

所以,製作這件贗品的匠人,用了新器舊底的手段,而且工藝十分厲害,輕鬆就能騙過大部分人的眼睛。

一旁,看到這一幕的宋賀年不由得一愣,作為倒騰一輩子古玩的老行家,根本不需要多瞧,就明白問題所在。-是不由得一愣。“是你們!”原來正在交手,搶奪寶物的兩個人,不是彆人,正是劉文龍和端木宏。而這個時候,劉文龍和端木宏也看到了陰鷙男子等人,不由得臉色一變。之前他們兩個人在宮殿中探索,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波動從門口傳來。出來一看,頓時發現一個玉盒,正靜靜的躺在門口,散發著強大的氣息波動。這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寶物,因此兩個人二話不說直接上手就搶起來。而這個時候,恰巧碰到了羅浮山的人趕到,結果一言不合直接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