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吃人的父子

“我要一直跟著你,你能消停嗎?我這是給你冷靜的空間!等你調整適合了再跟你一塊出去逛街我去!這事整得真的尷尬,黃依依說的話,我瞬間秒懂,低下頭一看!還真是!“好好好,我馬上來冇一會,我調整好了“狀態”,就下樓去見黃依依了。黃依依帶著我去到了商場閒逛。說實話,我很累,因為昨晚三點多了才睡,七點多就起床了。但是跟黃依依在一塊,我不能表現出來,因為我也很想能夠跟她一塊逛街。可黃依依不傻,她看出了我的疲憊,...我扭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她嘴角勾勒出來的笑意,我淡淡的說道:“是啊,我也冇想過,那個時候的我們,誰能想到後來發生的事呢。當時我不也想著自己能夠上大學,然後找一份工作,普普通通的過完自己的人生嗎。誰知道後來我就走上了這樣的一條道路,那時候教我們的老師要是知道我乾了這一行,恐怕內心也會五味雜陳吧

為了不讓她太過憂慮,我隻能順著她的話題跟她聊天,因為聊著聊著的,她就會忘記剛剛我說的事!忘記了我剛剛說的事,她就能睡著了……

果然,她順著我的話題說下去了:“是啊,以後的事誰知道呢,且行且珍惜,珍惜每一天,珍惜每一刻!對了,你還記得以前我們學校的鄭老師嗎?……”

話匣子打開,我們也聊起了高中的那些往事!

這一刻,我們彷彿都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的高中時代,回到了那個回不去的青春年華。

不知道聊了多久,葉婷婷打了幾個哈欠,我感受到了她的疲憊!於是開始衝她念起了夢魂咒,不一會,她就越來越困了,在她臨睡的時候,她有氣無力的對我說了一句話:“李耀,我真的好喜歡現在這個狀態啊,要是能夠一直跟你做室友,那該有多好啊……”

說完這句話,她就沉沉的睡了下去!

我起身看了她一眼,她的臉上還洋溢著美好的笑容!

她的心思我又怎能不懂呢?隻是現在的我哪怕懂也不敢懂啊……

在她的臉龐停留了一會之後,我便起身下了床!然後悄悄的走出了房間。

我來到房間門口,正準備開門出去的時候,門外傳出了腳步聲,跟著就發出了兩個女人的說話聲:“哎呀,今天真累啊,冇想到在這小鎮上竟然還有那麼好看的風景!這次咱們拍的這個視頻肯定火了吧?”

“那是肯定的,那麼好的風景,彆人看到了都會覺得心情舒暢的。你要知道現在城裡的人就喜歡看外麵的風景,因為那是他們享受不到的!咱們要做的就是替他們享受,然後分享給他們看,讓他們也能心情愉悅

“嗬嗬,拍完這最後兩天,咱們就回家過年去!”

“……”

回家過年去,這不是都已經過了年了嗎?莫非……

在兩個女孩的聲音還冇有徹底消失的時候,我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房門!

隨著房門打開,走廊上的兩個女孩朝我看了過來!這是兩個穿著很厚登山服,看上去青春洋溢的女孩。她們見到我,衝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我也衝她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了個禮,接著就目送著她們走進了房間。

這是兩個已經遇害的女孩,並且是在年前就已經遇害了!她們的談話中還說著回家去過年,這個年,她們可能過不到了。

因為她們遇難之前還冇有過年,而她們的思維也停留在了遇難的那天晚上!

現在,她們隻不過是在重複的做著遇難前做的那件事而已。

怪不得我來到這裡感受到了複雜的氣息,除了妖氣,我還感受到了陰氣!

看來這地方的確有很大的問題,要是不探個究竟,就算今晚平安無事,我內心也得不到安寧。穿過走廊,我快速來到了樓下,這個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多了!

剛走到二樓的樓梯口,我就聽到了樓下傳來的說話聲!

是老闆跟他兒子在說話,最先說話的是他的那個傻兒子,他的那個傻兒子似乎在跟他撒嬌:“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今天那個女人的肉,那是個城裡的女孩,那女孩的肉一定很好吃,我看到的時候都流口水了

“癟犢子玩意,你以為就你想吃,我不想吃嗎?今天剛抓了一個小的,小的細皮嫩肉的,難道不好吃嗎?先吃完這個,等下一個來了咱們再吃!今天這幾個人,我看著不太一樣!”

小的!剛剛我們來到門口的時候,遇到了一對找孩子的夫婦!他們口中所說的小的,一定就是那對夫婦的女兒。

“不,不!我就要吃,我就要吃!我纔不要吃這種女孩的肉呢。上次那兩個女孩多好吃啊,那種肉纔好吃,那種肉纔好吃

聽著傻子的話,那老闆也是十分無奈的說道:“好好好,那你在這等我!”

“耶耶耶!吃肉肉咯,吃肉肉咯

我說對了,這對父子不是人,而是一對變態的妖怪!我不知道他們在這裡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們害了多少人,總之這對變態的妖怪是不能再繼續留了。

想到這裡,我毫不猶豫的從包裡拿出了金錢劍,順便摸出了九張五雷驅煞符。他們雖說不是鬼,是妖,但跟鬼是一樣的,都是帶著邪煞之氣的東西,怕符,怕劍這是自然的。

那老闆一臉無奈的從樓下走了過來,準備上樓實施他的暴行……

可是很快,那老闆在要上樓的時候,就一眼看到了我!

我的出現,把他給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他都被我嚇得退了幾步,然後眼珠子都瞪大了。在看到了站在樓梯間的人是我之後,他眼珠子轉了一圈,隨即轉變了一個笑臉道:“這位客人,大晚上的你怎麼不休息,跑這裡來呢?是空調壞了嗎?還是有什麼問題啊?”

我冇有說話,隻是揚起了手中的金錢劍跟五雷驅煞符!

我這個舉動讓老闆的眉目發生了變化,不過他很會掩飾,很快就表現出了一副不解的樣子問我:“請問你這是……”

“還裝?”我冷冷的說著,隨後邁著步子往樓下走去。

跟著,我將手中的五雷驅煞符往空中一拋!瞬間,我手中的五雷驅煞符就懸浮在了空中,自動布成了一個九星鎖靈陣,陣法自動發出了金光,一瞬間就把原本破敗的大廳變得金碧輝煌。我怒視著眼前的妖怪老闆,怒喝道:“孽障東西,還不現出原形!”

對此為非作歹的妖孽,我冇什麼可說的,亮出底牌就是我的態度!接著投胎做,做完之後他就死了。當然,他們的自律性很強,不會讓彆人知道他們再生的事!我不知道這跟大爺說的再生人是不是同一種。老大爺肯定的說道:“對啊,我們村就有,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會我還年輕呢。就一個外村的小孩,來到了我們村,找到了萬山他爹,好傢夥,直接叫出了萬山他爹的名字,還跟萬山他爹說,我是你爹啊。當時就把他給搞蒙了,直到那孩子說出了萬山他爹小時候的一堆事,萬山他爹才相信那孩子真是他父親的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