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人留下錢冇有

算咱們全部人員加一塊,也冇有對方的一個領頭多,要弄死咱們那就是輕輕鬆鬆的。”洪武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這件事要是不解決掉,一個安穩覺也彆想睡,等死得了!“把你知道的事,說來我聽聽。”許峰坐回沙發上,拿起菸灰缸上還冇熄滅的雪,繼續抽起來。“臥槽,峰哥,你真不知道追魂組織?”洪武更加不淡定,還以為許峰能那麼果斷出手,是有百分百的把握和對方叫板。冇想到,還真是不知者無畏的態度!這下玩大了!於是,他趕緊將...-

趙忠明的態度,在黑狼的預料之中。

現在醫館這邊是什麼情況,黑狼早就已經打探得清清楚楚。

“趙堂主,這話是你說的,這件事你不願意插手,也不願意管,那我們可就按照江湖上的規矩來。”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他現在冇有錢,你們也不願意替他還清,那我們就把人送到黑市去。”

“他的身體看起來挺不錯,應該不會有什麼病,心肝脾肺眼角膜,這些東西都能賣錢。”

“雖然連一個億都賣不出來,就算我黑狼這次看走眼,認虧!”

黑狼不緊不慢說著,就像是在說一件十分平常的小事,臉上冇有任何波瀾。

“爸,救我一次,最後救我一次,黑狼這些人殺人不眨眼,他們肯定說到做到,真會把我賣給黑市的。”

“爸爸,我保證以後真的不沾染賭博,要是再有一次,我就把兩隻手都砍掉!”

“爸,你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去死吧。”

趙飛揚歇斯底裡喊叫起來,他看過不少人被黑狼送去黑市,送過去之後,那些人就從此了無蹤影,和人間蒸發冇區彆。

那樣的死,完全是被拆分成一個個的零件,甚至連骨頭都得送去做成標本,能賣一分錢就多賣一分錢。

百醫堂的人們,此刻冇了昨晚可憐趙飛揚的心態。

一而再,再而三,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

明明都已經到了絕路,但趙飛揚還是不願意回頭!

“唉。”趙忠明一聲長歎,終究還是要在這件事上做選擇。

“你們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不管。”

他知道以前自己都是在欺騙自己,每一次幫兒子善後之後,他想著都是兒子會改變,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但,現實下來,結果卻是死不悔改。

這一次彆說他冇有二十五個億,就算是有也絕對不會再做那樣的蠢事。

咯噔!

趙飛揚聽到老爹的話後,身子癱軟,若不是被人架著,這個時候身體就該徹底癱在地上。

“很好,有趙堂主這句話,我黑狼就知道怎麼辦,再會。”

黑狼準備帶人轉身離開,等會兒先讓人把趙飛揚的一些零件送過來。

比如耳朵這樣的部位。

“爸!爸!你真的要看著我死嗎?”趙飛揚歇斯底裡叫喊,身子不斷掙紮著。

他知道,今天若是被黑狼帶走,等待他的將是各種非人的折磨,結果肯定不會好。

“等等!”

就在此時,一直冇有開口的許峰突然喊道。

他的發言,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在此刻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人留下。”許峰淡淡開口。

趙忠明欲言又止,心裡不知道許峰接下來要怎麼做。

難道,許峰還要給兒子還掉這麼一大筆的賭債?

這個念頭隻是冒出來一下,他便打消掉,人再有錢也不可能做到為外人白白花那麼多錢的地步。

“怎麼?你願意拿出二十五億來還?你小子倒是挺有點能耐,能和古家走那麼近,還能注資十個億給百醫堂。”

“雖然這件事和你冇什麼關係,但你要是願意拿出錢來,人也可以給你留下。”

黑狼饒有興趣看著許峰,現在看來許峰的確是個很有錢的主。

若是,把用在趙飛揚身上的手段,用在許峰的身上,恐怕能賺到很大一筆錢!

“我隻是讓你把人留下,並不是要說給你們錢,小學語文都冇學過?”

許峰臉色冰冷,冇有任何感情。

如果冇有趙忠明這一層關係,許峰絕對不會出手,一個賭徒就算被大卸八塊,那也是咎由自取不思悔改的結果,最後都是報應。

但,昨晚回去之後,許峰查了一下關於百醫堂的事情。

百醫堂在天都經營的這些年,口碑一直很不錯,收費和藥費方麵很良心,冇有對病人進行過多的壓榨。

而且,遇到真正困難,生病卻拿不出一分錢來的家庭,百醫堂會傾囊相助,不收一分錢的治病錢不說,反而還會捐贈這些家庭高一些足夠基本生活的錢財。

從這些事蹟來看,百醫堂算是很有良心的醫館,趙忠明也是一個有醫德的中醫。

他就趙飛揚這麼一個兒子,要是兒子真的被賣到黑市,落下一個被分屍拆零件的結果。

恐怕,到時候的趙忠明,也接受不了那樣的打擊。

所以,想來想去。

許峰還是決定先把趙飛揚的性命保住,後續治療一下他賭博的毛病不是難題。

至於拿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的許峰不差錢,但絕對不會傻乎乎給這些江湖人送錢。

“小子,你以為有古家在後麵撐腰,做什麼事都能為所欲為?”

“你要是老老實實給錢,人可以留下。”

“但,一分錢不想拿出來,還想要把人留下,不可能!”

黑狼感覺很搞笑,真特麼是什麼人都有,把他黑龍會當成什麼,江湖上那些收保護費的阿貓阿狗?

“再說一次,人留下,你們走人,我不會為難你們。”

“不然,保證你站著進來,躺著出去。”

許峰最後一次警告,對方要是繼續冥頑不寧,他不介意給黑龍會的這些人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什麼纔是絕對實力!

“哈哈哈,小子,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或者是早上起來吃錯藥了?真以為有古家在,我黑狼就不敢動你!”

“有本事你特麼再一句廢話,看老子今天紮不紮你就完了!”

黑狼冇有生氣,反而是感覺十分滑稽。

一個小年輕,居然敢在他的麵前張狂,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趙忠明和中醫堂的醫生們,還有來看病的病人,此刻都是瞠目結舌看著許峰。

在黑狼的麵前叫囂,還能如此雲淡風輕,在他們看來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找死。”

許峰說話間,已經開始邁步朝著黑狼走去。

步伐很慢,冇有一點兒著急,也冇有一點兒慌張,鎮定自若。

但,就是這麼簡單的動作,卻看得周圍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場的人不敢想,整顆心都提在嗓子眼,同時很緊張,擔心中醫堂今天早上開門,撐不到中午就得關門!-了,身體能明顯感覺到身體的好轉變化。於是,百醫堂中,本來也坐診的不少醫生,此時已經在一邊成了看客,有的則是跑去藥方忙活,去幫著趙忠明開方子。因為許峰的這邊速度太快,後麵忙得不可開交,每個人的體重身高病情體質又不一樣,不能使用一個同樣的藥方,都是一人方子。排隊的人絡繹不絕,有的是聽到親戚朋友的訊息後,匆匆趕來的。就算很多身體好冇有問題的正常人,也想著跑過來讓許峰紮兩針,紮個心安。所以,百醫堂剛開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