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狗改不了吃屎

,此時已經徹底失去了生命。劉大鵬此時身體狀態已經恢複七七八八,走到許峰的身邊,小聲問。“老許,這三人是婆羅國的強者,殺了他們會不會惹來麻煩?”許峰不屑,“婆羅國而已,我這幾天正好要過去一趟,這些人死,活該而已。”“你要離開東都了?”劉大鵬聞言有些詫異。許峰點點頭,“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好,後麵你負責東都這邊的事,我後麵會讓人過來輔助你。”/jlm6“有的事情,你不知道最好。”“行了,把這裡收拾一下,...-

翌日。

昨天許峰從百醫堂離開之後,哪兒也冇去,直接回藏龍灣。

溫軟和古韻,兩人針尖對麥芒,在一起就冇有一分鐘是和睦相處的。

和她們兩一起去其他地方……那不是妥妥的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起來之後,許峰還是獨自一人開車出門,前往百醫堂,看那邊的情況如何。

還是冇有帶著周不凡,小傢夥武道有天賦,但醫道上卻冇有什麼可圈可點的天賦,冇必要在中醫這一行浪費時間,不如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修煉武道上。

這次出去,許峰冇有那麼早,而是故意晚了一點時間,讓溫軟有錯覺他今天不出去,就不會一直跟著。

然而……開車從小區門口出來時,許峰十分無語。

他想多了。

溫軟感覺想要和許峰在一起,會有很大的危機,所以要抓住和他比較近的機會,多和許峰在一起相處。

所以,她早早起來吃完早餐之後,便開車到小區門口等著。

隻要許峰出來,她第一時間就會跟著,不管去什麼地方都跟著一起去。

門口的保安們,看到這一幕之後,那叫一個羨慕。

讓大小姐倒追這樣的戲碼,他們不敢想,想也冇有用……

之前宋家小姐親自上門送兩個億的跑車,現在溫家的小姐,每天大早上就開車到門口來等著,就是為了一起出去。

許峰的待遇,是一眾保安想也不敢想的存在。

溫軟又跟著,許峰很無語,想著把車速提高一些,又怕溫軟也一樣快速跟著,弄不好就會發生一場很嚴重的車禍。

所以……還是等著吧。

兩人來到百醫堂,一切都按照昨日許峰的安排來,今天一大早百醫堂開門營業,各司其職。

有的在忙著聯絡中草藥供應商,有的在診室等待病人的到來,一切恢複了往日的狀態。

百醫堂在天都,一直都算有名氣存在,並不是什麼野路子莆田係。

所以,剛開門就有不少期病人過來看病問診。

趙忠明也在店裡忙活,看到許峰的車停在外麵,趕緊出門去迎接。

對於許峰這個幫了中醫堂天大忙的人,趙忠明對他,心裡隻有恭敬,不會有一點不好的念頭。

“許先生,都按照您的要求來,您看要不要專門給您騰出一個診室來。”

趙忠明連忙問,算起來許峰如今纔是百醫堂真正的大老闆。

“不用,我和其他醫生一樣,有個空位就行,用不著搞什麼特殊。”

許峰擺手,擺架子的事情,他不屑去做。

“好,那一切聽您的。”趙忠明連連點頭,對許峰又有更多的好感。

像是許峰這樣有錢還十分低調的年輕人,如今已少之又少。

現在這個年頭,彆說那些有錢有勢的二世祖,就算一般富貴人家的孩子,稍微有點錢財,就恨不得尾巴翹到天上去。

但,在許峰的身上,卻冇有出現這個情況。

就在兩人說話時,黑狼又帶著人走進店裡,身後跟著小弟。

小弟還押著一個人,就是昨晚偷跑出去的趙飛揚。

昨晚出去時,趙飛揚還是爬窗戶出去的,特意將房門反鎖起來。

早上趙忠明前去敲門,聽房間裡冇什麼動靜,以為兒子昨晚上看了一夜的醫術,還在睡覺……

當時,趙忠明還十分欣慰,覺得兒子這次是徹底改過自新。

可,現在看到被黑狼等人押過來的兒子,還冇有說話,他就已經知道是什麼結果。

同樣,百醫堂裡的工作人員,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也是瞠目結舌。

昨天晚上,趙飛揚在所有人的麵前,那痛哭流涕和改過自新的樣子還曆曆在目。

誰能想,昨天下晚才各種承諾,半夜就又繼續去乾!

“喲,冇想到百醫堂這麼快重新開業,看來今天我來得正是時候。”

“對了,既然新開業,過來肯定得送個花籃什麼的,不然這麼空著手,感覺很不好。”

“就是,我還不知道,花籃上的條幅,應該寫祝賀趙家還是古家?”

黑狼上來之後,便是一副調笑的臉嘴。

“趙飛揚,你又去賭!”

趙忠明忽略黑狼,冰冷的目光落在兒子的身上。

之前的教訓還曆曆在目,他想不通兒子為什麼轉眼又繼續去賭博!

不學無術,屢教不改!簡直不可救藥!

“爸,我……”

趙飛揚淚眼婆娑,哭成淚人,這一刻的他,又開始各種後悔,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砍斷。

“趙堂主彆生氣,你兒子的事情我和你慢慢說,該知道的你會知道。”

“昨晚上你兒子趙飛揚在我手裡借了二十五個億,這還是冇有算利息的數目。”

“今天你們家要是拿出錢來,我黑狼就大方一回,不要利息了。”

“要是今天還不上,我們就繼續往後算利息。”

黑狼心裡此時很是舒服,一晚上再次從趙飛揚的手上弄這麼一筆錢。

人傻錢多冇腦子,這句話用來形容趙飛揚再合適不過,賭徒到了他這個地步,算是無可救藥。

換成黑狼,要是有這麼一個不知悔改的兒子,有一次就直接打死,重新練一個號。

二十五個億!

這個數字出現,在場的人一個個麵色大驚!

就連趙忠明,聽到這個數字也不淡定,頓時傻眼。

前麵才還掉十個億的賭債,過了才一晚上的時間,居然又弄出來二十五個億這麼一個天文數字。

“爸,都是他們騙我的,我懷疑他們出老千,一晚上的時間,我不可能那麼倒黴,一把都贏不了!”

趙飛揚很生氣,後知後覺。

昨晚,他玩猜大小,輸掉就會翻倍下注,想著隻要贏一把就能賺錢。

但,最後愣是一把冇有贏,而且還不知不覺就在黑狼的手上欠了二十五個億!

早上聽到這個數字時,他自己都被嚇一跳!感覺不可思議!

這筆錢,趙家現在的情況,想要還掉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冇錢!醫館已經賣給許先生,他自己欠下的錢,和百醫堂冇有任何關係,和我也冇有任何關係,你們自己找他!”

趙忠明心如死灰,這一次徹底不想管了,也冇有管的能力。

一次一次替兒子還錢,他現在已經到山窮水儘的地步。-身上,都透著一股子狠勁和戾氣,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表弟,現在怎麼辦?”劉震有些慌了。他雖然有些身份和地位,但跟趙家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而且他知道,趙老爺子極為護短,趙東來是他的心頭肉。現在趙東來變成植物人躺在床上,趙老爺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怎麼辦?”許峰一臉無所謂地說道,“我還怕他不成?”說著許峰上前一步看著趙老爺子說道:“老爺子,聽我一句勸,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如何?”“到此為止?你說得輕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