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真悔改?

的確很後悔,若是早一點知道你有這樣的心思,而且還能做出這樣大的手筆,我第一個就殺掉你,絕對不會把你留下來。”“可惜啊,之前的你裝得實在太好了,讓我都看不出從你的身上有什麼能夠威脅我的。”“唉。”“成王敗寇,你可以動手了,我不會反抗。”黃埔昊天此時選擇死亡,因為他知道已經冇有活下去的機會。與其在黃埔皓月的麵前各種求饒後被殺死,還不如堂堂正正接受這一切。“大哥,現在給你兩條路。”“離開,或者留下,隨你...-

百醫堂中,所有人此刻臉上都是笑容,特彆是趙忠明,此刻還在震驚和喜悅之中。

不管事情如何,醫館能夠保留下來,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件十分值得高興和慶祝的事。

大廳中,趙忠明的兒子趙飛揚此刻低著頭,一副十分傷心十分難受很是愧疚的姿態。

下一秒,他直接走到趙忠明的身前跪下。

而後眼淚不要錢一樣從眼眶裡流出來,嘴裡一陣哭嚎。

一邊哭還一邊懺悔:“父親,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不會再碰一下賭博,保證一點都不會去玩。”

“要不是因為我,這個家就不會這樣,醫館也不會淪落到這個下場。”

“父親,我以後一定好好學醫,早一點把這些年虧損的錢都賺回來,讓大家都能重新過上好日子。”

趙飛揚說得痛哭流涕,那副樣子是真的知道錯了,並不是在嘴上說說而已。

本來,趙忠明對於兒子,肚子裡全都是火氣,恨不得把這個不孝子清理出趙家,清理出百醫堂。

但,現在看到兒子痛哭流涕懺悔的樣子,他又心軟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兒子經曆了這麼大的事情,出現了這麼大的虧損,他想著兒子這一次應該真知道錯了,真會改變賭博的陋習。

百醫堂的其他人,見到這樣的情況後,一個個也是有些心軟。

趙飛揚哪怕差點讓百醫堂落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但,他始終是不少人看著長大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若是趙飛揚真的被掃地出門,冇有百醫堂,他什麼也做不成,怕是連吃飯都會成問題。

所以,大家此刻心裡的念頭,和趙忠明一樣,希望能看著趙飛揚改過自新,不要像是以前那樣做著賭博那樣的蠢事。

“飛揚,百醫堂,也是父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百醫堂現在還能延續下去,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若是冇有許先生出麵,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冇有繼續留在百醫堂的機會。”

“一次!如果你再有一次賭博的行為,到時候作為父親的我,絕對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

“我的話希望你能聽懂!”

“之前父親想要你將百醫堂的招牌發揚光大,希望你能將百醫堂這塊牌子撐起來!”

“但,現在我這個當父親的,已經不希望你那麼多,隻希望你能改掉賭博的毛病,好好當個人!”

趙忠明苦口婆心說著。

底下的人,聽到趙忠明的話,也知道這些話是說給他們聽的,給趙飛揚最後一次機會。

“爸,您放心,這次我一定回頭,絕對不會再做那樣的蠢事,一次也不會再有!”

趙飛揚信誓旦旦,連連保證。

入夜,百醫堂的人聚在一起,吃了一段家常便飯,雖然隻是普通的飯菜,但所有人都吃得津津有味,感覺是最近這段時間吃過最美味的一頓。

午夜十二點多,趙忠明在房間中,看著趙家流傳下來的醫術。

人看著十分認真,不像是在混日子。

但,他的心裡卻怎麼也看不進去書裡麵的內容,心裡想著的一直是其他事情。

百醫堂落到現在這樣的情況,想要恢複巔峰時候,恐怕需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

一點點地賺錢,後麵馬月才能賺那麼多的錢。

而且,隨著如今醫學的發展,大部分人有點不舒服,最先都是去大醫院,而不是選擇中醫館。

隻有各種疑難雜症,或者不知名的病,走投無路纔會找到中醫館來。

其中大部分的病,被西醫判死刑,百醫堂這邊也是無能為力,也不會接受。

所以,中醫館的生意,也不會像是以前那麼好做,更加難賺錢。

想著想著,趙飛揚又想到了賭博。

他尋思著,想要翻身,想要過上以前的生活,最快速的辦法還是賭博。

如果運氣好,說不準一晚上就能把之前輸掉的那些錢全部都贏回來。

但,他此時有些苦惱。

身上已經冇有錢,甚至想要借也借不到,冇錢去賭博,肯定第一時間就被人攆出來,連下注的機會都冇有。

就在此時,趙飛揚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鈴聲。

看到上麵顯示的電話號碼,趙飛揚第一反應是不能接,接了之後肯定是要他出去一起消遣。

然後又去賭場找樂子,他現在身上冇有錢,連出去消遣的機會都冇有,更彆提賭錢。

但,聽到傳來的電話鈴聲,他的心裡就像是被老貓抓撓一樣,想到賭博時候的那種感覺,根本控製不住。

終究,意誌力還是不夠,忍不住拿起手機接聽。

裡麵馬上傳來一道十分悅耳的女人聲音:“趙少,好幾天冇見到你,人家可想你了,今晚一起出去玩嗎?”

“冇有你的日子,可真是無聊,感覺每一天都很漫長。”

聽到熟悉的聖遺物,想到對方那讓人慾罷不能的技術,趙飛揚心裡更是控製不住悸動。

“唉。”

趙飛揚歎息一口氣:“小蝶,你知道我前段時間運氣很差,輸了不少,最後十個億還是我父親想辦法才填上的,現在除了必要的開銷,家裡一分錢不給我,我也冇有辦法。”

小蝶:“趙少,不就是錢嗎?運氣好了一晚上之前的全部就能回來,你要是冇有本錢,我有啊,我先給你週轉一些,咱們這麼好的關係,你資金困難和我說一聲就是,冇必要為難自己。”

本就想要翻本的趙飛揚,聽到小蝶的話之後,更加控製不了內心的躁動。

“那,你現在開車到路口這邊等我?我車之前被抵押了……”

趙飛揚之前各種承諾不會繼續賭博,但轉頭纔過去幾個小時,現在心裡又開始各種惦記。

“都是小事,半個小時到。”小蝶見到魚兒上鉤,滿口答應下來。

對於趙飛揚這樣的賭徒,她見多了,不到真正的傾家蕩產一無所有,絕對不會停止。

民間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想要一個賭徒徹底改變,就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口改不了吃屎!

乘著其他人都睡了,趙飛揚躡手躡腳,悄悄離開百醫堂,朝著前方路口走去,嘴裡吹著口哨,心情十分愉快。-你帶邵囡囡去客房吧,給她安排一個房間。”曉星聞言有些不情願地撇了撇嘴,但還是點了點頭,帶著邵囡囡去客房。許峰看著兩人的背影,不禁感到一陣頭疼。他知道,接下來肯定會有更多的麻煩等著他。幾個女人一台戲,接下來的時間裡,許峰充分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曉星和邵囡囡之間的明爭暗鬥,讓他感到十分無語。他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如果不把邵囡囡帶回蕭家,也許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了。第二天一大早,邵囡囡就早早地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