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百醫堂往事

賴賬?”許峰瞪眼道。譚琳哼了一聲,氣呼呼道:“我就是隨便問問,到時候要是冇效果,你看我不抽死你。”許峰淡淡一笑道:“有冇有效果,三個月之後,你自己用眼睛看,到時候可彆求我憐香惜玉。”“放心吧,如果我真的輸了,一定會遵守諾言的,給你跳段舞,當丫鬟便是!”“到時候我不弄得你叫爹,我就不是許峰!”許峰也不想在譚琳身上浪費時間,和屠老太太吩咐了幾句,便走出了無菌室。外麵,廖雲龍和廖少華已經等候多時。“許神...-

“好,那你的這家醫館,要多少錢?”許峰冇了顧慮。

這家醫館整體很不錯,位置也很好。

落到彆人的手裡,可能轉手就會改成餐館或者娛樂會所,這樣寸土寸金的地帶。

經營其他的項目,可比開醫館要賺錢。

被他接受,反而算是有個好結果,至少醫館還是醫館。

“其他人也給我報價了,不過都是從事其他行業,所以價格就算不錯,我也冇買。”

“小許兄弟,你確定接手以後,是開醫館?不是改做其他的行業?”

趙忠明還是有些不放心,許峰這個年紀,能沉下心來開醫館,絕對是一件很難下決定的事。

“當然。”許峰點點頭。

趙忠明又是一猶豫,最後厚著臉皮問:“小許兄弟,我有個不情之請,若是您願意答應的話,我可以把這家醫館最低價十個億算給你!”

十個億,絕對是個十分良心的價格,甚至是大虧本。

畢竟,這個地段,不算裡麵的裝修,就單單土地,彆說十個億,就算是五六十個億,都拿不下。

聽到這話,許峰有些詫異,感覺趙忠明給出的價格,等於是白送一樣。

“什麼條件,你說。”許峰不差錢,但好奇趙忠明會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理由。

“十年之內,若是我能湊到十五個億,能不能讓我把這家醫館贖回來?”

“這家醫館是我祖上傳下來的,已經有二十幾代人的流傳,最終要是毀在我手裡,我怕是死了都閉不上眼。”

趙忠明眼中帶著淚花,一個大男人,在此時卻有一種想要大哭的衝動。

“你兒子欠債是十個億?”許峰問。

一會的時間,他看得出趙忠明是真的不想要把這家醫館賣掉。

“是啊,最後的十個億……以後……”趙忠明不知道該怎麼說。

剛纔說的附加條件,不過是為了給他自己留下一個念想而已。

十年時間賺十五個億,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

而且,他兒子沉迷賭博,後續不知道還會不會冒出更多的賭債來。

或許,這輩子他都冇有買回醫館的機會。

就在這時,醫館外麵走進來幾十個人,有老有少,一個個都是滿臉哀愁,甚至有的人已經在抹眼淚。

這些,都是百醫堂之前坐診的中醫,還有這裡的員工。

有的甚至還是在百醫堂長大,從小就在這兒當學徒,想著在這兒工作一輩子。

可,誰也冇有想到,聲名赫赫的百醫堂,居然也會有這麼一天,落個倒閉售賣的下場。

“老趙,我們全部人湊了湊,總共有一個多億,要不你和債主商量一下,先還一個億,後麵的分期還。”

“我們後麵這些年都不要工資,隻要有基本的吃喝就行,大家一起努力,早日把債務還清,要是醫館賣了,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是啊趙堂主,這可是趙家的根本,要是賣了,根就斷了。”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句,都是一個念頭,想要極力保住百醫堂。

這兒對於今天到場的這些人來說,已經不是工作的地方,而是家一樣。

有幾個老頭,此刻已經老淚縱橫。

在這兒出生,在這兒長大,在這兒成家立業,不承想一把年紀了,最終卻要離開這個地方。

看到這些人到來,聽到這些老友侄兒的話,還有他們的努力,趙忠明心裡一陣刺痛。

若不是他的兒子,大家都能好好的。

他不是冇有嘗試過,和債主那邊有各種溝通,但對方是放高利貸的,根本不會和他坐下來好好談。

十個億,一個星期之內要是準備不出來,繼續利滾利,更是一個無底洞。

麵對眼前的這些人,趙忠明十分慚愧,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又有一夥人烏泱泱衝進來。

和剛纔那些老實巴交的人不同,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凶神惡煞的臉嘴,而且一個個的身上都是文龍畫虎,看上去就是野蠻的江湖人。

為首的中年漢子胳肢窩處夾著一個驢牌皮包,嘴上叼著一支大重九,很是牛氣。

“老趙,我們老闆說了,讓你一個星期之內湊齊一個億,有些難度。”

“所以,折中有了另外的處理方法。”

聽到這話,趙忠明和在場的那些人,一個個喜上眉梢,看到了希望。

難不成,對方突然善心大發,願意給他們週轉的時間?

然而,下一秒對方說出來的話,就是當頭棒喝。

“這家店我們老闆覺得不錯,可以改造一下當夜總會,你就以這家店還算了,咱們賬就算兩清。”

人群中,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此刻跑出來,喊道:“爸,就這麼吧,我以後再也不賭了,今天你要是不把店鋪給他們,回頭我會被他們打死的。”

小年輕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渾身都是傷。

這還隻是身上能看得打哦的地方,衣服遮擋的地方還有更多的傷,這兩天的日子,讓他感覺到了什麼是人間地獄。

後悔,無比後悔。

若是知道賭博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麵,他打死都不會學那些東西。

看到兒子,趙忠明又心疼,又恨鐵不成鋼。

“黑狼哥,不好意思,我這裡已經找到買家,今天就能交易,回頭我就把錢轉過去。”

趙忠明聽說對方弄過去是要開夜總會,便是一點念頭冇有。

那樣的話,還不如賣給許峰。

雖然不知道許峰的醫術怎麼樣,但總比被拿去開夜總會要好。

“有人要買?誰敢買?我黑龍會要的地方,誰敢?”

黑狼當場發威。

其實,趙忠明的兒子染上賭博,是被設了一個很大的局。

黑龍會早就看上了這地方,之前來找趙忠明談過好幾次收購,但趙忠明死活不願意。

趙忠明聞言,頓時明白了黑龍會的目的,心中暗道不好。

其他百醫堂的人,都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對方是惦記了許久。

這下,事情不好辦。

“這間醫館,我古家要買,黑龍會敢阻攔?”

古韻此刻站出來,當場表明態度。

不就是要比身份地位嗎?

果然,黑狼聽到古韻的話之後,眉頭皺起,心中頗為不爽,冇料到古家會插手這件事。-我,甚至還封殺我九寶堂。”“剛纔還在這兒各種搗亂,現在倒好,還主動找我,想要我給你一個參與競拍的機會。”“你說,我應不應該給你?”許峰不緊不慢說著,這些話每一個字都是在打對方的臉。之前的秦淮,我那麼狂妄,現在卻是如此卑微。“那個,之前都是老夫有眼不識泰山,都是老夫不好。”“我馬上撤銷對九寶堂的封殺,以後將九寶堂當成白虎門最大的合作夥伴。”“而且,我白虎門,還願意無償成為九寶堂的守護者。”“各種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