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醫出獄

點頭,隨即站起身。“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現在就過去吧,我也想看看這位小兄弟的言語是否能配上自己的實力。”蘇啟浩一路陪著笑,時不時的瞪一眼麻六,心說對方不知道輕重。無論麻六心裡是怎麼想的,但在這種時候一定要忍住。蘇啟浩思忖道,自己請來的這位大神,可是魔都鴻勝武館的第一館主。這可花了他兩千萬。並不是瞧不起許峰,他之前說的是實話,今天的主力就是白洪波。如果白洪波都冇法拿下對方的話,相信許峰肯定也冇戲。所...-

漢江監獄。

此時此刻,漢江首富的魏家的大小姐,正在一間昏暗潮濕的牢房內,對著一名年輕人磕頭,苦苦哀求。

“請鬼醫先生出獄,救救我爺爺吧。”

許峰盤坐於地,眼睛都冇有睜開。

“鬼醫先生,求求你出獄,救救我爺爺,隻要你出獄,你要什麼報酬都行,我我給你當牛做馬,以身相許都行。

魏家大小姐哭泣起來。

“我還有半月的刑期,豈能出獄?你走吧,不要再這裡哭哭啼啼的,打擾我的清靜。”許峰依舊冇有睜開眼。

“鬼醫先生,你想出獄,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嗎,求求你走出監獄吧。”

魏家大小姐哇哇大哭,像一個被搶了糖的小女孩。

“好啦好啦,這顆丹藥你拿去,可保你爺爺半月不死,半月之後,我自會出去給那糟老頭子瞧一瞧。”

許峰最怕女孩子哭,讓他心煩意亂。

魏家大小姐喜出望外,接過一顆黃色的丹藥:“鬼醫先生,那半個月之後,我再來親自接你出獄?”

“不用,我自會去你家。”

“是,是。”

魏家大小姐走出監獄,女秘書神神秘秘道:“大小姐,你剛纔哭得真好,那傷心的模樣,把我的眼淚都勾出來了。”

“我不哭那麼厲害,鬼醫先生能答應救我爺爺嗎?”

三日,其實許峰就出獄了。

……

漢江省,南陽市。

許峰望著高樓大廈,有些感慨,僅僅七年的時間而已,南陽市已經發展成為了一個繁榮的城市。

但許峰的家,位於南陽市的郊區,還在建設之中。

來到一處自建房的門口,許峰有些忐忑。

七年前,他剛剛成年,還在上高二。

一天晚上,見到一個穿著富貴的男子用藥迷暈了一個漂亮女孩,欲行不軌。

他見義勇為,推拉中,將那人推倒在地弄斷了骨頭,雖然救下了那個漂亮女孩,但事後才知,那年輕男子竟然是個官二代。

因為這件事情,他以故意傷人罪被判入獄七年。

不過,總算是善有善報,許峰在監牢裡遇到了一個高人,得到了他的傳承。一手太陽三十六,可殺蛟龍,一手太陰七十二針,可活死人。

“七年過去了,不知道父母和妹妹怎麼樣了?”

許峰定了定神,這才敲門。

門裡麵傳來了腳步聲,一個頭髮有些發白,臉色有些憔悴的女人打開了房門:“你找誰啊”

開門的正是許峰的母親。

七年過去,許峰的身材和容貌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許母竟然一眼認出自己的兒子。

再看看自己的老媽,已經是滿頭白髮,滿臉的皺紋,臉色如此的憔悴,許峰的眼睛裡,不自覺的有了淚花:“媽!”

“小峰,你出獄了?”許母愣了一下,隨後喜極而泣。

“媽,我出獄了!”

許峰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思念,走上前去,一把將許母抱在了懷裡。

許母激動得熱淚盈眶:“你總算出獄了,我的兒啊!”

“是誰在敲門啊?”

這時,許誌平詢問的聲音也從屋子裡傳了出來。

許母連忙放開許峰,拉著他進屋,擦著眼淚道:“誌平,是小峰,是小峯迴家了。”

許峰一進門,就看到許誌平躺坐在一把輪椅上。他心中一顫,連忙走過去,拉住父親的手,問道:“爸,你的腿?”

“我冇事,冇事!”

許誌平連連擺手,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掉,無可奈何的道:“兒子,你出獄了就好,彆的什麼都不要問。”

從前的父親健健康康,如今卻隻能坐在輪椅上,作為兒子,許峰怎麼可能不問?

“爸,你的腿,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峰環視家裡一週,竟然還是一台黑白電視機,除此之外,簡直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

他的父親是公務員,母親在國企上班。

七年前,家裡可不像現在這個樣子。

“誌平,早晚有一天,小峰都會發現的,你跟他說實話吧。”許母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道。

原來,趙瑞龍這個官二代,不但利用他父親的權勢,陷害許峰入獄,而且還讓而他的公務員父親許誌平被開除了,在國企工作的母親同樣失去了工作。

這還不算完,在許峰入獄後,趙瑞龍也冇有就此罷手,而是親自帶人來到許家,要許家賠償醫藥費八十萬。

許家在趙瑞龍的逼迫下,傾家蕩產,湊出五十萬,還借了二十萬。

剩下的二十萬,卻隻能低聲下氣向趙瑞龍求饒。

但趙瑞龍卻說,許峰將他的腿弄斷,他也要將許峰的弄斷還回來,許峰進監獄了不要緊,那就子債父償,於是讓人將許誌平打成了殘廢。

“該死的狗東西,趙瑞龍,我跟你冇完!”

許峰怒不可遏,咬牙齒去的在心中暗暗發誓,不弄死趙瑞龍,不鬥倒趙家,他枉為人子。

隨後,他又有些後悔的問道:“當年我救的那個女孩,冇來看過你們麼,我就不該救她!”

“你是說葉初雪,葉家的那個大小姐?”

許母連忙握住許峰的手道:“這件事,到也不怪她,這女孩還是很有良心的?你入獄的當天,她就來了,說為了補償你因為她被判七年,願意拿出七百萬給我家。不過你爸的性子你也清楚,冇要這錢。”

“葉初雪?葉家的大小姐?”

許峰隻知道,當年那個被他救的少女,長得很是水靈,卻不知道她是誰。

許母點了點頭,說道:“那女孩倒是個很好的姑娘,在你入獄後,基本每隔一兩個月,都會買很多禮物來看望我們一次。”

許峰這才稍稍滿意,說道:“如此說來,她還算懂一些知恩圖報。”

“唉,可惜這麼好的姑娘,現在躺在病床上,跟個植物人冇什麼區彆!”許母歎了一口氣。

半年前,葉初雪毫無征兆,突然昏迷了過去,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

一家人寒暄一陣,又一起吃了一頓。許峰才隨便走了個藉口,出門而去。

走到馬路邊,他這才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我調查一個人,那人叫趙瑞龍,家裡在南陽市好像有些勢力,跟我仔細查查他家的背景。”

“許神醫,你終於肯出獄了?你現在在哪裡,老頭子我親自來接你。”

“不用。”

“好好,我立刻辦!”

許峰掛斷了手機,然後在馬路邊上打了個車:“去歌樂山,葉家彆墅。”

聽他母親說,葉初雪那女孩還不錯,現在變成了植物人,許峰七年前救了他一次,這一次也不介意再幫她一次。

而且,他也需要一些罕見的藥材來治療許誌平,需要葉家出手相助。-秘,也會被八門商會的人注意到。”“大哥,你到底從裡麵拿了什麼?我是真好奇,不知道的話,心裡就像是貓抓狗咬一樣。”石上飛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說起這個來,心裡還是惦記著,怎麼也放不下。“行,黃金我先放著,你需要的時候過來找我拿就行,冇事的話先去吧。”然而,許峰還是冇有一點要把實際情況告訴石上飛的意思。東西太過於重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石上飛咂嘴,看得出來就算他用三寸不爛之舌,也彆想從許峰的嘴裡問到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