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女主們都怎麼啦

人一把拉住張神兒,連一開始的客氣都冇有了:“你這種女人!我不管,你得賠我的西裝!這是手工西裝,材料十分高檔,沾了水就廢掉了!我不能因為見你這種女人一麵,就損失二十幾萬!”陸程文故作驚訝:“唉呀媽呀,一套衣服二十幾萬!?那兄弟你得老有錢了吧?”男人十分厭煩陸程文。陸程文從回來就冇換衣服,還是來之前給蔣詩涵打了電話,蔣詩涵帶著助理團隊,正在送衣服的路上。此時的陸程文,褲子都是破的,鞋子都快爛了,全是泥...-

陸程文找到了陳默群。

陳默群是陸程文的死黨,是陳默歡的哥哥,也是陳夢雲的弟弟。

陳默群冇有陳默歡那麼帥氣,是個標準的死胖子。

陳家的企業現在是陳夢雲在打理,不過占股最多的卻是陳默群。

也就是說,這小子幾乎不乾什麼正經事兒,整天就隻是開跑車、泡洋妞,鈔票也花不完。

陳默群身邊的馬仔很多,但是基本冇朋友。

他唯一的好友,自認為的死黨,就是陸程文。

當陳默群接到陸程文的電話的時候,愣了一下,一聽說陸程文要找樂子,他立刻興奮到不行,直接給他發了個位置。

高檔的私人會館,裡麵的妞兒都是“模特”。

在這裡你一個晚上花不出去十萬八萬的,簡直都不好意思走進去。

這還是對一般的土豪來說,陳默群來一次不浪出去百八、十萬的,那都算是他心疼自己老爹,給家裡省錢了。

所以,胖歸胖,他在這裡享受的待遇絕對是頂級的。

陸程文心情煩躁。

他也不是冇見過世麵。自己之前當過六次反派了,知道有錢人是怎麼瀟灑的,對這種地方並不陌生。

他發現陳默群也是閒得五脊六獸,在這裡看美女早就看花眼了,該享受的都享受了,都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找樂子了。

不過陳默群比陸程文歡實多了,興奮地道:“莎莉、雪兒,還有你……叫啥來著?”

“哥,我叫甜甜呀!”

“無所謂無所謂,你們幾個陪好我大哥,他可是輕易不來這種地方的,今天你們要是能讓他**蝕骨,嘿嘿,本少給你們每人十萬紅包,上不封頂!”

幾個女孩子一下子興奮起來,都擠在陸程文身邊。

“陸少,您喜歡什麼花樣兒啊?”

“陸少,我們做遊戲啊?我們有很多遊戲,都很**蝕骨呢!”

陸程文字來是來尋開心的,卻發現自己根本開心不起來。

“你們先安靜一下,我和死胖子聊聊天。”

幾個女孩子乖乖地退到一邊,關了音樂,端著酒杯悄聲聊天。

“怎麼了?”陳默群問:“不喜歡?換一批?”

“不是。”陸程文歎口氣:“我和冷清秋要訂婚了,你知道嗎?”

“知道。”陳默群哼了一聲:“就那冷清秋……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她有什麼呀?身材?臉蛋兒?這裡哪個姑娘冇有?你這三年耽誤了多少美女的青春你知道嗎?”

“再說就算你喜歡當舔狗,你舔她乾啥呀?就冷清秋那死德行……她冷家還剩下什麼了?還不是得指著你們老陸家給他們續命?就這她還拽得二五八萬似的,整天板著個臭臉?看到她我都想吐!”

陸程文看了看四周:“咱們從大學就在這種地方撒銀子,找樂子,這麼多年了你還玩兒?不夠嗎?”

“早特麼夠了。”陳默群道:“但是我能乾啥?我會乾啥?我去上過班,一頭午我睡了三覺。下屬跟我彙報工作內容,我特麼根本聽不懂!彆的我也不會啊,我就會花錢,就會玩兒,就會泡姑娘。”

陸程文看著他:“你那不叫泡姑娘。泡,是指追求,不是你肯花錢,勾勾手指人家就過來的那種。”

“難不成我還得像你一樣?就追著冷清秋那種一天到晚冇好臉色的女人屁股後頭轉悠?”

“至少她是好人家的姑娘。”

“那我姐也是好人家的姑娘呀!”陳默群質問道:“你和我姐為啥分手?你為啥去舔冷清秋,不舔我姐?我姐和你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你要是把這三年的炮彈都留給我老姐,早成我姐夫了,估計我都能抱大外甥了!”

陸程文看著陳默群這個不要臉的傢夥:“特麼的我和你姐為啥分手你心裡冇個逼數嗎?那不是你把我灌醉了給我搞了幾個外國妞在我床上,讓你姐抓了個正著嗎?”

“我那是年輕不懂事,咱們可以解釋的嘛!可是你呢?仗著自己是陸家大少,竟然直接就甩手不要了!說真的,你到底有冇有拿下我姐?是不是玩兒膩了故意甩她的?”

陸程文看著他幾乎喊了起來:“我和你姐那時候才高中!特麼的高中!我啥都不懂呢!我親她臉蛋兒一口三天冇睡著覺!”

“你們大學三年都在一起,你失憶啦?”陳默群也喊了起來。

“那不是你告訴我得先找彆的女人練手,否則功夫不到家你姐會嫌棄我嗎?”

“陸程文,你把話說清楚,第一次是我說要練手,第二次是你拉著我,說要複習上節課的內容、鞏固學習成果的,爭取在我姐身上考個好成績的,對不對?是不是你?”

“靠!這個時候怪我啦?”陸程文激動地道:“那個兔女郎繞著鋼管秀大腿的時候,你特麼跪地上哭的跟淚人一樣,說我對你有再造之恩,還說你下半輩子要天天這麼玩兒,是不是你?”

“我小!不懂事,你就由著我性子來呀?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醫生、律師、宇航員,結果被你帶著進了坑,現在狗屁都不是!現在我就是家族裡的一個笑話!”

“你冇當醫生、律師、宇航員嗎?”

陸程文一問,陳默群愣住了,旋即點點頭:“當了。我當過失足少女的婦科醫生,扮過性感女被告的風流律師,還演過在太空艙裡勾搭女宇航員的星球艦長……”

兩個人對視一陣子,突然一起笑了起來。

陸程文笑著道:“你是真的賤。”

陳默群深以為然:“我應該去當演員。”

就是在這個時候,陸程文的電話響了。

陸程文一看到冷清秋的名字,當時臉就變色了,立刻尖叫道:“快快快,讓女孩子們都過來!音樂打開,打開!大點兒聲!都嗨起來!”

陳默群都懵了:“咋突然就嗨了呢?”

“少廢話,冷清秋,冷清秋的電話,我得讓她離我遠點兒!”

一聽說是冷清秋的電話,陳默群將近二百斤的胖子,竟然直接蹦了起來,咬牙切齒:“嗨!給我往死裡嗨!”

所以,纔有了剛剛的那通電話。

本以為打完了電話,事情就結束了。

但是冇過三十分鐘,會所的經理來了,走到陸程文耳邊道:“陸少,冷總到了,人已經進電梯了。是不是……讓女孩子們先撤下去?”

經理是個會來事兒的,知道這裡的人物關係。

廢話,雪城四大家族的少爺秧子們的個人情況,哪個會所不掌握?

他們就是搖錢樹,他們就是至尊客戶!

他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的電話號碼、車牌號、脾氣秉性、人際關係……他們都門兒清。

不然婦女大隊排著隊來會所捉姦誰受得了?

但是現在陸程文不需要他們會來事兒,至少在冷清秋這裡,不需要。

於是,冷清秋走進來以後,看到陸程文摟著兩個美女,閉著眼睛嚎:

“都說我風流倜儻無敵霸王槍昂昂……”

吱——!

音樂驟停。

“哎?怎麼停了?我剛要展示我的花腔男高音!”

陸程文轉過頭:“哎呦,這不是我的準未婚妻,冷清秋大美女嘛!哈哈哈,快坐,快坐,點歌唱!”

冷清秋冷冷地看著陸程文:“你好瀟灑啊。”

“還行還行,找找樂子。找我有事啊?”

一句話把冷清秋問住了。

是啊,這三年來都是他主動找自己,自己什麼時候找過他啊?

冷清秋嘴巴動了動:“跟我走。有話問你。”

對於陸程文,冷清秋習慣了這種口氣。

在她的潛意識裡,自己能主動和他說話,已經夠他美的了。

他一定會立刻嬉皮笑臉、心花怒放地跟著自己走,不會有二話。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陸程文笑了:“我是男人!一個鐵骨錚錚男兒漢,傲骨英風好少年!找幾個妞兒怎麼啦?怎!麼!啦!你是不是不高興?是不是生氣了?好,解除婚約!”

所有人都震驚萬分。

總經理都時刻準備上來勸架呢,一聽這口風不對啊!

這陸少今天完全不給冷清秋麵子,而且……好像就是奔著分手去的?

彆動!

先觀察觀察。

陸程文十分得意。

【冷清秋,彆說大爺不給你機會,要是連這你都能忍,老子就認栽!】

【哎呦,氣的胸口起伏的厲害呢!急眼了吧?憤怒了吧?要發脾氣了吧?】

【你麵前就有一杯啤酒,抓起來揚我臉上,咱們就一拍兩散。】

冷清秋運了半天氣,突然笑了。

冷清秋走到跟前,一個女孩子趕緊挪開地方,冷清秋坐在陸程文身邊,熱情地貼了上來:“哎呦,你乾嘛生氣呢?人家擔心你嘛!”

陸程文震驚到要原地爆炸了。

豈止是陸程文,死胖子陳默群都傻在了原地,後麵站著時刻準備“滅火”的會所經理更是睜圓了眼睛,不敢相信這是那位叱吒風雲的冷清秋!

陸程文被冷清秋嚇到了,被冷清秋摟著,身體不由自主地蜷縮躲避,嘴裡還兀自嘴硬:“你……你不要以為道歉了我就不罵你……”

冷清秋摟著他:“今天不玩兒了好不好?我今天特彆想和你聊天。”

陸程文看著冷清秋,感覺崩了,全崩了。

這本書的女主都在乾嗎!?

徐雪嬌突然詭異地“基因突變”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這冷清秋今天到底衝了什麼邪?】

【乾啥呀這是?我就是想安安靜靜地當個小反派,過幾天安生日子,不想和你們這些大人物扯犢子啊!咋就這麼難?】

【咱們自己過自己的不好嗎?老死不相往來不香嗎?誰也彆搭理誰有那麼難嗎?】

冷清秋聽著陸程文的心聲,心裡感覺一陣叫苦。

這個傢夥,是真的想讓我有多遠滾多遠嗎?

陸程文狠狠一咬牙。

他決定兵行險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兩個人。那兩個人也緊張至極!伏波天王一手舉過頭頂,握著長劍,指著天網高手,一手化作雙指,在肋下的位置指著龍傲天。天網高手也換了姿勢,一手降龍拳,一手伏虎掌,平均地對著伏波天王和龍傲天。三個人,都擺好了造型,誰也不敢輕舉妄動。龍傲天額頭的汗珠子下來了。這搞什麼!?靠!我陪你倆玩兒造型來啦!?尼瑪你倆是不是緊張過頭啦!?龍傲天拿不準這倆傢夥什麼路數,但是對伏波天網一直眨眼睛。他不敢吐出嘴裡的氣,但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