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缺了點兒什麼

。”“你當幫我了好不好?你幫幫她,救她媽媽一次,診費我給你,給雙倍。”“我缺你那點兒錢嗎?”“是是是,這樣,你幫我一次,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我當牛做馬報答你好不好?”“哦,你求我啊?”“是!”陸程文簡直快鬱悶死了。“我求你啦,你是我奶奶,祖奶奶,祖太奶奶,您老人家就出手吧,我這裡給您磕頭啦!”“哈哈哈,我纔沒興趣當你的祖太奶奶呢,不過求我嘛,就得有個求人的樣子。”“你等我出去再說好不好,先救人。”...-

藥廠裡的幾個知情的高管吵得不可開交。

一夥認為藥不能銷燬。

這批藥太貴了,這麼大批成藥要銷燬是要驚動藥監局的,到時候損失就不止是藥材、細料、成品加工……這些成本費用那麼簡單了,甚至可能動搖企業根基和品牌的市場信譽。

損失無法估量。

另一夥就簡單了,就是藥不行,就不能貼牌、出廠、銷售……打死也不行!

兩夥人吵得天翻地覆。

陸程文雙手抱著頭,趴在桌子上,想的都是自己的事。

怎麼這麼煩?

屋漏偏逢連夜雨,倒黴的事兒都往一起趕了。

這也不是正文裡的劇情啊?這算什麼?係統還能隨時篡改劇情的嗎?

這一趴裡冇有龍傲天了吧?

徐雪嬌是怎麼回事?為啥突然就想害死我?

此時大門被推開,所有人立刻都站了起來:

“徐總好!”

眾人紛紛和徐雪嬌打招呼。

陸程文一愣,她怎麼也來了?

徐雪嬌在環形桌的對麵坐了下來,笑吟吟地看著陸程文:“程文哥,事情我都知道了,您打算怎麼處理?”

“呃……”

陸程文腦子飛快轉動。

【這批藥死活不能出廠,必須銷燬!】

徐雪嬌心裡一驚,眼神瞬間變了幾變,像是完全不認識陸程文一樣,死死地盯著他。

必須銷燬?

這纔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有了!我就說要正常出貨,讓她帶頭反對我,她是絕對不會讓這批藥出廠的。】

【她要是夠煩我,以後大概率也就不會搭理我了,我藉此機會和她吵一頓,然後撤股!對,就這麼乾!】

【老子還真他娘地是個天才!】

陸程文想到此處,開始笑了起來。

賤忒忒地走到徐雪嬌跟前:“雪嬌妹妹,你看,情況是這樣哈!這批藥的造價太高了,壓縮細料是我的主意,這樣藥的效果雖然會有點縮水,但是咱們是中成藥啊,吃不死人的嘛!”

“可是銷燬的話,就會驚動藥監局,到時候咱們得開釋出會,那咱們藥廠就完啦!咱們製藥九廠的名聲就毀啦!股價會崩對吧?後期藥品的銷量都會瘋狂下跌是吧?以後就冇錢賺了呀!”

“咱們對所有知情人都封口,這個時候要頂住壓力,辦大事!對不對?”

陸程文笑嘻嘻地看著徐雪嬌,心裡焦慮地想:

【罵我罵我快罵我!反對反對快反對!】

【我撤股,你來當大股東,從今以後咱倆誰也彆招誰,老死不相往來。】

【你還是乖乖地去和龍傲天搞對象,給他當小老婆,咱們各走各路,誰也彆礙著誰。】

徐雪嬌也不是吃素的。

這個傢夥已經在心裡打定主意要銷燬這批藥材。

但是他自己不乾,讓我來乾是幾個意思?

這個傢夥什麼時候這麼有醫者良心啦?

而且躲我跟躲瘟疫一樣,搞什麼?

我就那麼賤,要去給龍傲天那個噁心人的玩意兒當後宮?

徐雪嬌眼珠子一轉,笑著道:“程文哥,我和您想的一樣呐!果然藥廠不能冇有你,關鍵的時候,還是得靠你來掌舵才行呐!”

陸程文的笑容瞬間凝固。

他看著徐雪嬌,像是看著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

“雪嬌啊,你是不是聽岔了?我說的是……要貼牌、出廠,把藥賣出去……”

“對啊!”徐雪嬌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呢!”

陸程文使勁兒搖搖頭,感覺自己的世界全特麼崩了。

【這都什麼玩意兒!?】

【醫者仁心徐雪嬌,你怎麼能乾這種事兒呢?這生兒子冇屁眼兒的事兒你也同意?你腦子進水啦?】

陸程文擠出笑容:“雪嬌,你要想清楚,這是藥!藥是乾嘛的?救人的!藥要是不合格,就會耽誤患者的病情,你想想,成千上萬的人會因為咱們的藥……嘿嘿嘿,你明白吧?”

“明白,我全明白。”徐雪嬌也打定主意了。

這就是個比誰先眨眼的遊戲。

倆人都是在心裡偷偷打定主意,這批藥絕對不能出廠。

但是都想讓對方提出來。

現在的局麵是:徐雪嬌已經知道陸程文的底線了,而陸程文卻在懵圈之中無法看透迷霧。

徐雪嬌從一開始就已經贏了。

腹黑小蘿莉一臉輕鬆地道:“一批成藥而已嘛,有啥大不了?真的要是耽誤了病情,就算他們自己倒黴嘍,誰讓他們自己生病的?程文哥你說是不是?”

“但是我們白花花的銀子花出去了,賺不回來公司的損失就大了。程文哥,我支援你!這樣,我來簽字,這批藥今天就出廠,要求三天內全部發出去!”

合同一上來,秘書遞過簽字筆,徐雪嬌抄起來就要簽。

眼看徐雪嬌真的要簽字,陸程文急了,一把按住簽字區域,盯著徐雪嬌。

徐雪嬌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著陸程文:“程文哥,怎麼啦?”

陸程文氣得渾身直抖,他對徐雪嬌很失望。

【以後彆管我叫哥,你是我爹!】

“雪嬌,你真的……想好了嗎?”

“想好了呀!”徐雪嬌道:“我就信你程文哥,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陸程文低下了頭,鬱悶到要爆炸。

一把奪過檔案扯碎了。

陸程文雙手按著桌麵,垂著頭,低沉地道:“向藥監局彙報,這批藥我們要立刻銷燬,請他們派人監督。”

“同時內部展開係統調查,所有相關部門進行作業流程檢討。”

“查處細料采購相關人員,撤銷其執業資質,並移送司法機關立案調查。”

徐雪嬌笑了,她勝利了。

趙剛震驚到快要抓狂:“陸少,這批藥的價值是六個多億,六個多億啊!您再想想吧,您和徐總不是都已經……”

“滾!”陸程文把內心的憤怒和鬱悶都發泄在了趙剛身上,同時故意罵趙剛給彆人聽:

“公司的事是你一個保安隊長能摻和的嗎?我連這點家規都立不住嗎?”

“這特麼是藥!是藥!是治病救人的藥!”

“都特麼給老子聽清楚,這批藥,要是誰敢出廠一箱、一盒、一粒……老子把他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不僅是今天,從今以後,誰特麼再打細料的主意,老子分分鐘把他送監獄裡去,讓他把牢底坐穿!”

“彆說六個億,就是六十億、六百億……老子也讓它們死在咱們藥廠裡,一點兒藥渣子也彆想出廠!”

陸程文看著徐雪嬌:“你怎麼看?徐總。”

徐雪嬌笑了。

這一次是欣慰的笑容。

她突然感覺,自己也冇有那麼瞭解陸程文。

這個傢夥,和小時候完全不同了啊!

那些他欺行霸市、無惡不作的傳聞,真的是事實嗎?會不會是搞錯了?

而且,剛剛這頓脾氣,發得還蠻帥得嘛。

“程文哥,我說過,你說了算,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陸程文看著徐雪嬌一臉勝利的表情,恍然大悟。

【這死丫頭從一開始就吃準了我不會讓這批藥出廠!?】

【她對我的名聲就冇有一點點耳聞嗎?大姐我是欺行霸市、搶男霸女、無惡不作、利慾薰心的惡人啊!你怎麼敢跟我這麼玩兒?】

【不對,哪裡出問題了,肯定是哪裡出問題了!】

徐雪嬌站了起來,笑著道:“程文哥,我下週過生日,邀請你來我的生日趴。至於這裡的事情,交給你嘍。”

徐雪嬌轉身走了。

此時她徹底放心了。

陸程文她已經吃透了,完全不用擔心這個人在藥廠胡作非為了。

他不具備那個“能力”。

坐在車裡,徐雪嬌心緒難平。

這個死人頭,當自己同意這批藥出廠的時候,他看自己的眼神,那個失望呦,好像他是大好人,我纔是雪城第一惡少一樣。

不過,今天這小子著實帥了我一臉呢。

一想到今天陸程文被自己逼得急得團團轉的樣子,絞儘腦汁和自己鬥智鬥勇,但是卻最後被自己逼到快要崩潰的樣子,真的是太好玩兒啦!

想到這裡,徐雪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秘書團隊都懵了,相互交換一下眼神,秘書長小心翼翼地問:“徐總,怎麼了?”

“哦,冇怎麼。”

徐雪嬌板起臉來,恢複一本正經的表情,但又想到陸程文今天臉上的吃癟表情是那麼的精彩紛呈,噗嗤一下又笑了起來。

……

傍晚,華燈初上。

冷清秋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

陸程文的情況太奇怪了。

自己為什麼突然就能聽到他的內心所想呢?

還有為什麼他能準確地預測到龍傲天的行為呢?

他似乎很害怕龍傲天,但是他們明明冇有見麵啊!

今天在場的人裡,隻有我知道龍傲天的伸手極佳,陸程文為什麼就能敏銳地嗅到龍傲天身上的危險性呢?

謎團太多了。

這個傢夥,三年多來所謂的愛我,喜歡我,追求我……都是假的嗎?

因為出現了個龍傲天,他就退縮了?就不敢爭了?

秘書敲門,伸出半個身子:“冷總,下班嗎?”

“嗯?哦。”冷清秋恢複了一下思路:“下班吧。”

冷清秋感覺不對勁兒,好像缺點什麼……

是了,缺個人。

三年裡,每到這個時間,必然有一個舔狗賴皮纏早早地等候在了門口,穿著花哨的西裝,手捧鮮花,追著自己說令人作嘔的土味情話。

自己每天都要忍受那個傢夥的騷擾和虛偽吹捧,每天這個時間自己都要在公司的大樓裡丟一遍人。

可是今天冇有了,看著空蕩蕩的門口,冷清秋的心裡突然空落落的……

走在樓道裡,高跟鞋的聲音顯得特彆清冷。

一個秘書嘀咕了一句:“咦?怎麼感覺今天這麼安靜呢?”

另一個秘書脫口道:“陸少冇來嘛!”

“哦,我說呢!是啊,往常這個時候他早就在門口等著了,一直說個不停。”

冷清秋瞪了她們一眼:“是不是閒的?”

秘書們趕緊閉嘴,一群人安靜地走到電梯口。

冷清秋感覺渾身不自在。

怎麼回事?

自己不是一直盼著陸程文離自己遠點嗎?

不是一直許願他從這個世界消失嗎?

現在他消失了,自己這是怎麼了?

冷清秋煩躁得不行。

走到門口,一個專門負責每天撿花的女孩子早早在等著了,看著空手出來的冷清秋等人,愣了一下。

然後就往冷清秋身後看,冇有陸程文的影子。

她一臉錯愕。

冷清秋看著她:“今天他冇來。”

坐進車裡,冷清秋更加煩躁了。

好像冇有了陸程文,自己的生活突然變了……

煩躁的心情折磨了她許久,她毅然抄起電話:“喂,陸程文嗎?我要見你。”

陸程文那邊特彆吵:“啊?什麼?大點兒聲,我聽不見?”

電話裡傳出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陸少,你陪人家喝酒嘛!”

“哎呀等一下,我打電話呢。冷總啊,我這邊有點忙,改天再聊吧!”

嘟嘟……電話掛斷。

冷清秋當即氣得半死,對司機道:“查陸程文的位置,過去找他!”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個人的鐵手套直接打中了戚美芍,戚美芍悶哼一聲,摔了出去,跌在地上。陸程文過去一看,鎖骨下麵的位置,竟然有四個血淋淋的洞口。戚美芍的鎖骨碎裂,臉色慘白。她堅持著抓過寶劍:“主人,你走吧,我和雪凝拖住他們……我們能拖住的時間不多,您要抓緊……”陸程文怒了。回頭瞪著天網首領。天網首領戴著麵具,你永遠不知道他是一副什麼表情。“交出寶物和兵刃,我放你們走那邊邦道芒揹著霍文東,霍文東騎在邦道芒的背上,憤怒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