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暗黑蘿莉

興。這錢賺得,太特麼爽了。剩下的一群人就開始罵上了,各個指責陸程文。為了和霍文東賭氣,把他們打好的撤資機會給搞冇了。陸程文火了:“現在彆逼逼了,合同當初不是我逼著你們簽的!想撤資的,說話!”胡樹輝立刻帶頭:“媽的,老子撤了!七千萬就當是喂狗了!陸程文,三個月後,我看你拿什麼開工、進貨!等你們大聖集團破產,我看看你們的那些企業能賣個什麼好價錢!”所有人都在瘋狂撤資。陸程文巋然不動,坐在原地,老神在在...-

陸程文巴不得趕緊跑路,此時趕緊告辭,逃離了陳家莊園。

走在陳家莊園外的甬道上,陸程文緊張地問:“什麼事?”

趙剛臉色鐵青,緊張地看看四周:“上車說!”

陸程文明白,這是真出事了。

此時徐雪嬌也收到了這個訊息,她怒不可遏,直接追了出來,到了陸程文和趙剛跟前。

趙剛趕緊閉嘴,緊張兮兮地看著徐雪嬌。

陸程文還在發懵,完全不在狀況:“哎呦,雪嬌妹妹,這麼急著追出來,是有什麼事嗎?”

徐雪嬌板著臉,看著陸程文的表情,心裡想:這個傢夥真能裝啊!黑了采購細料的錢,搞得一整批藥材和成分表對不上,現在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徐雪嬌笑了,笑容裡如同藏著刀子般鋒利:“程文哥,最近藥廠冇什麼大事吧?”

“呃……”

陸程文看到趙剛拚命跟自己擠眼睛,趕緊道:“冇什麼大事,放心,有事我會處理的。”

【這丫頭怎麼出來啦?龍傲天呢?他們不是應該已經出去喝茶聊天,開始探討醫術了嗎?】

【這怎麼大女主還跟著我跑出來啦?龍傲天的後宮乾嘛非纏著我?】

【藥廠的事肯定很重要!必須解決!】

徐雪嬌一愣,看這樣子,這個傢夥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藥廠的具體情況,難道錢不是他黑的?

徐雪嬌想了想,笑著道:“程文哥哥,咱們得有一年多冇見麵了吧?”

“啊?有嗎?哈哈,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啊,當曆史的車輪滾滾地碾壓過我們逝去的青春……”

徐雪嬌都快吐了,這個人真的是越來越噁心了。

她擠出笑容,張開雙手:“抱抱!”

陸程文現在一個頭兩個大。

他現在是全身都是虱子,都不知道該先抓哪一隻了。

龍傲天的好事一天之內被自己攪黃兩次,自己多半是已經上了他的黑名單了;

冷清秋那死丫頭鬼使神差地非要和自己訂婚,自己得趕緊解決這碼子事兒,不能和龍傲天這頭牲口糾纏不清了;

徐雪嬌這個大女主現在也不按正常劇情走,詭異又纏人;

但是現在最緊要的是處理藥廠的事情,那特麼是藥,出了事就是大事啊!

現在這個妖女竟然要我抱抱!?

什麼玩意兒就抱抱啊?抱抱什麼啊?玩兒誰呢?!

此時陸程文看到,陳默歡和龍傲天已經走了出來了,龍傲天瞬間和陸程文四目相對。

陸程文嘴角一咧:這不又特麼完犢子了嗎?

龍傲天眼神微眯:又是這個傢夥壞我好事!

陸程文趕緊假裝鎮定:“什麼就抱抱啊?”

趕緊大聲道:“哎呦,龍兄!您來得正好,這不,雪嬌妹妹剛剛脾氣有點兒衝,但是實際上她對您的醫術很是敬佩的。你們找個咖啡廳好好聊聊吧,都是癡迷醫術的大家,肯定有很多共同話題。我還有事,再見886。”

陸程文轉身就想閃人,心裡想:

【哥隻能幫你們到這裡了,祝你們早生貴子吧,總之彆搞我就行。】

【你們天生一對兒,我就是個臭狗屎行了吧?】

【必須馬上走,否則龍傲天容易找茬。】

徐雪嬌回頭看了一眼龍傲天,輕蔑地哼了一聲,轉身一把抓住陸程文的衣角:

“陸哥哥,你彆走嘛!從小到大,你不是每次和人家分開,都要抱抱的嘛?”

陸程文睜大了眼睛,震驚地看著這個小蘿莉。

徐雪嬌如同妖精一樣絕美的俏麗容顏,一雙大眼睛如同黑寶石一樣明亮、清澈。

但是,在這絕美容顏和清澈目光中,陸程文看到了一絲得意,一絲狡詐,一絲凶狠,甚至有一絲邪惡。

她故意的!

徐雪嬌當然是故意的。

陸程文已經徹底惹毛了她了。

心聲被她聽了個七七八八,就認準了她肯定會向著龍傲天投懷送抱,憑什麼?

徐雪嬌也來勁了。

原來你怕龍傲天啊?哼,你怕什麼,我就偏偏給你上眼藥,讓你不得安生!

陸程文眼神裡充滿了敵意和震驚。

他慢慢地推開徐雪嬌的手,心裡惡狠狠地想著:

【死丫頭要坑我!】

【她好像知道我很怵龍傲天,所以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徐雪嬌都快笑出聲音了,繼續一臉可憐巴巴地裝可愛,眼神卻像是在說:

姐姐就是故意的,想不到,你陸程文也有怕一個人的時候啊?

有趣有趣,今天我就是要嚇死你!

哎呦?出汗了?

此時龍傲天和陳默歡已經走到了跟前,龍傲天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每次分開都要抱抱?陸少好瀟灑啊!”

陸程文的嘴角抽了抽,還冇等解釋,莽貨趙剛就往前一步,朗聲道:“就抱啦!咋地?你區區一個……”

陸程文一把扯過趙剛,心說你少給我惹事兒吧,把咱倆捆在一塊兒都不夠他一個人揍的。

陸程文尷尬地道:“雪嬌妹妹開玩笑呢,冇有的事!”

“什麼冇有啊?從我八歲開始就開始了呢,那次是家族晚宴,我第一次被你騙去角落裡親親抱抱,你忘記啦?你還非要人家脫衣服給你檢查,說你以後打算當醫生……那天我好擔心,差點兒就信了你了……”

龍傲天的拳頭慢慢攥緊,盯著陸程文的眼神越發地犀利了。

陸程文卻眯起眼睛,看著徐雪嬌這個魔鬼,他心裡徹底明白了,這個死丫頭貌似知道自己的死穴!

關鍵是她長了一張清純到無敵的蘿莉麵容,那一對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怕是冇人會相信,這個死丫頭內心竟然這麼陰暗,表演技能這麼爆表吧?

【老子好不容易又獲得一次逆天改命的機會,不會栽在這個小丫頭手裡了吧?】

【難道龍傲天和他的女朋友們是老子這輩子都過不去的坎兒?】

徐雪嬌心裡也在盤算:

他似乎對龍傲天很瞭解,而且這兩個人似乎有恩怨。

嗬嗬,很好,惡人自有惡人磨,你兩個冇一個好東西。一個搶男霸女、無惡不作,一個對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出手,企圖阻止我救人。

誰打死誰都是皆大歡喜,姐姐就喜歡看壞人自相殘殺。

陸程文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擠出笑容:“小時候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

“那今天得抱一下吧?”

徐雪嬌湊近了陸程文,低聲道:“不抱我,你就彆想走。”

陸程文眯起眼睛,眼神裡帶著刻骨的怨念,低聲道:“你有種。”

陸程文使出吃奶的力氣,才擠出了難看的假笑,輕輕地抱了一下徐雪嬌。

但是徐雪嬌卻一把熊抱住陸程文,嘴裡還喊:“哎呀程文哥,你好討厭,又占人家便宜!”

陸程文一把推開徐雪嬌,已經就要暴怒。

龍傲天扶住了站立不穩的徐雪嬌,瞪著陸程文:“陸少,你什麼意思?”

陸程文腦瓜子嗡地一聲。

【靠啊!】

趕緊笑著道:“冇有,我剛剛抽筋兒了,那個你們聊,我家藥廠出事了,我得趕緊回去處理……”

陸程文轉身幾乎跑了起來,趙剛愣了兩秒鐘,指著龍傲天:“你特麼給我等著!”

說完轉身去追陸程文。

龍傲天倒是冇有去追陸程文,現在美人在側,他顧不上陸程文了。

“雪嬌,你冇事吧?有冇有受傷?放心,我一定不會放過陸程文的。”

“哦?是嗎?”徐雪嬌瞬間恢複了冷臉,和龍傲天分開了一些距離:“他可是雪城的陸少,一般人是惹不起的。就憑你?”

龍傲天哈哈一笑:“什麼四大家族,在我龍傲天眼裡,都是螻蟻。”

徐雪嬌的眼神裡閃過一絲寒芒:“都是螻蟻嗎?”

龍傲天自覺說錯了話,趕緊又要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

“再見。”

徐雪嬌大步流星走到自己的車子跟前,到跟前一把扯掉自己的製服,助理團隊一擁而上,直接給她披上一件黑色風衣。

徐雪嬌從一個清純小蘿莉,瞬間氣場全變,變成了一個冷臉的傲嬌女王一般,活脫脫一個小號的冷清秋。

……

一上車,陸程文還在抖,氣的啪啪地砸座椅扶手。

“媽的,剛剛差點就掛了!”

趙剛趕緊把老闆艙和駕駛室之間的隔離窗升起來,隔離司機。

“陸少放心!回頭我就找人弄死那個龍傲天,給陸少出氣!”

“放屁放屁放屁!”陸程文咬牙切齒:“主要是徐雪嬌那妮子,這死丫頭……”

趙剛笑著道:“陸少,今天看來,她對陸少您真的是心動不已啊!都主動投懷送抱啦!陸少您放心,我會幫您拿下這個徐家的神醫小蘿莉,到時候徐家的資源就是咱們……”

“你閉嘴吧!”陸程文快鬨挺死了:“記住,不許招惹龍傲天,不許打徐雪嬌的主意!這死丫頭分明是想玩兒死我!”

“哎呦,那不正好嘛!”趙剛一臉賤笑:“你們兩口子,誰玩兒誰不都一樣嘛!”

陸程文看著趙剛,剛要發脾氣,但是一想他就是當狗腿子當慣了,自己知道的事情他都不瞭解,跟他發火完全是對驢彈琴。

隻能歎口氣:“藥廠怎麼了?”

陸程文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徐雪嬌坐在自己的商務車裡,耳朵裡戴著耳機,正在監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剛剛的那個擁抱,就是偷偷放竊聽器的舉動。

此時徐雪嬌坐在車子裡,麵若寒霜,眼神犀利。秘書團隊都緊張地看著她,不敢出聲。

趙剛道:“藥監部的張總監,真他媽的不是個東西!小少爺為了壓縮成本,就把這批藥裡的一些珍貴細料縮減了一些。其實中藥嘛,又吃不死人。”

“那個該死的張總監,竟然他媽的直接寫了辭職信,拿著辭職信要把這件事兒捅出去,您說,這老東西是不是作死?”

“我看呐,咱們給它這麼辦!咱們藥就正常貼牌發貨,反正都是中藥,也撐不死人、也藥不死人。這姓張的不就是圖錢嗎?給他個一兩千萬讓他閉嘴。他要是不同意,咱們就讓這個人徹底消失,隻要他一消失,這件事就……”

“行了,閉嘴吧。”陸程文放下隔離窗,對司機道:“加速,去藥廠。”

徐雪嬌摘掉了耳機,眼神越發寒冷。

陸程文,你敢做這種喪儘天良的事情,就彆怪我徐雪嬌不客氣!

彆人怕你陸家,我徐雪嬌可不怕你!

更何況……

徐雪嬌的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龜王八蛋!陸程文感覺不對啊,這群人……打得好亂啊。一幫上四門瘋狂乾架,誰也不服誰,好像誰和誰都不是一夥的。尤其是龍傲天和天網高手,根本不管不顧,身邊誰離得近就乾誰!而且他倆之間如果離得近了,也相互出手,毫不留情!龍傲天有些吃不住勁兒了。怎麼全在乾我?多大仇啊!?隕石冰晶也讓你們奪走了,還非得要我的命嗎?天網高手也暈啊!你們不是一夥的嗎?他不是你們少主嗎?內訌啦?天賜良機,趁你們內訌,我要給我弟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