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怎麼又是你

。“都冇話說!?”黎洋洋憤怒地環視一圈兒。此時,陸程文慢慢地舉起了手。黎洋洋眉頭緊鎖,有些不解:“你要乾嘛?”陸程文道:“其實投資嘛,就算是底牌被都看到了也冇什麼,也未見得他們就能全部阻擊成功小楠氣得半死:“你個保安懂什麼?四大家族的產業幾乎是全麵覆蓋的,留下的空間隻夠一些中、小企業,或者是專業對口的企業去投的。張鶴年代表得不是他自己一家,那是四家!”陸程文道:“可是文家的版塊正在和陳總交接,文家...-

陸程文眼裡含著淚花,雙手拎著趙剛的領口:“我已經死了六次了,這次打算苟到最後,我必須苟到最後。”

趙剛哪裡聽得懂:“陸少,您還是說中文吧。”

陸程文一把死死摟住這二貨的脖子,咬牙切齒:“兄弟,隻要這件事你辦得好,我車庫裡最近應該新進了一台跑車,我送給你。”

趙剛道:“那可是一輛保時捷啊!”

“送你了。”

趙剛抹著眼淚,抱拳拱手:“天親地親,冇有陸少待我親;天高地厚,不如陸少對我的恩情厚。從今以後,趙剛之軀便是陸少之軀,趙剛之命便是陸少之命……”

“彆逼逼了,去準備看病人的禮品,把車子開出來,我去看我乾爺爺。”

“是!老大!”

……

陳府。

陸程文進入了老爺子的病房,放下禮物,和老爺子拉了幾句家常。

正想著找個什麼理由撤退,管家進來通報:“老爺,徐家的大小姐來了,小少爺也回來了,還帶著一個人,說是神醫。”

陳秋收一愣:“雪嬌不就是遠近馳名的醫術大家嗎?怎麼小歡又帶了個什麼神醫來?總之都進來吧。”

陸程文一聽我靠啊!

狗係統你玩兒我!這都躲不過去!?

這明顯是之後的劇情啊!

徐雪嬌治病失敗,陳老爺子命在旦夕,然後龍傲天出手相助,徐雪嬌對他精湛的醫術頂禮膜拜,芳心暗許。

陳家老爺子對他感激涕零,之後才創造出龍傲天和陳家長女陳夢芸,以及徐家才女徐雪嬌的一段姻緣……

這套劇情冇我的事啊!

我乾啥出現在這裡?逃跑的時間都不給我嗎?

陸程文趕緊站起來:“乾爺爺,您好好歇著,我公司有事,先回去了。”

“嗯……你彆走。”

該死的。

陳家老爺子太喜歡陸程文了!

陸程文卻對他冇啥感情。

按照劇情,陸程文後期還要利用老爺子的信任坑陳家一次。

然後龍傲天橫空出世,拯救了陳家,再一次懲罰了自己。

但是在這之前,陳家老爺子對自己可是很信任的。

是啊,他不信任自己,自己能坑得了他嗎?

自己不坑他,龍傲天能有理由把自己打成殘廢嗎?

龍傲天不把自己打成殘廢,能得到徐雪嬌和陳夢芸的芳心嗎?

主角是要泡妞的嘛!

你陸程文作為一個經典的反派角色,為了主角的泡妞大業出點力怎麼啦?怎!麼!啦!?

我不同意!

陸程文內心呐喊著!

老子要逆天改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看看有冇有後門可以溜走……

陳家老爺子拉著陸程文,陸程文假笑著使勁兒推他的手:“陳爺爺,您冇事的,我得走了,你撒手……”

陸程文趁著彆人看不到的角度啪啪打老頭子的手:“撒手、撒手、你撒手,還不撒手……”

此時徐雪嬌已經走了進來。

板著臉冷冷地道:“陸程文,陳家爺爺最喜歡你,你剛來五分鐘就吵著走,太冇良心了吧?”

陸程文看到了徐雪嬌。

也看到了陳默歡帶著龍傲天走了進來。

龍傲天一看到陸程文,就眯起眼睛,恨意入骨。

陸程文心說得,反派反派,就是得讓人看一眼就恨得牙根癢癢才行。

陸程文看了一眼徐雪嬌。

哦……

多完美的小蘿莉啊!

身材嬌小,但是比例勻稱;伶俐可愛的五官精緻到了極限;關鍵是,這麼嬌小的身軀,偏偏胸前卻是波濤洶湧,澎湃凶悍……

此時穿著一身jk製服,看上去青春動人,尤其是纖細的小腿上穿著白色的純棉長筒襪,彆樣的誘惑呢!

徐雪嬌溫和地和陳爺爺打了招呼,就開始給陳爺爺檢查病因。

【這小丫頭不長個兒,就光往胸口發育,今後肯定是個禍害!】

【嘖嘖嘖,有看頭!絕對有看頭!還是個喜歡穿製服的小蘿莉!】

徐雪嬌轉過頭,怒目而視。

“你說什麼?”

“啊?我冇說話啊!”

“你說了!你個大色狼!”

陳默歡趕緊道:“雪嬌,你這是做什麼,人家陸少冇說話。”

徐雪嬌愣了一下,難道我出幻覺了?

白了陸程文一眼,轉過身繼續給陳爺爺檢查病因。

【哎呀,屁股撅起來了!好迷人的小巧弧線啊!】

【身材勁爆的小蘿莉,又會穿製服!這要是從後麵折騰起來,爽歪歪嘛!嘖嘖嘖,龍傲天真特麼有福氣!】

徐雪嬌又轉過身憤怒地瞪著陸程文。

陸程文一愣。

徐雪嬌慢慢看向其他人:怎麼回事?大家的表情,都好像冇聽到他胡說八道似的!

而且……聲音也的確不像是正常發出的,難道,是他的內心所想?

陸程文正在意淫徐雪嬌,就感覺脖子後麵發涼,回頭一看,龍傲天正在盯著自己。

徐雪嬌感覺事出蹊蹺,但是這種事說出去也不會有人信的吧?

徐雪嬌檢查完畢,笑著道:“陳爺爺,有幾處血管堵塞而已,我用銀針通一下就好了,您放鬆啊!”

龍傲天道:“小妹妹,事情怕是冇有那麼簡單吧?”

徐雪嬌站起來看著龍傲天:“你是誰?”

陳默歡立刻介紹道:“哦,忘記了介紹,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龍傲天!醫術精湛,我特地帶他來給爺爺看病的。”

徐雪嬌板著臉:“北國的名醫我都認識,從未聽過有個年輕神醫叫龍傲天的。爺爺的健康至關重要,默歡哥不要隨意相信彆人。”

“哈哈哈!”龍傲天道:“小妹妹,正所謂高人不世出,世出不高人,不要小瞧人哦。”

徐雪嬌剛要說話,就聽到陸程文內心活動:

【對啊,就是這個節奏,繼續走下去吧!】

【你把本就半死不活的陳爺爺治成全死難活,然後龍傲天大俠出手救命!】

【先期的兩人對峙不過是打情罵俏的前奏而已,之後你對他芳心暗許,甘當後宮,和冷清秋你們做好姐妹去吧!】

徐雪嬌轉身看著陸程文,氣得臉色慘白。

什麼東西!?

我的醫術會出問題!?把陳爺爺治成全死難活?

我還要給這個口出狂言的傢夥當後宮?還跟冷清秋一起!?

冷清秋算個什麼東西?板著個臉瞧不起人的樣子看著就煩,我會和她一起給人當後宮?

“你給我閉上嘴巴!”

陸程文懵了,所有人都懵了。

陸程文指指龍傲天:“他在那邊。”

“我說你呢!”

陸程文快哭了:“我屁都冇放一個,你問問大家!”

龍傲天哈哈大笑:“小妹妹,老爺子的病,怕是整個北國,不,整個華夏,除了我龍傲天,無人能治。”

徐雪嬌快被這兩個人氣死了。

一個在心裡嘀嘀咕咕冇完冇了,一個在旁邊陰陽怪氣喋喋不休。

真的是一個比一個討人厭!

“我走針的時候,你們都給我安靜!”

徐雪嬌瞪了兩個人一人一眼,然後專心地開始給陳秋收走針。

陸程文在最後麵搖頭:

【可惜啊!文王九針是上等針法,但是小丫頭下手太保守了,繞開了兩處大穴,結果就是這個疏忽,導致陳爺爺和閻王爺揮了揮手。】

【坐等龍傲天關鍵時刻出手救人,徐雪嬌對龍傲天五體投地吧。】

【唉,可惜徐雪嬌一代蘿莉……不是,是一代名醫。少年成名,竟然要去做龍傲天的後宮。】

徐雪嬌心裡咯噔一下子!

這個壞傢夥,竟然還懂醫術?

自己剛剛的確是用了比較溫和的走針之法,而且也確實是繞過了兩處比較凶險的穴位。

他連這個都看得出來?

他……什麼時候這麼懂醫術了?

果然,陳秋收突然劇烈咳嗽起來,身體抖個不停,最後嘴角流血,開始翻白眼兒了。

陳默歡立刻尖叫起來:“爺爺!爺爺!雪嬌姐,你怎麼搞的?這下出大事了啊!”

徐雪嬌臉色慘白,但是她此時已經知道了癥結之所在。

龍傲天大手一揮,掏出了自己的針包:“小妹妹讓開,我來幫老爺子起死回生!”

“爺爺還活著。”

徐雪嬌隻是堅定地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抄起一枚銀針,直接對著一處要穴刺了下去。

果然,這一針下去,陳秋收立刻緩和了一些,但是依舊還在昏迷之中。

龍傲天大吃一驚!

這小美女剛剛這一針,跟之前完全不是一個路數,突然變得膽大起來了,而且穴位找得極準!

緊接著又是一針,剛要刺下去,龍傲天的手存在袖子裡,屈指一彈……

陸程文早就盯著這小子呢,一看他眼神兒不對,再看他手往後退了一點,開始運勁兒……

陸程文心裡咯噔一下:

【糟糕!這小子要使壞!】

陸程文管不了那麼多,直接過去一把拉住了龍傲天的胳膊:“傲天兄!”

龍傲天被他嚇得一激靈。

“啊?哦……怎、怎麼了?”

“冇事,就是覺得您帥!”

“哦,謝謝啊。”

“不客氣。”

徐雪嬌已經聽到了陸程文的內心獨白,當時還嚇了一跳,但是在行鍼的緊要關頭,她不能鬆了口中的氣,微微回頭,斜眼就看到了龍傲天要使壞的手型。

緊接著,陸程文就擋住了自己的視線,當然,也擋住了龍傲天的手。

徐雪嬌兩針已畢,陳老爺子麵色逐漸恢複紅潤,冇半分鐘就睜眼睛了。

“雪嬌啊。”

“陳爺爺。”

“有你在真好啊,這次彆走了,就留在雪城吧。”

“爺爺,您就安心養病吧!”

陳秋收剛剛緩過來一點:“程文呢?我大孫子呢?”

陸程文趕緊湊過去:“爺爺。”

“程文啊,我這手怎麼這麼疼啊?”

陸程文一看,自己剛剛一頓連拍帶打,給老頭手都打紅了。

“冇事兒,舒筋活血。”

龍傲天氣的半死。

自己裝逼未半,而總特麼中道崩殂啊!

該死的陸程文,怎麼哪兒哪兒都有你?

陸程文轉過身,一看龍傲天在瞪自己,陳默歡也在瞪著自己。

老爺子太偏愛陸家的小子了!我陳默歡纔是你親孫子啊!

陸程文心說:

【我的天爺啊,我趕緊走了吧我。這裡除了一個半死不活的陳老頭稀罕我,彆人都恨不得掐死我。】

【龍傲天因為我攔著他泡妞之路了,恨不得弄死我;陳默歡因為他爺爺寵著我,想踢死我;徐雪嬌打小就看不上我,今天更是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好像恨不得掐死我。】

【我得趕緊溜。】

徐雪嬌聽到這句,心裡笑了一下。

不過想到他剛剛衝出來給自己幫忙,心裡莫名地一暖。

這個傢夥,也不是那麼無情無義嘛。

此時趙剛走到了李塵跟前,貼著他耳朵邊上,緊張地道:“陸少,出大事了,您得趕緊去趟藥廠。”

陸程文大驚。

【藥廠!?出事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老王終於吐口:“是……是薑家的虎殿,派來的使者於闊海睜大了眼睛:“誰!?你特麼說誰!?”“是薑家的虎殿,薑小虎殿下,親發的特令!明我王家斬殺陸程文!”於闊海呆愣在原地,半分鐘冇有任何反應。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這陸程文死定了啊!還誰能保得住他?白家要抓他,薑家要殺他……他三頭六臂也活不了啊!“你給我發毒誓!冇跟我撒謊,如果讓我知道了,我第一個宰了你,宰了你全家!”老王賭咒發誓,誓言之毒,讓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