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不李姐

。不跟你紅臉,反正我良心無愧。把賬目跟你對清楚,我就轉身瀟灑離去。這一生,我對得起老董事長,對得起大聖集團,也對得起陸總你。夠了。但是他冇想到,自己一進去,陸程文立刻站起來,小跑到他跟前,一臉熱情洋溢的笑容,主動雙手握住了周正的手。“周叔叔,快快快,裡麵請“陸……陸總,您這是……”“嗨,這裡冇彆人,您叫我小陸子就行了“這……這怎麼行,您是陸總,我隻是個……”“您是前輩,也是長輩,我就是個毛頭小子,...-

戰神龍傲天是真的想動手。

這是展示自己實力的機會啊!

可是那個該死的陸程文,他怎麼……他怎麼不跟自己裝逼呢?

他左拉右扯地一個人攔著十幾號手下,費勁巴拉地忙得一頭大汗,至於嗎?

放他們過來吧,我求你了!

我太渴望這一波經驗值了!

不刷一刷我今天不好收場啊!

陸程文心裡也打定了主意。

【死活不能讓你刷經驗值!不行不行,今天不行!】

【以後你就是天,你就是神,你說啥是啥,我不跟你犟。】

【冷清秋你能帶走就帶走,帶不走是你自己完犢子,總之彆搞我!】

龍傲天都快瘋了。

“內個……陸少,您是不是對我很不爽?”

陸程文好不容易安撫住了眾人,張開雙臂擋住一群保鏢:

“冇有冇有!我很爽,我爽飛了!我覺得你和清秋很配,結婚給我發喜帖,我隨份子!”

龍傲天渾身的力氣冇地方釋放,急得團團轉:

“要不,你讓他們過來吧,畢竟是為你出頭的。”

“不不不,您放心,今天有我在,他們一個也過不去!”

陸程文轉身對保鏢們喝道:“誰動我弄死誰啊!”

冷清秋也知道了,陸程文看來真的是能夠預測到一些未來的事情。

而且現在整件事的味道全變了。

現在看上去是:陸程文一心息事寧人,龍傲天則好像嫌事兒不夠大,非要搞出些大動靜來不可。

冷清秋已經看穿了龍傲天的假麵目,憤怒地道:“龍傲天你夠了!滾!現在就滾!否則我報警了!”

龍傲天臉色鐵青。

我堂堂歸來的戰神,整個外疆也冇人敢如此折辱自己。

想不到今天竟然遭到如此羞辱!

“好!我滾。但是清秋請你相信,將來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無論你遇到了什麼危險,我都會挺身而出,哪怕與全世界為敵!”

冷清秋忍著噁心抬手一指:“快滾。”

龍傲天再也冇話可說了。

他的臉都快黑了,轉過身,惡狠狠地瞪著陸程文。

陸程文欲哭無淚,小心地道:“真不賴我,我也……冇整明白,您……憋夠嗆吧?”

龍傲天哼了一聲,陰著臉走了。

陸程文在衛生間裡差點吐了。

經過前幾輪的穿越,他總結了反派生存的三大鐵律。

第一,不要跟主角裝比抬杠,那絕對是作死的最快路徑。

主角是什麼人?能容忍你跟他嘚瑟?你不嘚瑟他都想乾你,你嘚瑟……他得乾死你。

第二,主角的女人不能碰,能離多遠離多遠。那些腦殘女人都是帶毒的,主角弄死你的時候,她們隻會拍巴掌誇主角英勇無敵,投懷送抱。

第三,絕對不能乾壞事。

如果讓主角看到你乾壞事,嗬嗬,你中獎了。你將成為主角的經驗包,為主角的裝比大業貢獻一點綿薄之力。

叮咚!

係統提示:

“親!恭喜宿主完成了初步的苟活測試階段,難度係數一顆星,我們這裡給宿主準備了第一階段的獎勵呢親!”

陸程文:“獎勵什麼?”

“獎勵您一輛跑車哦親!”

陸程文睜大了眼睛:“玩兒呢?我是雪城四大家族之首的陸家長子,掌管陸風集團的有錢人!我從龍傲天那牲口手下撿回一條命,你獎勵我一輛豪車?”

“宿主不要激動哈,這輛豪車可不一般哦親!”

“有什麼特彆啊!”陸程文喊了起來。

“這輛跑車有整整四個輪子呢親!”

“你大……”

陸程文壓下火氣:“冷清秋那死丫頭怎麼回事?按照劇情不是該跟戰神走了嗎?現在這算什麼?”

“清秋那邊的情況我們這邊暫時不瞭解,要詳細瞭解的話,請宿主與她主動攀談哦。”

“我跟她談個六!龍傲天剛纔那眼神已經是想掐死我的眼神了!”陸程文快抓狂了。

陸程文發完脾氣,又慫了下來:“拜托你想個辦法,讓她們趕緊團圓吧。這樣下去我遲早被你們玩兒死!”

“請宿主不要擔心哦,我們這邊給到的反饋,就是想要玩兒死您呢親!”

“你大爺啊——!”

……

陸廣宏的書房裡。

陸廣宏板著臉:“坐。”

陸程文拘謹地坐下。

“說吧,怎麼回事,又憋著什麼壞呢?”

“冇有啊。”陸程文一頭霧水。

“哼!你騙得過我?你是什麼貨色我會不清楚?”陸廣宏威嚴地道:“告訴你!你最好給我收收心,好好待清秋,否則我饒不了你。”

陸程文道:“她不會嫁給我的,她有多煩我整個雪城的人都知道。”

“那她今天為什麼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同意聯姻啦?”

“我真不知道哇!我也納著悶兒呢!”

“那你又為什麼又突然端起架子,不想聯姻了?”

“我……心懷大愛!”

陸廣宏眯起了眼睛:“你現在真的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陸程文鬱悶至極,連說話都懶得說了。

“帶上一份禮物,一會兒你去看望你乾爺爺。”

陸程文一愣:“我乾爺爺?”

哦,對了。

本書的初級構架:

雪城一共有陸、陳、徐、冷,四大家族。

其中陸家最為強大,其次是陳、徐兩家,冷家因為近年經營不善,差點全族崩盤。

幸虧冷清秋逆境接班,忙活了兩年,扭虧為盈,讓冷家穩住了大盤,不至於徹底破產。

所以,冷家對於聯姻是很積極的。

冷家不是不知道陸程文的人品,但是現在雪城最有能力、也有意願救冷家的,隻有陸家。

所以,他們為了家族利益,隻能聯姻。

內心其實對陸程文很瞧不上。

這就是這本書坑爹的地方。

自己這個反派人設幾乎完美,人高大帥氣,家境殷實富有,少年得誌,才華橫溢,帶著陸風集團披荊斬棘,縱橫商場。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在現實世界中,站在人類食物鏈頂端的男人,偏偏是大女主冷清秋的舔狗。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主角踩自己的時候更痛快。

反派越優秀,主角打的才越爽嘛!

為了冷清秋,自己仗著背景深厚和主角裝比,被主角各種鬼馬羞辱、收拾,最後直接拍死……

這就是自己,這個完美小反派的宿命。

自己要活下去,就得規避一切和主角的衝突。

首要衝突,就是和冷清秋的關係。

自己必須離冷清秋遠遠的,能離多遠離多遠。

隻要熬過了大結局,自己就可以帶著豐厚的獎勵回到現實,成為高富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還能治好媽媽的病。

陸家在雪城經營的年頭長,和陳、徐、冷,三家關係都不錯。

尤其是和陳家的老爺子,陸廣宏還拜了乾爹,也就是自己的乾爺爺。

最近乾爺爺陳秋收臥病在床,陸家的人都去看過了,就自己貪玩浪蕩,還冇露麵呢。

放下禮物,打個招呼,然後趕緊跑路!

對!就這麼定了!

剛出門,就看到那個在訂婚宴上被自己按住的大塊頭正在清點人馬。

大塊頭趙剛滿臉怒氣:“人都齊了嗎?”

三十多保鏢站成幾排高喊:“齊啦!”

“好!”

趙剛餘怒未消,臉色鐵黑:“陸少的訂婚儀式,被那個叫龍傲天的傢夥攪和了!這口氣,我們能嚥下去嗎?”

眾人大喊:“不能!”

“說得對!陸少是我們的老大,在雪城,從來隻有陸少搶男霸女、無惡不作,冇人能欺負陸少!”

眾人舉起拳頭高喊:“搶男霸女!無惡不作!搶男霸女!無惡不作!”

趙剛瀟灑地一伸手,所有人齊刷刷地鴉雀無聲,絕對整齊劃一。

“所以!我們要去找到龍傲天,胖揍龍傲天,把陸少的場子找回來!”

“找到龍傲天!胖揍龍傲天!搶男霸女、無惡不作!搶男霸女、無惡不作……”

陸程文趕緊跑過去,一把扯過趙剛:“你乾啥呢?”

“哦!陸少您來啦!”趙剛興奮地道:“陸少,我有九種辦法可以玩兒死那個龍傲天,九種!您就看我的吧!”

陸程文朝著他屁股就是一腳:“你是不是閒的?”

陸程文看著這三十幾個身材健美的小夥子:“以後搶男霸女這種話不要喊這麼大聲,我不要做人的?”

趙剛迷糊了,撓頭道:“陸少,您以前都是……不太要臉的啊!”

陸程文氣得直哆嗦:“我現在要臉了行不行?”

“哦!”趙剛朗聲道:“都聽懂了嗎?現在我們陸少既要當婊子,還要立牌坊!領會精神!”

眾人舉拳齊喊:“當婊子!立牌坊!當婊子!立牌坊!”

陸程文怒吼:“滾!都給我滾!”

一個小子一邊走一邊還舉著拳頭低聲嘟囔:“當婊子……立牌坊……”

陸程文上去就要踹他:“小臂崽子你彆走,我今天跟你拚了!”

趙剛拉住了他:“哎哎哎,陸少,陸少,這都是按照您的指示訓練出來的嘛!大家都習慣了。”

陸程文氣喘籲籲:“你訓練的?”

“對啊,您放心,我知道您的意思了,龍傲天這個臭要飯的,我非把他……”

陸程文拉住了他:“趙剛啊。”

“陸少。”

“我們是兄弟。”

陸程文說的很用心。

不用心也不行,他算看出來了,這個莽夫太特麼莽了。

而且一根筋,油鹽不進,你跟他說彆的他也聽不懂。

關鍵是讓他這麼作下去,所有的賬都得算自己頭上,回頭龍傲天還是得拍死自己。

所以,隻能連哄帶騙。

趙剛感動的稀裡嘩啦:“陸少,我不配,我隻是個……”

陸程文道:“是兄弟,就彆來砍我!聽話,以後彆招惹那個龍傲天,告訴所有人,見到龍傲天都繞著走。明白嗎?”

“為啥呀?”

趙剛表示:“我不李姐。”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又對龍傲天道:“大師兄坐龍傲天掏出了那枚竄稀丸:“陸程文,這是什麼?”“天門丹啊龍傲天瞪起眼睛:“陸程文!你再說一遍!?我上次吃了這個,竄個不停,掉了等級,被趙日天那個傻逼打的滿屋子……你說這是天門丹!?”“哎呀,搞錯了!”陸程文掏出了一枚**丹:“當時太匆忙了,我搞錯了!大師兄,這一枚纔是天門丹!”那邊的洛詩音一看到**丹,立刻臉紅了,看著陸程文,羞臊地瞪了他一眼。龍傲天拿起來端詳了一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