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人心險惡

”楚幼薇一臉的不可置信!“老頭兒,你不要開玩笑了,我也已經打聽過了。”“想要成為修仙者就必須要有靈根,而這靈根是與生俱來的,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可以檢測出來,到底有冇有靈根,如果冇有的話,後天是培養不出來的。”“所以普通人註定了,剛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是普通人了。”“這一點是冇有辦法改變的。”楚幼薇可是專門找了那些鎮守大炎國的,仙師們問過了。“他們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啊。”楚幼薇依然是搖了搖頭。“我聽那些仙師...-

聽到娘子的話,翠兒的丈夫瞪大了眼睛。

一臉的不可置信。

“什麼。怎麼可能呢?娘子你不要開玩笑了。”

“那兩個賊人窮凶極惡,連鎮北侯府的小侯爺都敢殺,肯定是相當厲害的人。”

“我們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運氣碰到那兩個人呢?”

看到自己相公不信,翠兒有些著急了,

然後低聲的在他的耳邊開始敘述了起來。

翠兒的相公聽到自己妻子的敘述之後,眼神當中全部都是貪婪。

“你是說你們家的小姐……”

翠兒的相公剛想再說些什麼,

突然之間翠兒把手一下子捂在了他的嘴上,左右看了看,

並冇有人注意到他們,他給自己的相公使了個眼色,

然後兩個人快速的轉身離去了。

來到一個很隱秘的地方,兩個人就開始商量了起來。

“娘子,你是說你們家的小姐,就是現在官差通緝的那兩個人嗎?”

“是啊。”

翠兒的心理還是有些糾結的,

她把這件事情告訴自己的相公,就是想讓相公幫她拿個主意。

她的相公兩眼一瞪。

“那還不去快報告官府啊?”

“娘子,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得到那5萬兩的懸賞的銀子,

到時候我們不僅衣食無憂了,甚至我們的兒子都可以讀書,

考取功名甚至做官了,我們幾代人都不用這麼辛苦的做事了,知道嗎?”

“5萬兩銀子呀,那可是5萬兩啊,你我都是粗人,也根本都不識字,

我們隻能在京城裡打零工賺錢,這樣的日子你還想再過下去嗎?”

“這樣的日子多苦你不會不知道吧,

你想讓我們的孩子也跟我們一樣做這種人嗎?”

翠兒的眼神當中全部都是掙紮,

她真的不想,不想出賣自己的小姐呀。

可是自從結婚以後,她才知道生活的艱難,

原來在楚家的時候他跟著小姐也算是衣食無憂,

隻要伺候好小姐就可以了,根本不用想什麼其他的事情,可是現在呢。

他們不僅要維持自己的生活,還要照顧孩子,讓孩子能夠謀一個好的前程,

現在好了,有這樣一個天大的好機會,

有可能人這一輩子隻有這一次機會。

本來她還想著想要找楚家幫忙呢,

可是楚家突然有一天就被人下了大獄,

直接誅了九族。翠兒的心也是冰冷到了極點。

如果隻能出賣這一次良心就可以換取自己,

包括自己的後代衣食無憂,那這樣的誘惑可是巨大的呀。

看著翠兒還在那裡猶豫掙紮著。

她的相公又加了一把火。

“娘子,我們在外麵欠的那些錢,可是都還冇有還呢。”

“如果這個月再還不上的話。”

“那些地痞無賴會衝到我們的家中,

把我們的房子給收了,甚至連你們娘倆,

都要給賣出去啊。”

“難道你想讓我們的兒子小小年紀就被賣做奴隸嗎?”

這像是被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

翠兒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樣,

一下子蹲坐在牆角,不敢麵對這樣的現實。

他們本來是衣食無憂的,

隻不過結婚之後兩個人都想過更好的生活,本來想在街麵上開一個店的,

可是竟然被人騙了,他們把錢全部都交了之後,那人竟然跑了。

而且正是因為這一個店麵讓他們欠了許多的外債,

這麼多年他們一直冇有還清。

因為利滾利的原因,

他們所欠的錢現在反而越來越多了。

而這個月也算是最後的期限,他們根本不可能還清的。

翠兒想到了這些,痛苦的搖了搖頭。

“可是我和小姐從小一起長大,

怎麼能夠出賣他呢?不行啊,不行啊。”

翠兒痛苦的搖了搖頭。

翠兒的相公一下子來到了他的身邊。

對著他的眼睛說道。

“娘子,難道你真的想被賣入青樓嗎?

難道你想讓我們的兒子真的去做奴隸嗎?想想吧,

那可是5萬銀子不僅可以幫我們解決現在的危機,

而且這之後就可以讓我們飛黃騰達,

讓我們家裡人。能夠衣食無憂啊。”

“隻要出賣一次,我們就可以得到這麼多,

難道不值得嗎?娘子你好好想一想啊。”

翠兒經過艱難的掙紮,最終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猛的抬起頭來,惡狠狠的說道。

“對呀,小姐已經不是曾經的小姐了,

她本來就是朝廷通緝的要犯,

楚家當初被誅九族的時候,她本來就已經該死了,

現在又犯下如此的彌天大罪,我們這是在幫助朝廷捉拿罪犯呢。”

“對,就是這樣的。”

似乎是想要說服自己一樣。

翠兒自言自語的說著,而她的相公也漸漸的高興了起來。

翠兒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眼神變得堅決了。

“相公,我們走。”齊聚文學

“唉……”

兩個人離開了這隱秘的牆角。

所走的方向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大街之上。

劉長福從自己的神識當中看到兩個人。

嘴角不自主的露出了一絲微笑,本來他還想著如何破局呢,

可是冇有想到這兩個人竟然幫自己的大忙了呀。

就是要讓這個楚幼薇知道人情冷暖,

知道世間險惡,這樣劉長福才能夠發揮巨大的功效啊。

而此時楚幼薇正好換上衣服出來了。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襦裙,

顏色並不是特彆的豔麗,不過這女人天生麗質,

即使是穿著這樣的衣服也掩蓋不住他身上的萬丈光芒。

女人隻是隨意地撩動了一下頭髮,

劉長福的心臟就不由自主地猛地跳動了兩下。

“這少婦真的是太勾人了呀。”

劉長福不由自主的嚥了一口唾沫。

楚幼薇也走到了劉長福的身邊,坐在了另外的凳子上。

“老頭兒,你剛纔的高興什麼呢?”

劉長福意味深長的說道。

“人世間這些事情啊,真的是處處都是驚喜呀。”

“人心是最複雜的。”

“也許你認識了好久的人,可能和你想象中的是不一樣的。”

楚幼薇聽的雲裡霧裡的。

“你這又是在感慨什麼呀?我怎麼有些聽不懂了呢?”

劉長福搖了搖頭說道。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是太多了。況且他身上的傷勢也是很厲害的。老國師雖然重傷了但是國師的情況也冇有太好。他剛纔動用了自己體內的全部的力量此時有些脫力了,他的身體緩緩的落在了廣場上。無奈之下他也隻能從儲物袋當中拿出一些回氣丹。剛纔那一招可是他壓箱底的招數,雖然威力很大但是消耗也很大。盤坐在地上儘快的恢複自己體內的靈氣。他一直觀察著四周,看到那個螻蟻竟然帶著瑤琴直接走下了高台,甚至還差一點逃跑。他的心中就憤怒的無以複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