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我不想看見你!

裏的嫌棄,劉語嫣忍住罵人的衝動,臉上堆著笑,“姐姐,我的雞蛋糕雖然看著難看,但很好吃的,兩毛錢一斤,你在她那裏買兩斤,可以在我這裏買三斤!劃算著呢。”陸瑤笑了笑,“姐,要不你嚐嚐她的再買吧。”陸瑤不喜歡強迫人,她賣得比別人貴,那客人就需要知道她的東西貴在哪裏,不然客人買了也覺得吃虧了。劉語嫣哼了聲。她還以為陸瑤變聰明瞭,結果還是這麽笨,說這話不是明擺著給她送客人嗎?劉語嫣連忙遞上一塊雞蛋糕給女人,...陸瑤被他捏的扭了扭身子,鑽到他懷裏,“懷孕了都會變大的。”

更何況他經常揉,變大是正常的。

段明傑久久沒有回話,陸瑤以為他睡著了,伸手要去關燈,卻發現他盯著某一處怔怔出神。

陸瑤在他眼前揮了揮手,“想什麽呢?”

段明傑抓住他的手,輕輕咬了下,“媳婦兒,等孩子生下來,讓他喝奶粉吧。”

陸瑤:“你怎麽又說起這個事兒了?”

“你不是還要上學嗎,沒時間喂孩子,就讓他喝奶粉,挺好的,奶粉有營養。”

陸瑤哭笑不得,“段明傑,孩子的醋你也要吃嗎?”

段明傑:“媳婦兒,我真的接受不了,我越想越別扭。”

隻要一想到獨屬於他的,卻要被小崽子含著嘬,他就難受。

“媳婦兒,這件事兒就聽我的,好不好?”

陸瑤無奈了,“以後再說,好吧,先睡覺。”

段明傑睡不著了。

陸瑤熄了燈,枕著段明傑的胳膊,“好了好了,答應你。”

段明傑驚喜不已,“真的!”

陸瑤嗯了聲。

“真的,讓孩子喝奶粉。”

段明傑摟緊了陸瑤,心情頓時舒暢了。

陸瑤歎了口氣,抬手戳了戳他硬邦邦的胸口,“你怎麽跟個孩子一樣。”

餵奶粉對她也好,一旦母乳喂養,她去上課長時間不喂孩子,就會有奶水,尷尬不說,她也會脹。

段明傑抓住她的手含住。

陸瑤皺眉,“我手不幹淨,你不要總是咬我手指頭。”

“幹淨,”段明傑咬了咬她的手指頭,“我媳婦兒哪哪都幹淨。”

陸瑤哭笑不得,“好了,睡覺!”

第二天早上,段明明接到訊息,說學校讓休息三天,讓段明明不用回去了。

段明明回來得急,沒有拿衣裳,正好陸瑤的衣裳瘦了不能穿,就給她拿來三條裙子。

旁邊的夏桂花有些羨慕。

陸瑤看了看她,說道,“二嫂,我屋裏還有好些穿不上了,我不好意思拿給你,你要是不嫌棄,我帶你去看看吧,你選幾件。”

夏桂花:“你都不要了嗎?”

陸瑤捏了捏腰,“穿不上了。”

夏桂花看向段明成:“那我去看看?”

段明成笑了笑,“去吧。”

陸瑤牽著夏桂花的手進屋了。

陸瑤開啟衣櫃,讓夏桂花過來看。

“瑤瑤,你的衣裳真好看。”

“二嫂,你看看喜歡哪件就拿走,這些我都穿不上了,明明一個人也穿不完,她回部隊就穿不了了,你就隨便拿。”

這些衣裳在農村好多人都搶著要,根本不在意是不是別人穿過的,但是陸瑤也不敢冒然提出給夏桂花,怕傷了她的自尊心,現在看出她想要,陸瑤自然是先緊著自家人的。

夏桂花有點不好意思,就拿了兩條夏裝。

陸瑤走過去,撥了撥衣裳,挑了五條裙子,還有三套秋裝,塞到夏桂花懷裏,“二嫂,這些你拿走吧,你穿上肯定好看。”

夏桂花抱著衣裳,有點無措,“這,這太多了。”

“二嫂,這些衣裳你不要,我也是給別人,那還不如給你,之前是怕你嫌棄,我沒敢吭聲。”

“這些都是好衣裳,我哪會嫌棄啊,高興還來不及呢。”

衣裳好看不說,還能省不少錢呢。

陸瑤:“那我就放心了,我得去上班了,二嫂,一會兒我讓明明帶你去大商場買兩件內衣,你一定要去哈,不用你出錢。”

她是看出來了,夏桂花是個會過日子的,不捨得花錢。

但是她要在家裏住一個多月,不穿胸衣,在家裏走來走去,她有點別扭。

陸瑤交代了段明明幾句,隨後給了她十張大團結,“我走了,你一定辦成哈。”

段明明朝她敬禮,“保證完成任務!”

陸瑤笑得拍了她一巴掌,坐上自行車後座,上班去了。

段明明摟著夏桂花的肩膀,“二嫂,走,把三嫂的錢花光!花不完不回來!”

若是之前,段明明不理解陸瑤,因為大家都不穿胸衣,但是現在,不讓她穿胸衣她都不好意思出門。

第一次坐自行車上班,陸瑤感覺特別好。

她摟著段明傑的腰,“老公,我下午六點下班,你早點來。”

段明傑一手握著車把,一手握住他腰間的手,“好。”

段明傑把她送到樓上,正好遇到回病房的趙福靈。

看著和陸瑤手牽手的男人,趙福靈笑了笑。

陸瑤大大方方地介紹,“這是我愛人,段明傑。”

段明傑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趙福靈看了段明傑一眼,男人一身運動服,雖然有些黑,但是長相挺安全的,陸瑤一襲白裙,站在旁邊,顯得更加嬌小了,她笑了笑,“挺好的。”

陸瑤晃了晃段明傑的胳膊,“你回去吧。”

段明傑叮囑,“我來之前你別亂跑。”

“知道了,你趕緊走吧。”

段明傑衝趙福靈點了點頭,這才離開。

段明傑一走,趙福靈看向陸瑤,“你不是說你愛人明天回來嗎?”

陸瑤雙手背在後麵,嘴角噙著笑意,“昨天天沒亮就回來了,他故意說明天回來的,好給我一個驚喜。”

趙福靈:“還挺有想法。”

陸瑤笑了下,“你恢複的怎麽樣?”

“挺好的,過幾天我就出院了。”

陸瑤:“出院後去哪商量好了嗎?”

“我婆婆在找房子,等找到合適的房子,我就出院了。”

房子好租,可是沒有滿月的產婦租房子難。

按照習俗,孩子沒滿月,產婦隻能回自己家,不能去別人家,不然會給別人帶來晦氣。

所以,房子不太好找。

陸瑤寬慰她,“慢慢找,不著急,反正醫院也不趕你走。”

趙福靈點了點頭。

下午三點多,外麵忽然傳來一陣尖叫聲,“滾,你給我滾,我不想看見你!”

陸瑤細聽,好像是趙福靈的聲音。

常遠也聽出來了,起身朝病房走去。

陸瑤和李金山連忙跟上。的男生成了婦產科的標兵。當天晚上,教官對陸瑤和劉聞生開了小灶,加訓了倆小時。結束後,陸瑤累壞了。劉聞生關心地問道,“要不要我扶著你?”陸瑤擺了擺手,“謝謝啊,不用了,我和我室友一起回去。”劉聞生點了點頭。陸瑤走了沒多久,和同樣訓練結束的何真真碰頭,兩人相互攙扶著回去了。走在後麵的劉聞生看到陸瑤有了同伴,這才轉身回宿舍。陸瑤第一次見何真真累的樣子。“看來是之前訓練的不夠狠,你看這次體會到累了吧。”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