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 章 他………他是你哥?

自主的在腦中浮現。他不知道自已在床上躺了多久。隻聽到了一陣敲門聲,而後便聽見如蚊子一般小的聲音響起。“逍………逍遙弟弟,出來吃飯了。”蘇逍遙聽後,一個激靈,就本能的起床準備出去。可手剛剛碰到門把手的時候,他突然躊躇了一下,思索片刻後,他還是開啟房門走了出去。有些事情該麵對還是要麵對的…………。出了臥室後,他就看到在桌前端坐的林婉夏以及那一桌子菜。原來她早起是為了做飯啊。蘇逍遙在心中暗道了一聲。他有...“你這個畜生,給我跪下。”

這邊,蘇正國剛回到家,便對著蘇子矜嗬斥道。

然而蘇子矜見狀,哪裡還敢耽擱,當即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一句話也不敢說。

而一旁的蘇子瑞幾人見此一幕,也沒有求情,隻是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

見狀,蘇正國當即便抽出了皮帶,指著蘇子矜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你這個畜生,那是你二姐,你怎麼能忍心下的去手?”

聞言,蘇子矜的臉色一驚,而後有些底氣不足的開口狡辯道:

“爸,你要相信我,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聞言,蘇正國當即就將皮帶抽在了蘇子矜的身上,而後渾身顫抖的開口說道:

“你……你到現在居然還在狡辯,好,那你說說,這件事情既然不是你做的,

那麼那個影片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在影片裡麵說的話,又是怎麼一回事?”

蘇子矜聽後,頓了頓,隨即裝作一臉委屈的開口道:

“我……我看二姐就這麼躺在床上確實痛苦,所以…我就想幫幫她。”

“你…………。”

見蘇子矜還在狡辯,蘇正國被氣的臉色陰沉,隨即便要揚起手中的皮帶再次抽下。

可誰料這時卻被一旁的柳芳攔下,並且對著蘇正國開口道:

“你這是幹什麼?有什麼話就不能好好說嗎?”

見狀,蘇正國當即冷哼一聲,滿臉氣憤的丟下了手中的皮帶,而後便轉身回了房間。

見此一幕,一旁的柳芳當即將蘇子矜扶到了沙發上,而後輕聲開口道:

“子矜,是人都會犯錯的,但是媽媽相信你肯定會改的,對嗎?”

聞言,蘇子矜並沒有說話,而是輕輕點了點頭。

見狀,柳芳輕輕抱住了蘇子矜,而後用手輕輕拍了拍蘇子矜的後背以示安慰。

然而,一旁的蘇子瑞見狀,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因為此時她才發現,柳芳在看向蘇子矜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樣。

那種眼神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慈愛與溫柔。

這是她連看自已這些親生女兒都不曾有過的神色。

一瞬間,她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而這個念頭也僅僅是一瞬間,便被她扼殺在了腦海中。

因為她不相信自已最敬愛的母親會是那種人……。

然而她的目光在不經意間瞥向了被柳芳抱著的蘇子矜,卻突然發現蘇子矜似乎是在笑。

於是她便走近了一些,而後聲音淡淡的開口道:

“子矜,你在笑什麼?”

蘇子瑞的話一說出口,將蘇子矜嚇了一跳。

隨即便見他收起了笑容,而後一臉無辜的看向蘇子瑞開口道:

“四姐,你看錯了吧,我沒有笑啊。”

聞言,蘇子瑞有些狐疑,不過剛想開口卻被一旁的柳芳給打斷:

“好了子瑞,你子矜弟弟剛剛回家,還是先讓他先去休息休息吧。”

說罷,他便起身,示意蘇子矜回房間休息,而後便也轉身回到了臥室。

然而蘇子矜在離開的時候,目光還微不可察的瞥了一眼蘇子瑞她們。

而且眸中還是帶著一抹挑釁的笑意的……。

另一邊,蘇逍遙在得知醫院這邊的事實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而且還是林婉夏對他說的,畢竟林家的訊息渠道可是很多的。

可是當蘇逍遙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卻是絲毫沒有感到意外。

相反還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樣,畢竟蘇子矜的狠辣他還是見識到過的。

蘇子月沒有死,這絕對會讓他坐立難安。

於是再次動手去殺蘇子月也很符合他的性格和手段。

蘇逍遙並沒有過多的去關注這件事情,而是和林婉夏吃完飯之後,便早早的睡去了。

次日一早,蘇逍遙早早便起來了,因為今天中午就是他高考分數出來的時候。

雖然他對自已的成績很有信心,但還是忍不住有點小激動。

可是當看見正在化妝的林婉夏時,蘇逍遙卻有些疑惑了。

畢竟,林婉夏除了進出一些重要的場合之外並不經常化妝。

而且看她今天的穿著也很正式,於是蘇逍遙便上前試探性的開口打趣道:

“婉夏姐,你打扮的這麼漂亮是要去見什麼人嗎?”

聞言,林婉夏當即回頭輕輕一笑,而後開口道:

“嗯,今天確實是要去見一個人。”

蘇逍遙聽後,心中突然升起一抹異樣的感覺,不過他卻並未多說什麼。

因為他知道這樣會很不禮貌。

不過他的心情似乎從這一刻起,不知怎麼,變的異常的煩躁。

就連和林婉夏一起吃飯時都是心不在焉的。

然而今天的林婉夏似乎是格外的開心,也絲毫沒有注意到蘇逍遙的異常。

隻見她吃完飯之後,朝著蘇逍遙笑著打了聲招呼之後,便匆匆離去了。

見狀,蘇逍遙有些欲言又止,不過心中的疑惑卻是終究沒有問出口。

這樣的情緒一直延續到中午,當蘇逍遙檢視高考成績的時候。

自已明明已經如願考上了理想的那所大學,可不知怎麼的,就是開心不起來。

於是他抓了抓頭髮,決定開車出去散散心,而此時外麵不知怎麼竟然下起了大雨。

就這樣,他一個人開著車慢悠悠閒逛在大街上。

可誰料,他竟不知不覺間,將車開到了林婉夏的公司樓下。

可能是內心的想法在作祟,竟讓他鬼使神差的下車來到了林婉夏的公司。

最後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快要進入公司的大樓了。

於是他慌忙停下了腳步,隨即便準備轉身離開這裡。

可就在這時,他突然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公司的大廳。

仔細一看,那人了不正是林婉夏嗎。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的心中頓時一股怒意直燒心頭。

隻見林婉夏的身邊突然過來了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看起來要比林婉夏大上幾歲。

看起來十分的成熟穩重,而且還有點小帥。

此時這名男子正將自已的外套脫下,而後披在了林婉夏的身上。

然而奇怪的是林婉夏竟然沒有拒絕,反而一臉笑意的抬頭看著那名男子,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見狀,蘇逍遙再也忍不住了,當即便鬼使神差的衝了進去。

而後在林婉夏一臉錯愕的目光下,將她拉到了自已的身後。

而後與那名男子對視了一眼之後,便回頭對著林婉夏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婉夏姐,他是誰啊?”

聞言,林婉夏愣了幾秒,而後便想開口解釋一下。

可誰料那名男子卻搶先一步開口,饒有興致的問道:

“那你是誰啊?你和婉夏又是什麼關係?”

“我……。”

蘇逍遙頓了頓,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隨即便脫口而出:

“我是他男朋友。”

聞言,那名男子笑容更盛了,當即便開口:

“哦?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她提起過呢?”

“你算是老幾啊?婉夏姐憑什麼要告訴你?”

聞言,那名男子先是看了一眼身後的林婉夏,隨即滿臉笑意的開口道:

“我是老幾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

如果按照輩分的話,你應該管我叫聲大舅哥。”

蘇逍遙聽後,沒有絲毫猶豫,當即開口怒懟道:

“你是我大舅哥?老子還是你大爺呢,還敢佔我的………便宜……。”

最後一句話,蘇逍遙的聲音幾乎是小到了普通蒼蠅一般。

隨即他便像是反應過來一般,突然拔高了音量,對著林婉夏開口問道:

“婉……婉夏姐,他……他是你哥?”的開口道:“沒事的王姐,你不用擔心別的,有什麼事的話還有我們蘇家呢,你隻要負責把這件事情辦好就行了。”蘇子月說的這句話,似乎還有些威脅的意味。表麵上說是有什麼事情她們蘇家頂著。但其實也是威脅,如果王思琪這件事辦的不好的話,那麼蘇家也一樣會收拾她的………聞言,王思琪還想再說些什麼,不過最終卻隻是化作了一聲嘆息,隨即便答應了下來。於是回去後,便將蘇子月的態度和蘇逍遙大概透露了一下。既然蘇子月不怕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