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跟著財神爺走

身健體的說法半信半疑:“這八段錦真這麼有效?”陸家馨莞爾:“大哥要不要學?”陸家光還真想學,隻是他太忙了沒時間。就像現在,本想跟陸家馨好好說話,結果一個電話打過來又得去領導那兒彙報工作。過了兩日,陸家光打電話給陸家馨說了這件事:“你五嫂的父母侄子確實有上門借錢做生意,不過他們拒絕了。”陸家馨都氣笑了,這些個不要臉的,竟真在算計她。陸家光的聲音有些低沉:“嚴方看中了一個大宅子,他要馬家夫妻買下那宅子...年初,宗詩夢將手頭現金八百多萬全都拿去買股票,迄今為止已經賺了一千三百多萬。她對這個金額很滿意,也沒有很羨慕家馨。

宗詩夢也很精明,見她將賺錢的金額精確到萬,問道:“家馨,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問過股票經理了?”

陸家馨笑著道:“阿湛上週跟我說,現在港城連掃地的阿姨都在買股票,這不是個好兆頭,建議我將股票都拋了。”

宗詩夢心頭一跳,說道:“你將股票都賣掉了?”

陸家馨點頭笑著道:“賣了,資金這周已經回籠了。現在地產景氣,我準備再購置一些優質物業,已經讓譚剛去打聽了。”

“那聶湛也將股票都賣了?”

陸家馨笑著說道:“沒有,還留了半島酒店跟文華東方的股票,其他全都拋了。回籠的資金,他說準備用來還債。”

是因為陸家馨喜歡這兩個酒店,聶湛想入股成為它們的股東。隻是他現在著力發展地產,所以隻買了少量的股票。

師心語疑惑地說道:“不能啊?陶勇前兩天還跟我說股市行情很好,週二的時候又買了三百多萬的股票呢!”

宗詩夢想著聶湛上次炒外匯大賺了,問道:“家馨,聶湛是不是得了什麼訊息?”

陸家馨失笑:“哪有什麼訊息。聶湛隻是覺得股市過熱不是個好的徵兆,跟我說寧願少賺一些也不要冒險。我覺得自己賺的也挺多的,買物業更保險一些。畢竟房子跌了,那房子還在,股票跌了就沒了。”

宗詩夢想想也是,若聶湛真得了訊息肯定會跟丈夫說的。不過股市現在這麼火熱,讓她全部賣掉又捨不得,一時之間有些糾結。

陸家馨已經透了訊息給她們,賣不賣就自己決定了。她起身與於美彤說道:“咱們打一局。”

“好。”

於美彤沒買股票,漲也好跌也罷都跟她沒關係,所以心態是最輕鬆的。

宗詩夢跟師心語惦記著股票的事,吃過午飯就回家了。陸家馨打了一個上午的球也累了,要回去睡午覺。

回到家陸家馨就上樓睡覺,醒來以後就給蘇鶴元打了個電話:“你上次不是說,我若將股票都拋了告訴你嗎?我股票都拋了,資金也都回籠了。”

聽到這話,蘇鶴元坐不住了:“你現在在家吧?我馬上到。”

不等陸家馨說話,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的聲音。她很是無奈地將電話掛掉,今天週日不開市,也不知道著什麼急。

蘇鶴元一進客廳,就看到陸家馨坐在沙發上看財經雜誌:“你說,你什麼時候將股票都清倉了?”

因為聲音很大在一樓的人都聽到了。正在廚房忙活的廚師聽到這話,拿著鏟子走了出來。

陸家馨看他急切的樣子,笑著說道:“你這麼大聲做什麼?有什麼話去樓上說。”

廚師看著陸家馨的背影,問了管家:“孟姐,我剛聽到蘇先生說咱們老闆將股票都清倉了,沒聽錯吧?”

孟姨點頭道:“你沒聽說,老闆確實這麼說。”

“老闆為什麼將股票都賣了?”

孟姨有些無奈:“你問我,我怎麼知道?不過老闆既然將股票都賣掉了,我明日讓股票經紀人也將股票賣掉。”

廚師有些猶豫:“也許老闆需要資金週轉呢?”

孟姨看了他一眼走開了,什麼話都沒說,這種事就看你願不願意相信。老闆年紀輕輕就掙下這麼大的家業,肯定不是她們比的了。她不懂金融但跟著老闆準沒錯,最多就是少賺一些。

進書房關了門,陸家馨說道:“人家都說隔牆有耳,樓下那麼多的人,你也不看看場合。都奔三十的人了,怎麼一點事還這麼咋咋呼呼的。”

蘇鶴元被說也不在意:“我不是說你要清倉就告訴我?怎麼資金回籠了才告訴我啊?”

陸家馨給了他一個白眼:“等晚些你找股票經紀人,讓他明天開盤將股票賣掉就是了。”

之前蘇鶴元減持了一半,現在也就幾千萬的股票,現在股市火得一塌糊塗,隻要掛出去很快能賣掉了。而這也是她現在才說的原因。

蘇鶴元急慌慌地來,可不是陸家馨賣股票這麼簡單:“你股票清倉全部以後,錢都放銀行還是做了其他投資?”

陸家馨眉頭挑動了下:“怎麼,我要做了其他投資,你也跟啊?”

蘇鶴元毫不猶豫地說跟。

“哪怕風險很大也跟?”

“跟。”

陸家馨說道:“我沽空恒生指數,你也敢跟?”

蘇鶴元笑著說道:“跟啊,幹嘛不跟。”

陸家馨看了他一眼,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我真的沽空恒生指數,手頭的錢都投進去了。”

蘇鶴元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說的真的啊?”

“當然是真的,這麼多錢誰跟你開玩笑。”

蘇鶴元詢問她是否得到了訊息。

陸家馨靠在椅子上,說道:“你覺得我能得到什麼訊息?隻是想賭一把了。賭贏了,我以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賭輸了,就隻剩五福珠寶跟奇瑞公司的了,又得苦哈哈地賺錢了。”

蘇鶴元覺得這賭得有些大了,不過還是說道:“我等會去找經紀人,讓他明日將我的股票賣掉,然後做空恒生指數。”

“你不怕血本無歸啊?”

蘇鶴元做了決定後,整個人也放鬆下來:“我就用這筆錢跟你。你都投進大半身家,我就算爆倉也就損失四千萬了。”

跟著財神爺走,不會有錯。

上個月賣掉一半還剩三千五百萬,一個月又漲了一些,再加一點湊滿四千萬。

陸家馨見他做決定後,說道:“我是以最高槓桿十倍買空,你既要跟就與我一樣。”

“好。”

應下以後,蘇鶴元問道:“這件事聶湛知道嗎?”

陸家馨點頭道:“知道,這麼大的事瞞不過他。他不同意覺得太冒險了,錢是我的自己決定就行。想賺大錢哪有不冒險的,你說是吧?”

這話蘇鶴元非常認可。在港城這些人為了賺錢,炒外匯、炒股、炒房,隻要能賺錢就炒。不管炒什麼都存在巨大風險,但大家還是趨之若鶩。為的是什麼,自然是賺錢了。?”以前她會跟陸家傑解釋,現在陸家馨不會了:“最近事情比較多。五哥,這些事你不用操心,我能處理好。”去港城的事,在沒定下來之前她是不會讓大家知道的。不用說也知道眾人肯定反對了。陸家傑見她不欲說,也就沒再繼續問了。陸家馨想著總要跑出去接電話不方便,不由說道:“五哥,我想在家裡安裝一臺電話,你說怎麼樣?”安裝了電話跟外界聯絡也方便,等以後去了港城也能時常跟薛茂小秋他們聯絡。陸家傑說道:“安裝電話首先得...